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儿子搞母亲的叙述_前后夹击啊,啊再深点校花

镜中女子眉目如画,泛着微微的清冷,一旁伺候的丫鬟目光里皆是痴迷,凤妃娘娘当之无愧的的天下第一美人,容颜天无双,清情冷冷却无端的惹人沉迷。

凤妃身份成迷,帝出宫打猎,在回宫途中所救,帝惊为天人。

次日侧为凤妃,尊贵无匹,这样的女子是世人羡慕的女子,惊世的容颜,帝的宠。

男子着明黄龙袍,冷峻的容颜在看到女子的瞬间眉眼间的冷浅了几分,帝王霸气举手投足间一览无余。

男子的出现惹的一众宫人痴迷,她们的帝天人般的容颜,无上的权力,这样的男子谁人不肖想男子身形高大,挥手,众宫人退下,

男子弯腰揽女子入怀道“可还好?”

女子清淡道“嗯”男子清朗道“云儿的眉淡了”

男子拿起一旁的眉笔,细细的勾勒,男子在女子眉心描出花钿,女子眉心一朵精致的梅显在女子眉心,精致冷艳,男子眼低闪过愉悦。

男子拥紧女子开口“云儿待在朕身边,朕会待你好”

女子抬手挣脱男子拥着的手臂淡淡道“下雪了”

男子应道“嗯,走罢,园子里那株梅开的艳”

女子抬手,抚上开的艳的梅,女子清冷道“这宫里的梅亦开的好”

男子拥女子入怀,道“云儿,你不喜宫里,朕会多带你出去走走”然后就是两人间无尽的沉默。

软榻上女子纤弱的身形倦缩着。

夜,极冷,男子褪掉外袍,揽女子入怀,望着榻上的女子开口道“云儿,为我生个孩子可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男子低头吻上女子的唇,眉眼间尽是柔情缱绻。

不知道何时爱上她,但他知道这一生除了她,他不会再心动。

无论怎样他会赌一场,那怕是用他的命。

女子睁眼,她不爱他,她知道,他要的她给不了。

女子静静道“我给一场江山盛世可好”

男子抓着女子的手道“不,这一生我要的只有你”

女子一袭清艳白裳静静的立在黄沙漫天的战场,清冷的看着冰冷的兵器入体的声音,腥红的血染红大地,绝望或惊恐的表情。

自古杀场无情,女子目光沉静,眸低不带一丝情绪。

黄沙漫天,一片厮杀,到处是血,一切由她开始,亦该由她结束,

女子在城楼上男子绝望的目光里开口“第一百三十二代月主云卿以命起誓,死生不复见。

城楼上男子一袭龙袍,恍若神袛,眉眼冷峻,摄人的气息,

男子开口“云儿你若死,我便屠尽天下”

男子一袭白袍,墨发轻扬,温润若三月的风,若流风回雪,男子目光定定的望着女子道“卿卿,纵是江山如画,亦敌不上你一瞥一笑,”

女子清冷道“不爱了”

黄杀吞没女子单薄的身,城楼上男子墨发寸寸成雪,云儿果然心狠,她转身的绝决。

若放手请你一定亲手刺进我的心脏,毁了这颗不能自已的心。

男子仍是白衣墨发,若三月,男子抬手抚上心脏道“卿卿,吾爱”

穿越时空寻你,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随你。这一世别想逃,卿卿。

孤儿院,小女孩一个人静静的待在角落,蜷缩着身体,妨若丢弃的小猫,无端的惹人心疼,女孩低低低措泣。

一旁略大点的男孩道“揪了揪女孩的头发”

低头的女孩抬头,一双璀璨的眼睛滴溜的动了动。

男孩看着小女孩漂亮的眼怔了怔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开口“我忘了”男孩蹲下道“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你真笨,就叫笨笨了”

女孩扬起小爪子骑到男孩身上,然后就是对男孩的施暴,

男孩愣愣的靠着身上的,忘了动作,最后在男孩一身尘土中结束这场战斗,女孩扬了扬小手恶狠狠道“你才笨,敢说本小姐笨,哼哼”

男孩笑恰如三月的风,和煦醉人,小女孩一下就趴在男孩身上伸出小爪抱住男孩。

心里莫名的,当女孩抱住他的一瞬,他觉得他自己在那一刻好像拥有了全世界,这个小丫头,真是……男孩嘴角划过深深的笑意。

女孩伸出小胖手扬了扬道“这个男孩我罩着,不服者,来战”

一众小孩点孩如挠蒜般点头,毕竟他们都被这个小女孩压榨了好久,谁敢说半个不字,一旁的男孩笑的温柔,这个小丫头一见便融了他的心。

小女孩粉嫩的脸蛋上尽是倔强,一边身材臃肿的院长,执着手里的鞭威严道“云卿,你上树掏鸟,怂恿同伴下河,去,罚蹲墙角三个小时”

小女孩吐了吐小粉舌,乖乖的站在墙角。

半响,女孩苦巴巴的开口道“我饿了”

男孩拉长的声音道“还知道饿,谁让你淘气”

