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在同事家玩他老婆 公司母狗秘书

“爸爸你怎么这样!反正我不回去,随便你怎么说。”沈念沁气鼓鼓的说道,转过头去不想再搭理沈元河。她还不信当着这么多的人沈元河还能把自己给绑回去,反正待会儿宴会一结束她就跟着沈桉语走了。

“你!真是……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小白眼狼!”沈元河自问自己这大半辈子,除了当年争这个沈家家主之位狼狈离开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难倒过自己。然而自从自己这个女儿慢慢长大,沈元河这遇到的麻烦是一个接一个。

“你不回去是吧,要是你今天不回去,那么以后也都别回去了。”沈元河也是个倔脾气的,看到沈念沁如此不听话,一下子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他今天还就不信了,这丫头片子能和自己叫板到最后。

“哼!不回去就不回去,把我逼急了我就直接出国去了,看你怎么和妈妈交代。”沈念沁心里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哪里会轻易更改。今天别说是沈元河在这里了,反正除了萧沐擎,任何人的话她都听不进去。

晚宴过后,沈念沁急忙跑到沈桉语的车上,速度之快害得杨屹以为后面有人在追她一样。真是奇怪了,沈念沁不会又要发生疯吧。

“看什么看!开车啊。”沈念沁瞪了一眼杨屹,督促对方赶紧出发。要是因为杨屹的耽误害得自己不能回北明山,那她是绝对不会原谅这件事的!

“听到没有,让你赶紧开车!”再晚一点沈元河可能真会追出来把自己给拖回去,那她以后也就没脸再出来见任何人了。为了沐擎哥哥,自己可以做任何事,反正只要能和沐擎哥哥在一起,沈念沁只觉得自己可以什么都抛下,包括和自己的父亲对着干。

关于这点,沈念沁早就想通了,反正沈元河也只有自己一个女儿,哪里会真的和自己置气。只要自己一直坚持下去,他们有迟早有一天会妥协的。

“有病。”杨屹不想再和沈念沁争论,毕竟沈桉语还在车里呢。

沈元河追出来的时候,屋外早已没了沈念沁的踪影。这丫头,迟早是要被教训的!说完这句话,沈元河愤愤的离开了。

“不是说了我们马上就回来,你怎么还在这里等!”乔洛夕一下车,就看见林叔佝偻着身子站在路灯下面眼巴巴的望着。想到林叔的身体本就不好,每天还这么劳累,乔洛夕心里实在是不是滋味。

“我就出来走走,出来走走……”林叔只是冲着乔洛夕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快进去吧,外面风大。”乔洛夕拉紧了身上的外套,示意林叔回去屋里。这天气说变就变,实在是令人琢磨不透。走了几步,乔洛夕发现萧沐擎没有跟上,转身望过去,只见对方不知道在发什么呆,反正一本正经的点起了香烟。

此时外面的风越刮越大,俨然是一副山雨欲来的前兆。

“萧沐擎快进来,外面风大你可别感冒了传染我!”要不是看在林叔的面子上,乔洛夕一点也不想关心萧沐擎。管他怎么样和自己都没什么关系,不过要是萧沐擎真的生病了,恐怕最担心的还是林叔。

也不知道萧沐擎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反正过了一会儿乔洛夕只看见萧沐擎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慢慢的走了进来。她就说嘛,萧沐擎这家伙最是不喜欢自己唠叨,每次这样的招数百试不爽。

“林叔你是有什么事要说吗?”乔洛夕总觉得林叔今天实在是太怪了,明摆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弄得乔洛夕整个神经都开始跟着紧张起来。不知为什么,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这件事情一定和萧沐擎有关。

林叔纠结的搓了搓手,看了看萧沐擎,又看了看乔洛夕,随即开口道:“是这样的一个请况。少爷和夫人不是正处在新婚时期嘛,眼看这个月也快要完了。所以按照萧家的传统来说,你和少爷是时候得去拜见家里的长辈。”

见乔洛夕一脸茫然的样子,林叔笑着补充道:“这件事我一直都想着提醒你们,结果出了些事耽搁了一下我就给忘了。这不你们看什么时候合适一起过去看看?”

