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地铁里站着被进小说去 想当护士长先让院长睡

吃好面后,若希拿一张纸,记载着做肥皂的方法。只见那白纸上细细的不知用什么笔写成的着绢秀的字体:1.从橡树、山毛榉等木材中提炼涩汁做为碱汁2.再从动物脂肪或是料理用的植物油取得油脂。3.再加入花汁……具体把握的时间配比方法都写的清清楚楚。(因为之前给楚天皓大概了说一下如何制作肥皂,但因为时间关系并未写下来,所以她有空就写下来了,想再见他时就好给他),楚天皓拿着白纸的手紧了紧,仿佛是拿的谁的心一般……沉重而肃穆。

“谢谢你,若希!”楚天皓向来惜字如金,不善言词,连对若希他也是只能是简单的两个字来表示感谢。

“别客气了,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找我的。凭你的武功应该要不了多久吧。”若希对着楚天皓轻松的笑笑。

“对了,你们这次过来还有别的事吗?”对于他们的突然到来,若希虽然感到很高兴的,但总觉得他们应该还有别的事情。

“当然有了,若希姐姐,你跟我们来吧……”说起这个事情,云薰儿无比兴奋,说完立刻拉着若希大步向门外走去。只见她将若希带到凤凰城一处装修新颖的店面门前,门口龙狮队的人一见他们走来就开舞起来,锣鼓声顿时热闹非凡。

突然间,声音停间,店面打开,两位俊美的公子哥儿走出来,一拉门上的匾“丽影坊“三个烫金大字显露出来。

“若希姐姐,怎么样?你看我们的店都开到你跟前了吧……”云薰儿对着冷若希做着鬼脸。

“你们的店?……”若希用暧昧的眼光在她跟楚天皓身上了然的扫来扫去,“你们是不是跟我说点?给我来信都没见你们提起呀,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呀。“若希佯装生气的嚷嚷。

天不怕地不怕的云薰儿这里却羞红了脸低着头,一幅小女儿姿态直往若希怀里靠。楚天皓那俊美的脸上也升起些红晕来。

“今天我们丽影坊开业,只要购买镜子均可赠一块可沐浴用的香皂一……。”一句话就将人们的购买欲望勾起来了,围观的人们都开始涌进店里。若希看着楚天皓心底由衷的高兴,心道“这家伙还真不错,把我说的那些促销政策都运用如此娴熟,不愧是商业世家的家主不二人选。看来离他断任家主也越来越近了。

从店里回来,若希忙拉着云薰儿到房间,向她追问起她跟楚天皓的罗曼史来。原来,当日楚天皓与云薰儿一起去苍澜国找若希,行到路上突然咒发。他欲练功来进行压制,不料因这次咒发比以往发作更痛,让他承受不住,倒在地上痛的直打滚。楚天皓咬紧牙关,直出冷汗,把云薰儿吓的花容失色,跑来跑去,不知所措,先是擦汗,后来看楚天皓把嘴唇都咬出血来了,薰儿又怕楚天皓给把自己咬伤,立刻想也不想就傻傻的把自己的手臂伸到楚天皓嘴里让他咬,痛的她哇哇直叫,她仍没有将手抽出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云薰儿的手臂已经痛的麻木,但还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晕、不能倒,还得看着楚天皓,就这样一股信念一直支撑着她,直到天明时,终于体力透支给晕倒了。

楚天皓醒过来,看到薰儿满是鲜血的手还放在他的嘴了,手上全是血口牙印,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傻瓜,你真是个傻瓜。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呢?你让我怎么办呢?”从衣服撕下了布条,小心的把云薰儿手臂上的伤口仔细的包扎起来,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她包起来。紧紧的抱着,头靠着那苍白的容颜,久久不愿意分开。每次回忆起这段,云薰儿总觉得甜蜜无比。

“你真勇敢,当时你就不怕痛吗?没想过这手要是废了怎么办呀?”若希心痛的摸着薰儿的手,看着眼前这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女子,为她的勇气而骄傲。

“没事了,早好了。我,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不能让他受伤,只想救他。”薰儿睁着那双大眼睛认真的说着。还卷起袖子让若希来看,只见粉嫩的手臂上还留有淡淡的牙印,好似烙印般印在那里。薰儿看着牙印,良久说不出话来,只是淡淡的看着云薰儿甜蜜的笑着。

“后来呢?快说快说……”若希忙出声把薰儿从思绪中拉回来,女人三八的天性出来了。

云薰儿不好意思的笑笑,她晕倒楚天皓醒来后,楚天皓心痛的看着云薰儿,包扎好后,立刻抱着他找大夫看病,两人一起在小村庄渡过了几天。此后楚天皓日夜在床头照顾,甚至还亲手给她做饭,直到薰儿好转。薰儿伤口好了后,楚天皓对她那是言听计从,两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自上次出天城回去后,两人的关系也明朗化起来,俩人间亲密的关系看在两边的大人眼里,也都喜在心里。来凤凰城之前,楚天皓刚向云薰儿提了亲,等楚天皓接任家主之位后就成亲。因凤凰城的新店开业,云薰儿强烈要求跟着一起来,说要来看若希姐姐,云城主说一个女孩子还没成亲跟着男子到处跑影响不好,但看着他跟楚天皓成天的如胶似漆,也说不过她,只好让她跟着来,但说好得一定要穿男装才行。

若希看着满眼笑意的薰儿,为他们在一起而感到由衷的高兴。“真是太好了,你们俩个是不打不相识,我早就觉得你们这对小冤家会在一起,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他给收伏了。”

“若希姐姐,你真坏,就知道打趣人家……”薰儿不好意思的对着若希笑着。“对了,你也说说你跟东方大哥怎么样了?”薰儿露出一脸的坏笑。

“最近我在忙着练习咒术,他也因有事回天都去了,很久都没见过面了……不过好在有小绿给我们送信。”提起东方溟,若希也开始陷入陷入深思中。

“好了,我们不讲他们了,若希姐姐,你这几天要陪我好好逛逛街,再过几天我要跟天皓哥哥一起回去了,再见你不知道到要什么时候了。”云薰儿抱着若希撒娇道。

“好,好好,我刚好也还没好好逛过这凤凰城呢,明天叫我阿哥,带我们一起出去,好好玩玩。好不?”若希看着眼前如女子,如此真性情完全在自己面前展示。

“好,好好。”云薰儿有如小鸡啄米般的使命的点头,惹得若希在一旁笑了起来,那笑靥有如明媚的阳光。

第二天,若希还没跟乾臻讲,云薰儿那个外交家,已经叫好了离家姐妹花,楚天皓,乾臻,就等若希了,一群人浩浩荡荡走上街去,好不惹人眼球。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受到若希她们热情的招待,几天后,云薰儿与楚天皓踏上了回家的路途,薰儿走前还在那里哭鼻子,把气氛搞的很是伤感。

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再一晃眼,已是柳丝初长,那日若希在她的小院中,正整个人悬在半空中,指挥着无数光带,进行攻击性的巫咒练习。突然,只听到一阵很急促的脚步声从院外回廓里传来(自巫术大增成,灵力也增加较快,听力也是格外的灵敏),若希忙停下练习,落回地面,缓步走到她住的院门将门打开,刚打开,只见一位身影如影一般的人进入她的院中,“是谁?”她大喝一声。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