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男女做爰 小说 性渴的美妇

胡清拿起药方,上面写的药是聚神药剂,这药剂本来不难,胡清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出来,但是这药方上却把安神草排在其中,安神草顾名思义药效就是让人放松心神的,现在将这药材放到聚神药剂里,一定会跟药剂里其他的药材相冲,制药的时候不一小心就会炸炉,后果虽不严重,但是制药最忌炸炉,如果胡清这次炸炉,以后在药师界怕是混不下去了。

不仅如此,这药中还少了最主要的一味药——贝草。这味药的药性跟安神草刚好相反,没有这味药,这聚神药剂是制不成的。

胡清不明就里,难道诺大的药师协会居然会犯这种错误,用神识偷看了一下旁边药师学徒的药方,微皱眉头,他的药方是正确的。若有所思的看向拉提亚,看来有人在她的药方上动了手脚,再转眼看看台上的药师协会会长安达斯看来药师协会这潭水也不浅啊。

胡清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根贝草,幸好墨雷逼她练习的时候还剩一根,不然后果就严重了。

转眼看向其他人,胡清吃惊的是他们每个人居然都有自己的火种,难道每个药师都是火属性的,怪不得要是会这么少,胡清的火种是丹火。当初胡清天劫过后身后九条尾巴凝成一条丈长的狐尾这丹火形成后不仅凝在内丹上,还凝在胡清的狐尾上,这让胡清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物种。

虽然世间的火要数当年火孩儿的三昧真火为最,丹火不过是修真界中最为常见的火种,不过跟这些人相比,胡清的丹火不知好了多少倍。制药的时候火种的好坏直接影响着药力融合度,另外药材提纯也跟火种息息相关,所以胡清也算是赢在起跑线上了。

没有动用九天玄鼎,胡清只是拿出了前几天新买的普通鼎炉,炼这样的药根本不值得动用九天玄鼎。

胡清将各种药材都放进鼎炉中,运起丹火,意念沉入炉中开始制药。

台上的评委都激动得看着胡清的火种,这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火种,看着连拉提亚的池田明火这样的天火都有些萎靡不振,就知道胡清的火焰是什么等级的,下等火种对上位火种有一种本能的臣服,这是毋庸置疑的。还在三阶天火以上的火焰是神焰?!他们还从未看到过神焰怎么能不激动。

不光台上的评委就连后台的那名老者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居然是神焰,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惊喜连连啊。摸着下巴上的白须,笑道:“能有个这样的徒弟,老夫这一身的药学知识没有白费啊。”

身边的侍者恭敬地答是。

拉提亚看着手中有些萎靡的天火,恨恨的想:哼,火焰好有什么用,一会炸炉看你以后怎么在药师界混。边想着边输出更多的魔力让手中的火焰振奋。

台上的其他人也感觉到了,都惊异地看着胡清,同时为自己哀叹,看来自己这次药剂比赛是没戏了,胡清居然有那么好的火焰,就算她这次没拿到名次,也会有大把的高等级药师等着收她当学徒。

莫拉看着看看胡清再看看台上的哥哥,突然之间对自己哥哥的信心有些动摇了,这么优秀的胡清,哥哥能把握得住么?

胡清对外界的一切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将心神沉于炉中,感受着药材一点一点的被溶解被提纯,在一点一点的被融合,细心地观察者融合度,这药力融合度是影响药效的关键,多一份少一分药效就会差之千里,只有在最完美的时候停止融合才能达到最好的药效,虽然胡清知道这些跟她比赛的人并没有这么强的竞争力,但是胡清要么就不做要么就把它做到做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台上参加比赛的学徒都相继停止了,莫拉眼看考试时间就要到了,胡清却还没停止,不禁有些着急。

拉提亚悠闲地走过来对着莫拉说道:“着急了?着急也没用,她是练不好的。”心里想到:算胡清运气好居然没有炸炉,哼,不过这药是一定不会做成的。

莫拉没好气的道:“拉提亚,我看你是嫉妒,胡清到现在还没好说明胡清的药力融合度高,你是怕自己不如她吧。”

拉提亚也不多说,只是笑笑说道:“那我们走着瞧。”便走开了。

跟莫拉一起的两个女生走过来,问莫拉:“莫拉,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热心,这次是怎么了?”

莫拉说道:“我一直很热心,只是没表现迟来而已,你们两个损友是不懂得。”

两人笑笑说道:“这是说我们不了解你?好了,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你也看到她的火焰了,能有那样的火焰的人,怎么可能连聚神药剂都治不好。”

莫拉一想也是,胡清比自己的水平不知道高多少,自己都没问题,更别提胡清了,当下放下心来跟那两个女生开起玩笑。

胡清停止的时候更好是考试结束的时候,鼎炉嗡的一声,宣告这次炼药的成功。

台上的评委一个个的走下来,让参赛者打开自己的鼎炉,辨认融合度,围场一周之后胡清发现,这些人的药力融合度都在八成到九成之间,只有那两个女生和拉提亚等三个男生在九成以上,但也只是就成一二罢了,评委走到胡清身前示意胡清打开鼎炉。

炉鼎大开的一瞬间,一股药香飘出,那名药师瞬间呆愣当成,还以为是自己的鼻子出了问题,再三确认才战战兢兢的对旁边记成绩的学徒说道:“九成六。”

场上一片哗然,怎么可能!九成六!这不是药剂大师才能达到的药力融合度么,胡清怎么看也只有十几岁!十几岁的药剂大师?这怎么可能!

拉提亚更是不敢相信,大喊道:“这不可能!一定是她做了什么手脚!”

胡清看着思绪已经被刺激的紊乱的拉提亚,凉凉的说道:“怎么不可能!我可是完完全全按照药方来的,药方上怎么说我就怎么办的。”

拉提亚愤怒的看着胡清,略一思考转眼又对台上的一位评委说道:“莫扎特!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换了的么!”

台上的药师起先也是有些怀疑,可是拉提亚那个混蛋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出来!妈的!这个白痴!

药师协会的会长安达斯对着莫扎特说道:“怎么回事?”

莫扎特赶紧恭恭敬敬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胡清看拉提亚自己说出来了,就把自己的那份药方交给身前的药师,然后说道:“我这药方上有些跟别人不一样,会长您看一下。”

安达斯拿着胡清的那张药方,深深地看了胡清一眼,转而对莫扎特说道:“为什么胡清的药方上会有安神草?还不说实话?”

莫扎特几乎虚脱了,战战兢兢地说道:“拉提亚少爷让我这么做的。”

场面上又是一阵混乱,安达斯淡淡的说道:“莫扎特药师协会是对你太好了?从此以后你在药师协会除名,药师协会不在认同你药师的身份。”

慢条斯理的几句话,却让莫扎特跌入深渊再也爬不上来。安达斯又高声说道:“拉提亚在药剂比赛上违反比赛规则,责令退出比赛,以后永不受用。”

拉提亚狠狠地看着胡清,饶是他刚刚头脑不清楚,现在也明白了,这一切都拜胡清所赐,现在这种情况很不利于自己,现在不是再冲动的时候。他走到胡清面前,在胡清耳边说道:“我们走着瞧,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胡清笑笑说道:“随时奉陪。”

拉提亚走出会场的背影,胡清的心情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开心,其实只要别人不惹她,她还是懒得理会他们的。不过跟达克摩家族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