“这个……我都行,有时间就去吧……”乔洛夕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旁边的萧沐擎,然而对方始终都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欠揍模样。不过对于这件事情,乔洛夕只觉得自己和萧沐擎结婚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这么紧张过,然而这下子从林叔口中听到这个消息,自己竟然现在都有些不安起来。

“那行,我就先去安排安排。”林叔笑得一脸欣慰,乐呵呵的下去了。只留下萧沐擎和乔洛夕两个人待在大厅,随之而来的就是尴尬不已的气氛。

“林叔刚刚的话听到了没有?请问萧大少爷什么时候能抽个空给我补习一下你们家的历史,不然到时候闹了笑话丢的可是你的面子,你可千万别来怪我!”乔洛夕想了想,明明林叔说过萧沐擎的奶奶——萧老夫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除此之外他也没听过萧沐擎有什么长辈之类的。

想到这里,乔洛夕只觉得这萧家还真是复杂。看来要想好好在这个家里待下去,自己可要努力做好功课才行。

“你真的要去?”萧沐擎歪了歪头,一脸认真的问道。

“萧沐擎你什么意思?,现在是我想去或者不去就能解决的事吗?那些人是你的长辈可不是我的长辈。要是你不想去的话那就自己去和林叔解释,反正我是不好意思去讲的。说的好像是我不想去就可以不去的……”真不知道萧沐擎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总是能够一语惊人噎死自己。

“我说我不想去,那我可以不去吗?”乔洛夕咬牙切齿的问道。

“当然不可以。”萧沐擎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先把丹兮的事情搞定再说吧,不过有一句话说得不错,你确实应该好好做做功课,就现在的你来说,就还是处在只能给我丢脸的程度而已。”萧沐擎只丢出这么一句简单粗暴的话便离开了,独自留下乔洛夕在暴击的冷风中萧乱不已。

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和萧沐擎一起去拜访什么长辈。按照林叔的说法,这萧家的传统听起来和见家长不就是一回事嘛。本来以为婚礼的时候没有遇到这些麻烦事以后也就没有了,当时自己对萧沐擎一无所知还以为是萧家比较开放呢,然后稀里糊涂的就过到了现在。

想到当时自己还在偷偷暗自庆幸,躲过了这个难为情的流程,结果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这里等着呢。

现在好了,漏掉的都被加倍的返还了。果然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乔洛夕不由的仰天长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来是躲不过了,那么她只期望萧沐擎的所谓长辈们不要像萧沐擎一样古怪就好了。

不过要是自己表现不好的话,那些人会不会让萧沐擎把自己给赶出去。这样想想,好像也挺划算的。

想到这样的场景,乔洛夕不由得一阵傻乐。不过电视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吗,除了林叔对自己好以外,在这高门大院里遇到的每一个人,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当然了,萧沐擎就是那个最大最讨厌的主角bss。

“夫人你怎么了,需要我让厨房拿点吃的过来吗?”小桃见乔洛夕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傻笑,于是赶紧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不了不了,你自己下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就睡觉了。”乔洛夕听到佣人的声音才清醒过来,自己刚刚都在想些什么呢。这人都还没见到呢就在这里瞎猜,她也是佩服自己的心态。看来和萧沐擎待久了也是有点好处的,每次事情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感觉,还真的挺不错。

“夫人你和少爷是要回娘家去?”早餐的时候,林叔听见乔洛夕和萧沐擎在说回乔家的事情,随即急忙问道。

乔洛夕喝了一口手边的牛奶,回应道:“对的,怎么了林叔?”

