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好涨好酥好麻我要-沦落为奴的姐妹

胡君澜声音颤抖,“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那个女的衣衫不整惊惶失措地从卫国哥哥房间里跑出来,所有人都看见了!”

“那岳卫国呢?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尽欢拧眉问道。

胡君澜的泪珠又滚落下来,“岳卫国直到第二天才醒,他说他只喝了几杯酒,不知道为啥就喝醉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跟那个女人会在他房间!”

北方爷们儿一般都挺能喝,很少有不胜酒力的。

岳卫国被家人寄予厚望,很早就跟着工作的兄长历练应酬,总不可能是三杯倒吧?

喝了几杯酒就断片儿,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酒后乱性一般发生在半醉不醉,借酒装疯的人身上。

要真的喝醉成一滩烂泥,就是想发生点什么,都是有心无力。

如果岳卫国的话没有水分的话,那事情的症结,就应该在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身上。

就现在这样社会氛围,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顶着“破鞋”的风险,真身上阵出演一出桃色新闻?

“岳家也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总不可能明知道是设计,还这么低头认了吧?”

要是就这么简单就捏着鼻子认了,那只能说岳家这么多年的官场白混了。

胡君澜摇了摇头,“那个女的衣衫不整地跑出去,那么多人看见,卫国哥哥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岳家人估计不想认那样的心机女当儿媳妇,但又怕她孤注一掷把事情闹得更大,

那天也有岳家的政敌在,要是岳家不妥善处理,不仅保不住卫国哥哥,恐怕整个岳家都会被拖下水!”

“为了抱保岳卫国和岳家的声誉,牺牲了跟你家的婚约,难道岳家就不准备给你和你家交代了吗?”尽欢觉得难以置信。

胡君澜抽了抽红红的鼻尖,苦笑着说道:

“我跟卫国哥哥其实有也不是正式婚约,两边长辈的曾经的一句玩笑话罢了。

不过这些年两家守望相助的同盟,已经根深蒂固,轻易割裂不了。

现在岳家想把我跟岳卫国的四哥——岳卫州,凑成一对儿!”

这个决定在尽欢看来,就是赤果果的拉郎配,不仅奇葩,还后患无穷。

胡君澜和岳卫国是青梅竹马,感情本来就非比寻常。

现在让胡君澜嫁给岳卫国的兄长,让一对儿小情侣硬生生变叔嫂关系。

在一个家里面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两人要怎么自处?

就算是胡君澜和岳卫国能放下过去,心平气和地相敬如宾。

那胡君澜跟设计岳卫国的心机女,估计也不能安安稳稳做妯娌。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毁人婚姻,天打雷劈。

胡君澜跟心机未来弟妹,有着横刀夺爱的旧怨,怎么可能和平共处?

如果胡君澜同意跟岳卫州结婚,婚后生活妥妥的地狱模式啊!

“那你家里人怎么想的,同意岳家的建议了吗?”

胡君澜是家里孙辈儿唯一的小公举,胡家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低头妥协。

尽管岳卫国是被别人算计,跟胡君澜的婚约破裂,完全不占主观因素。

但身在权贵豪门之后,轻易被人算计,到了最后还不自知,这本身就是愚蠢的表现。

不仅他被抓住把柄声誉受损,把整个岳家推向风口浪尖,到现在都受人掣肘。

岳卫国惹出了祸,岳家不得不硬着头皮收拾残局,毕竟他是岳家人。

但胡君澜何其无辜,因为荒唐事件,无端遭受流言非议。

胡家更是飞来横祸,千宠万爱的闺女准备许给岳家,资源已经整合了一半,女婿居然中途没了。

没了就没了吧,买卖不成仁义在,哦不,姻亲不成同盟在。

反正胡家的小公举,其实也根本不愁嫁,但把胡家连带拖成笑柄,这绝对是忍不了。

“我爸妈我都不赞成,说我嫁到岳家,肯定会有麻烦,家庭关系也很不好处!”胡君澜咬了一下嘴唇接着又说道:

“但我爷爷说,这次的卫国哥哥的事情,是岳家理亏,我要是嫁过去,以后岳家所有人估计都没底气跟我叫板儿。

而且我爷爷还说,岳卫州是个很稳重很值得依靠的男人,绝对做不出有损我名声尊严的事情来。”

尽欢认真点头,“你爸妈和爷爷虽然观点不同,但他们都是实实在在为你考虑的,你想好选哪种了吗?或者说你有另外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胡君澜声音闷闷地说道:

“我跟卫国哥哥是完全不可能了,他都已经打结婚证了,就算是没打结婚证,我们的感情也恢复不到以前那样。

我现在嫁谁不是嫁,岳卫州好歹还知根知底,对我也不错。”

尽欢觉得胡君澜说要嫁给岳卫州,明显是在赌气。

不过这情况,换在谁身上,还能忍着不气啊?

岳卫国这么快,就把结婚证给领了,在还没给胡君澜,给胡家一个明确的交待之前。

可岳卫国婚都结了,岳家再来征求胡君澜的意见,让她把结婚对象换成岳卫州,是不是诚意太欠缺了?

不过听胡君澜的话音,除了破罐子破摔的赌气之外,似乎对岳卫州的观感还不错。

“抛开现在的一切状况,你就扪心自问,你是真的愿意嫁给岳卫州吗?不是赌气随便找个人结婚的那种!”尽欢语气非常郑重地问道。

她知道像胡君澜这样大小姐,缔结婚约,往往不是顺着自己的个人心意,就能下决定的事情。

除了本人的好恶之外,还得考虑姻亲的实力和家族的利益。

但如果注定要牺牲自由恋爱的权利,婚姻也不得不向家族利益和现实情况低头的话,也总得在可选择的范围,选一个看得顺眼的对象吧?

大部分人都是讲究眼缘的,不管是相互看不惯,还是单方面嫌弃对方,那就别期待婚后能培养出感情,将就着过日子都够呛!

胡君澜很迷茫,其实她对岳卫州的观感其实很不错。

但这种良好的观感,又达不到结婚的程度。

上次胡君澜约岳卫国来家里谈话的时候,岳卫州也跟着一岳卫国起来了。

当时岳卫国说出他已经打结婚证的事实,胡君澜就气哭了。

胡君澜觉得,就算岳卫国跟她成不了夫妻,最起码还有多年的感情。

就算是岳卫国要了断他们之间的情分,也应该好聚好散,好好跟她谈清楚。

而不是跟别人结婚领证之后,再来知会她这个既定的事实。

岳卫州当时拎着岳卫国狠狠揍了一顿,他说岳卫国既愚蠢又自负,搞砸了一切。

岳卫国发生那样的事情,不仅是伤了胡岳两家的交情,也有负胡君澜多年的情谊。

胡君澜同样身处风口浪尖,却仍对岳卫国的人品深信不疑,甚至主动约谈,想一起渡过难关。

可岳卫国来了,谈的是什么呢?谈的是他已婚的消息。

岳卫国这样先斩后奏的行为,比背叛更可耻!

:。: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