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爸爸帮助女儿止痒|给市长安排两个小姑娘

白煦默默地听着,心里一个劲摇头。

不行,胆子还是太大了。

“我与师侄在赶去参加论道大会的途中遇到了邪修伏击,这件事你知道吧?”既然她认可他的实力,那他的亲身经历对于她来说应该更有说服力。

果然,听到这里瑶时立马转头过来紧紧地盯着他,目光里透着一丝兴奋。

这是有多喜欢打架……

白煦暗叹了口气,才道:“那一次的情况极度凶险,我差点就赶不回去了。”

不是危言耸听,当时伏击他与师侄的邪修有五个,一个结丹境二重,两个结丹境三重,一个结丹境五重,还有一个已经达到了结丹境八重!

他越阶杀敌是仗着自身的灵力醇厚与丰富的战斗经验,对付起灵力主要靠邪门歪道采补以及丹药砸出来的邪修来,可以说只要是同一境界的都无所畏惧!

但那是基于一对一的较量而言的。

而那一次,他与师侄两个结丹境一重,面对的是五个修为全部都高于他们的邪修!

师侄的实力属于正常的水平,只能为他分担一个邪修的压力,所以惊险地闪躲过伏击后,一发现跳出来的五个邪修每一个的修为都比他二人高,师侄第一时间选择了向宗门求助。

白煦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因此他虽不反对师侄的求助,但是也不会赞同师侄想采取的先利用宝器龟缩起来以保存性命,等待同门来了之后再回击的做法。

一来向宗门求助是寄望于有同门在他们被伏击的现场附近能及时赶过来,但结果极有可能是附近并没有同门,若真如此,他们畏缩只会让他们在接下来的对抗中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二来因为宝器的存在,他们有后路,因此他觉得可以全力一拼。他在与邪修打过照面之后,已经迅速评估出对方的实力,并据此制订了一个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只要时机把握得好,就极有可能把邪修全歼的计划。

“……师侄发完飞讯符后,我给他传音。”白煦尽量详尽地描述当时的情景,“让他在我发出暗示的第一时间把离他最近的那个结丹境二重的给缠上,引离现场……

“他成功引开一人之后,剩下的四个邪修开始围攻我,这时我对他们使用了朝暮灯。”

朝暮灯是一种能将一定范围内的修士拉入它所制造幻境中的灵器,能让他们陷入时间混乱分不清今夕何夕的状态,从而失去战斗欲|望。

使用灵灯的人修为越高,幻境持续的时间就越长,对于心志不坚定之辈的作用尤其大。

邪修多是因为无法忍受按部就班的清修生活而行差踏错进入歧途,朝暮灯用在他们身上可以说是恰得其所了。

朝暮灯不是本界的产物,传说是由神通界那边流传过来的,连师尊都没有,她亦是只闻其名,没想到白煦手里居然有一盏。不知道能不能借来赏识一番……

“待歇息的时候再给你看。”白煦看到小女修那熠熠生辉的目光就明白了她此刻想的是什么,随口安抚了她之后继续,“如若是你,将两个结丹境三重,一个结丹境五重,一个结丹境八重困住之后,你会首先选择哪一个下手?”

瑶时神色认真地思考了少顷才开口:“结丹境三重?”

从易到难,先把最容易解决的解决掉,最难对付的留到最后可以集中全力的时候解决。

白煦却摇了摇头:“我当时选的是结丹境八重。”

啊?瑶时睁大眼睛看他。

“因为修为越高,朝暮灯能困住他的时间就越短,我必须把最难对付的那个给解决了,从难到易,到最后即便剩下两个结丹境三重一起出手,我也能够应付得来。但若是一个结丹五重与一个结丹境八重同时攻击,我未必能兼顾。”

要保命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他的目标是反杀,自然要采取更有把握的方法。

他的跟她是完全相反的思路。意识到这一点的瑶时有些茫然,不过她很快又高兴了起来:她与阿煦果然是互补的。

两种思路各有千秋,重点还是要看实施的人的实力与当时的情形。

当时直面邪修的人是白煦,而他最后平平安安地出现在了浮阳山,那证明他当时的思路是可行的。

有机会的话她也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思路的可行性。瑶时暗下决定。

瑶时不打算问细节,白煦却决意要把细节的凶险说给她听,这本来就是他提起这件事的目的:“我还是第一次与结丹境八重的生死相搏……

“我的天玄剑虽然不错,身上也有高阶的防御宝器,但成长到这个修为的邪修不知做过多少杀人夺宝之事,身上的好东西也不少,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我心系还陷在朝暮灯幻境里的那三个,若是他们在我解决结丹境八重之前清醒过来,我会重新变回腹背受敌的状态。于是我采取了比较冒险了打法……

“最后在结丹五重出来之前以肩膀硬受一剑的代价把结丹境八重给击杀。而后采取差不多的打法把结丹境五重也给解决了。

“把修为最高的两个都解决掉,剩下的就不足为惧了,他们自己看到两个同类的尸首首先就畏战了,几乎不用费什么力就能将他们击杀。”

看他说的时候语气轻描淡写似乎很轻松的时候,但是只要稍一想象就能感受到当时的危急万分。

“太凶险了!”瑶时下巴抵在曲起的膝盖上叹道。

看来白煦除了傲与冷之后,行事还挺狠。

这么看来先前认定自己有意跟着他还没有跟她翻脸,已经算是他相对温和的行事了啊。

瑶时笑眯眯地看着表情平淡的少年。

白煦正观察着朱瑶时有没有被他的话给吓到,见到她那恬静甜美的笑容心口便是一窒:这样了都还内心毫无波动?不是分明也觉得十分凶险的么?

“以后就有我帮你分担了。”瑶时一脸认真地道,“我可以牵制那个结丹境五重,那样你对付结丹境八重时就不用那么急切,也就不会受伤了。

“而且我还有阵盘,与朝暮灯结合到一起可以困他们更长的时间。再者我们也可以先一起联手对付结丹境八重,然后是结丹境五重,最后一人分一个结丹境三重。”

:。: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