“夫人上次回去的时候走都匆忙,都没来得及给家里带点东西。所以我就老早让人备好了一些礼物,想着下次你回去的时候能带过去。”说起上次的失误,林叔还是一副愧疚的样子。

想来自己还是年纪太大了,没以前那么记事了,很多明明想做的事有时候转眼就给忘了。这不吸取了上回的教训之后,自己老早就就叫人把东西在家里准备着,想着随时都能拿出来用上。

“这个”乔洛夕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绝,而且今天的计划本来也不是让萧沐擎和自己一块回去。却没想到林叔竟然想得这么周到,这下可该怎么办才好。乔洛夕忍不住撇了撇边上的萧沐擎,像知道他有什么办法。

“东西准备好的话就下次再用吧,上次洛夕回家之后,我就已经让人送了东西过去。”萧沐擎缓缓开口。

连说谎话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的,乔洛夕也是佩服萧沐擎的淡定。果然,听到此话的林叔也没再说什么,想来也是赞同萧沐擎的做法。

车子缓缓的停下,乔洛夕也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那我就先进去了,你在这里等消息吧。”乔洛夕特地让萧沐擎把车开到距离乔家比较远的位置,准备步行到乔家门口。虽然自己之前早已经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演练了好几遍,可是等到真的到了马上要做的时候,乔洛夕还是觉得有些不安。

不知道依着乔振国的老奸巨猾,到底这次会不会上钩。如果失去了这次的机会,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再也没有可能把丹兮从乔振国的手里夺回来。而且就算成功了,似乎对于丹兮来说,情况也不一定会有多大的改善。

“萧沐擎,要是丹兮的事我谈不下来,你要怎么办?”乔洛夕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萧沐擎。想从对方的脸上找到一丝答案。

“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我也没觉得你一定能行。”看着一脸认真的的乔洛夕,萧沐擎只觉得有点好玩,随即冷冰冰的回答道。乔洛夕这个人,一会儿欢脱得像打了鸡血,一会儿又沮丧得像打了镇定剂,实在是奇葩得很。

“好,你给我等着!”虽然早就对萧沐擎的反应做好了准备,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但是这人也太恶毒了一点吧。不仅没有一点点的鼓励,反而整个就是一副落井下石的看客模样,气得乔洛夕的心里一阵热血翻滚,好似突然有了满格的电量。

完全无视掉身旁的萧沐擎,乔洛夕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就不信今天还真就搞不定乔振国。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萧沐擎这个家伙看扁自己。想到这里,乔洛夕只觉得自己脚下生风,步子都比以前来得迅疾很多。一眨眼的功夫,乔洛夕就走到了乔家大门口,然后缓缓推开了那扇自己早已熟悉到不行的大门。

“小姐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我们都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乔洛夕一只脚刚刚踏进乔家大门口,就听到一阵高亢的喊声。想来自己在这个家里来来回回了无数次,还真的就没几次有过这样的待遇。

这些佣人平时不跟住许梦惜一起,故意找自己的麻烦就好了。现在竟然还热烈的欢迎起自己来了,真当她是傻子吗。不过看着眼前的情景,佣人们一个个假笑的样子,乔洛夕用脚趾头也知道是谁安排的。想必乔振国一定和许梦惜说过自己的事情,而这些人想来应该也是许梦惜特地交代过的。

“洛夕你可算回来了,你是不知道,这几天你爸爸可一直都在念叨你。晴雨也赶紧出来,你姐姐回来了。”刚走到门口,乔洛夕就只觉得许梦惜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喉头发腻。

看着这么一反常态对自己百般热情的许梦惜,乔洛夕心中倒还多了几分底气。看来乔振国对丹兮的事情,应该抱有很大的期待才对。这样正好,省得她还得费心费力的抛鱼饵出来担心对方上不上钩。

看着自己一把被许梦惜抓着的手,乔洛夕很努力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开口对着许梦惜说道:“我这不是才回来没今天?怎么大家这么热情。而且爸爸念叨我什么啊?不会是说我不听话之类的吧,难怪我这几天就觉得耳根子不停的发痒。”果不其然,自己的话一出口,就只见许梦惜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尴尬。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