女孩扁扁嘴男孩魔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只半大烤鸡,顿时小女孩脸上尽是一副乐悠悠的小表情,卖萌道“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算我没白罩着你”

男孩拿着帕子拭去小女孩嘴角的油滴,虽是简单的动作在男孩做来却自有一份衿贵,未长开的容颜精致如玉。

男孩着洗的略有些发白的衬衫,却仍然是浑身掩不住的贵气,

小女孩啪的一个口水印在男孩脸上,男孩的脸道莫名红了红,男孩斥道“卿卿,你”

女孩跑远对着男孩做了个鬼脸。他觉得看着他的丫头长大应是他一辈子最幸福的事。

三月,尚是春暖花开,小女孩一个人躺在草丛,小小的身形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端的是一副吊而浪荡的姿态,闭着眼,悠然的躺在草丛里。

男孩开口“卿卿,你又淘气了”

女孩一脸无奈道“你是属海的,管的真的真的…”

男孩伸手拿掉女孩头上那缕俏皮的发丝,开口道“卿卿,刚下过雨,躺在地上会生病的”

小女孩伸开手臂,一副小大爷的姿态,男孩弯腰将女孩抱起,女孩淘气地勾住男孩的脖子,男孩憋的一脸通红道“卿卿,你要勒死我”

低头便是女孩恬静的睡颜,男孩不自觉的放慢了步子,他想此刻这一生便认定了,丫头,要快点长大。

洽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女孩的小脑袋在墙头趴着,眼静扑闪扑闪尽是好奇,女孩仰求道“哥哥,好哥哥我想出去玩一天”

男孩坚决道“不行,你还小”女孩头一迈道“不嘛,我就要出去”

男孩无奈道“生日的时候我带你出去”

女孩顿时喜笑颜开,三两下爬到伸出小手像摸像样的给男孩捏肩道“哥哥我就知道你对卿卿最好了”

男孩捏了捏女孩的琼鼻道“是吗?你个小狐狸,谁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女孩忙不跌的点头,那小摸样活脱脱的献媚讨好。

阴影里,男子执着酒杯,一只手摩索着手中的玉佩,云卿,到低是谁,那人所拖他自会完成

只是这两个字却是莫名的熟悉,云卿,云家卿儿,既是云家注定不会平凡。

男子执酒临窗而立,身形挺拔宛若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宛若帝王莫名的让人生出一抹寒颤,君临天下的狂傲冷绝,冷峻刀削般的眉眼恍若天成,上帝的宠儿不过如此,此等倾世的男子,莫名的危险,这样的男子谁人敢肖想。

 男子开口道“找到了?”

那人抖了抖开口道“总裁,没有但是那个女人曾在此地待过几年,然后就消声匿迹”

男子沉吟片刻道“去孤儿院找”那人领命消失。

大厅,小女孩精致的美眸滴溜溜的转,这就是全市最好的酒店。

小丫头歪着头,从孤儿院逃出来却没有一顿饱饭,说出去难免丢了她做老大的脸,于是她做了一个她认为最聪明的决定,她要去坑一顿饭钱

莫名的让人生出一份帝王莅临的错觉,原本尚是活跃的大厅陷入无尽的沉默,众人的目光无不紧紧的随着男子的身影,惊叹世间竟有如此的男子,俊美无匹的容颜。

小女孩恍了恍神,懊恼,她的长期饭票啊!这要是一个恍神,她的饭票从她的碗里飞走,该是多大的罪过,阿弥陀佛,还好没错过。

这样狂炫酷霸拽的人,才是她毕生追求。

鸦雀无声的大厅女孩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大叔,你能抬下脚么,你踩到我的小白鼠了”

沉默,半响,男子开口“大叔?”

小女孩抬头一张满是泪水的小脸,楚楚可怜,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踩着的小白鼠,开口“你的?”

小女孩伸手已将小白鼠护在手心,哭道“小鼠你怎么就抛下我一个人走了呢?小鼠你死的好惨,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男人看着坐在上耍宝的女孩开口“你想怎样讨回公道?”

未等男子说完,女孩抱住了男子的腿恶狠狠道“你个坏人,你陪我小鼠”

男子饶有兴致的问道“怎么赔?”

女孩抽泣道“看你这么帅的份上,本姑娘打个八折吧?就给个十万算是赔给本姑娘的精神损失费”

男子挑眉道“十万怕是少了”女孩摇了摇头道“十万够了”

男子拿出纸笔,写好支票,弯腰给女孩,女孩方才满眼的泪此刻尽是满满的心满意足。

小手拿过支票,脆生生道“如此,大叔当真是性情中人,本姑娘在此谢过了看着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转身离开。

男子眼里尽是兴味,大厅里众人皆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能坑走帝少的钱,此乃人材,然后一看竟是一小奶娃,于是众人决定弯腰拾一下巴,夜少不愧是天人其口味亦是与众不同,喜欢小奶包。

小女孩扬了扬手中的支票,娇气道“我要这个。要这个这个这个算了店里的特色菜全都上一份”

话落女孩吸了一嘴角的哈喇子,精致的小脸上尽是期待,悠悠的支着下巴,小腿晃荡着,说不出的喜感。女孩摔了摔手中的支票,抬手恰着腰道“我的菜呢?”

