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小妖精你胸好美好软 干爹日麻批很舒服

高二分班,常晓春和时光选了理科,分在同一个班级。为了爱情,张佳来选了科,这样她就可以随时向科第一的秋添请教作业的难题。

常晓春的新同桌叫吴爽,三年前从哈尔滨转学过来。她浓眉大眼,说话声音气十足,性格就像她的名字很爽快。她喜欢别人叫她“爽”,这样不管是叫的人还是听的人都会很爽。

这样的女孩在班级里男女通吃,很受欢迎。常晓春之所以能抢到她同桌的位置,完全是迫不得已。

高男女不同桌,她选了离比较近的座位。谁知道,她书包都放下来,忽然伸来一只汗毛茂盛的手,抓了她的书包就往自己位置上丢。

“你坐这儿”吴爽啪啪地拍着桌,她的热情里透着这么点儿野蛮。

常晓春坐下后,吴爽说“你不认识我啦。”

“你是”

“在学校外面那家餐馆里,你拉过我一把。”

“哦”

高挑女生,韩剧女二号,彪悍。常晓春脑陆续蹦出几个标签。

她们顺理成章做了朋友。

友谊也有热恋期,开始的一段时间,两个人特别爱聊天。晚自习的时候躲在桌下面叽叽咕咕。

吴爽“那天我真是气死了。”

常晓春“他背叛你了”

“是啊,他喜欢上他干妹妹了。男生说变心就变心啊,想当初我们那么好。”

“当初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初二暑假的时候,我经过别人家院,看到里面桃树的树枝长出了墙,上面还挂着两个风骚的桃,我当然要摘了,但是太高怎么都够不到。这时候许蔚彬路过,一抬手就摘了下来。我跟他说咱俩平分吧。他说这是我家的。”

“哈哈哈,你好丢脸。”

“是啊”

两个人笑的欢腾,对桌的男生转过头对她们嘘了一声,指着前面说“看你们呐。”

讲台上,值日生时光同学撑着一支笔,面无表情的观赏着她们。

她们立刻埋头做认真看书状。

吴爽小声抱怨“你们家柚真凶。”

“他是铁面无私。”常晓春笑。

吴爽喜欢用水果给人起外号。时光那阵一直在用常晓春送给他的舒肤佳柚香型的肥皂,身上总是香喷喷的。吴爽就叫他柚。她叫自己前男友黄桃。她不说原因。但是常晓春猜到,一是因为桃事件,二应该是因为她前男友皮肤黄黄的。

因为常晓春的关系,吴爽和张佳来也熟了,跟秋添也认识。她叫秋添香蕉。因为秋添高高瘦瘦白白的,很像剥了皮的香蕉,脆弱易折的香蕉。

高二冬天的时候,期末考结束。常晓春记得那天她去学校拿成绩单,在黑板报上看到自己的成绩排名心情正高兴,吴爽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对她说“香蕉突发心脏病住院了”

常晓春吓了一跳,问张佳来知不知道这件事。

“估计不知道。”吴爽摇头,“我听说香蕉刚刚被送进医院。”

常晓春立刻给张佳来打电话。

张佳来爸妈的单位组织旅游,难得能去一次云南,他们把张佳来也带了过去。张佳来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坐车去丽江。

常晓春猜她这一趟是没心情玩了。

三天之后,下了场大雪。

张佳来清晨打来电话,哭着说秋添的心脏病是误诊。常晓春以为柳暗花明,结果张佳来告诉她秋添真正得的是胰腺癌。

胰腺癌被称为癌之王,得这种癌症的人存活率非常低。癌症早期没有特征性的症状,就算有,也经常会被误诊,比如急性心脏病。估计医生也想不到一个年纪轻轻孩就得癌症,还是晚期。胰腺癌恶化起来非常快,再加上耽误治疗,秋添的病情急转直下。

“他们说他基本活不过半个月了我还以为他会没事的”张佳来泣不成声。

常晓春也掉下眼泪。

张佳来啜泣着,努力吐清楚每一个字“晓春,你、你帮我个忙他妈妈说他已经好几天不能吃饭了,今天他忽然在纸上写很想吃蛋糕。我知道,他说的肯定是我曾经带他去的那家蛋糕店,我告诉你在哪里,你帮我买蛋糕送给他,好不好”

“你说吧。”常晓春几次擦眼泪,几乎看不清笔下写的字。

常晓春叫来时光,两个人一起找到那家店,买了秋添最喜欢的绿茶慕斯蛋糕,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去上海。

秋添在上海一家肿瘤医院里住着。医院门诊大厅里排着接龙样的队伍,只为挂一个专家号。常晓春从寒冷的室外走进住院部的走廊,却未感觉到温暖。消毒水的味道是冷的,头发稀疏的化疗病人穿着蓝白条的睡衣游魂般地与她擦肩而过,她不寒而栗。

秋添睡在三人病房靠窗的那张床上。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