服务员弯腰苦哈哈道“抱歉小姐,你的菜怕是上不了”

女孩喃喃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总有刁民想害朕”

男子揶揄道“人心不古?”

女孩一下扑到男子身上哭叫道“命苦丫,想吃顿饭,抖欺负我人小,我不活了”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偷偷的在男子身上抹了一把泪。

男子的俊脸黑了黑道“抹干净了?”

女孩抬头笑的谄媚道“大叔您说什么呢?我对你的敬仰之情可是如同淘淘不绝的长江水,像大叔这么高这么帅气这么有形,这么狂炫酷霸拽的人,可谓世间难寻”

精致的嘴巴不停,男子开口“还有呢?”

云卿抬手摸了摸小脑袋道“大叔你玉树临风,龙章凤姿,纤侬得度,穿衣有肉脱衣现瘦,器大活好易推倒,史上最热的小鲜肉,一出场惊天地泣鬼神”

半响,男子衿贵的吐出几个字“不错”

女孩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弯腰揪着云卿的衣领清晰的吐出几个字来“扔出去”

小云卿立马手脚并用像个八爪鱼贴在男子身上,脆生生道“大叔,求放过,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一群流狼狗,嗷嗷待哺”

男子兴味道“怕是八十岁的老母生不出你来”

女孩小嘴一扁哭的嘹亮委屈道“你欺负我,等我长大我一定要推倒你压在身下狠狠欺负”

男子的剑眉跳了跳,手中力道紧了紧道“果然是个志向远大的姑娘”

一旁的经理腰弯的几乎跪下,活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只能默默的点个赞,做个吃瓜群众,这个男人莫说是他就是一国的总统谁人敢叫嚣。

女孩懒懒的窝在椅子里,小手抚上小腹嘴巴咂巴咂巴,宛若一只吃饱了的小猫咪,男子端着酒杯轻晃道“饱了?”

女孩一脸的满足道“嗯嗯,大叔你真好”

男子莫名的气结,女孩小猫般爬树爬上男子的,自觉的寻了个舒服的位子一晃一晃的点着小闹袋,一旁站着的经理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女孩一气呵成的小动作。

他只能找个今日总裁出门撞鬼了,虽然咒自家老板撞鬼是不忠,只是今日这事反常得很,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男子的目光细看却是落在女孩的眉眼上,倒是略略的与那个女人有几分相像。男子似是想到了什么。

眼底缓缓的酝起风暴,冷冷仿若冰刀。男子冷漠道“送回去”

小云锦在晃动中睁眼利落的爬到男子身上环住男子的脖子,响亮的啵了一声,男子却是怔愣了一瞬。

那时,他想,若没有她的一吻是不是没有以后一生的至死纠缠,她即让他恋上了光,又怎能容许离开。

小女孩出门,小身子一晃就不溜走,拐角处小身影,小手抚上自己的小心脏,小小的吐了个小粉舌。

出门跳上一辆公交车,男子做了个手势,暗中的人散去。

这个小丫头还是让她在得瑟两天吧!他要找的人可是一个都跑不了。

莫说那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

男子举手投足间皆是浑然天成的霸气凌冽。

入门,一旁的侍人弯腰道“先生,准备好了”

男子瞥了床上的女子一眼道“洗干净”床上的金发女扭腰靠近男子道“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女子扭腰间浅笑间皆是媚态,风姿曼妙的身材,男子转身看都未看一眼冷漠道“扔出去”

女子噗通一声跪下哀求道“总裁求你放过我”

男子目光逆光而立“你,错哪了?”

女子低声求道“不该不自量力”男子清冷道“错了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男子作了手势,暗处的人出现,提起方才华枝招站的女子消失,女子哭的歇思底里。男子冷漠道“聒噪”转身道“换了”

夜,男子身旁倚着另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女子年轻的容颜,精致如玉,娇媚道“总裁,今日媚姐姐怎得不见了”

男子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道“怎的,你想去寻她?”

男子抬手捏上的的便是女子纤细的脖颈,女子的呼吸急喘着,灵动的眼神溢上雾气,生出几分楚楚可怜来。

男子的忽的放手扔出女子冷声道“滚,下不为例”

女子急忙起身离开。男子倚在沙发里,他放手的那一刻脑海竟是那个小丫头的眼,一双极美的眼,明净恍若琉璃,他竟不忍。

男子抬手抚上心口,他,有心么?

他不知道。那个小丫头倒是有趣,希望她能多活上几日,这尘世当真是无聊的紧。

男子端起手中的酒杯饮下,以酒燃烧在深夜里所有被白天掩埋的孤独。

他纵是权倾天下,不过一副内里腐朽不堪的心罢。

夜,八月的夜不冷,本该是个喧闹的夜晚,今夜倒是生出几分诡秘的冷寂。

男子挑眉,一脸的兴味,字字珠玑道“一个不留”又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