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爸爸慢点儿_sm文3个男s一个女m文

如此行事儿。

皇后娘娘心中悲愤。

她望着云初初的纤瘦背影,有些不能理解。

想着这丫头再胆大,也不可能说出这样的利害来。

就不怕自己生气么?!

然云初初分析说出东宫,尚书府,国舅爷府之间的联系,又只能隐忍得不去多想。

小指微抬了下,皇后娘娘吩咐道,“去,让太子过来。”

那丫鬟轻点头,退至门口,出了屋子。

……

护卫重深真地成了尚书府怀疑的对象,公子小姐们晚上将他堵在院门口,还请了尚书大人沐远扬前来赔礼。

七嘴八舌,无外乎对这个突然到来的陌生人感到吃惊。

更有人因觉得熟悉,说他是京兆府尹那位重犯杨三。

云初初抿了嘴角,躬身上前,“父亲?”

沐远扬抬头,盯着院子里站着的重深,别有深意地觑着云初初,“长歌,父亲问你,他究竟是谁?”

“回父亲的话,他是长歌的师兄!”

自己少时被送出去学艺,沐远扬并不在身边,即便是身旁的朋友,他也说不出几个名字。

这是云初初的自信。

“师兄?”

沐远扬皱紧的眉头,表明了自己的困惑。显然,他真得不知道。

“是啊,父亲。师兄遵师父的意思,下山来看我,我怕旁人笑话,便让他做我的贴身护卫。不曾同您商量,还望父亲切莫怪罪!”闻言,她回转过头,语气亲切,“师兄,过来!”

重深不大适应这样的语气,有些木讷。然而此刻情况,他自然知道当场应变。

“师妹?”

他那一笑,仿若姹紫嫣红里,一株红梅突然开了。

花瓣翻飞。

重深笑起来,脸颊有小小的梨涡。

可以看出,当年风家尚存时,少年的阳光和俊郎。

天衣无缝的配合,让沐远扬找不出任何破绽,就此他站起来,冷眼瞪了下那些无风不起浪的孩子们,背着手回了书房。

眼下这几日,二女儿沐雅楠出嫁,成为太子侧妃。当务之急,是看着二女儿婚事妥帖。

就此,也无人敢多费口舌。

从前院回去,黛黛抬眼看了下重深,有些想笑。

云初初瞥见,“想笑便笑,你憋着做什么,黛黛?”

“小姐,奴婢是觉得您太聪明!”黛黛站在身旁,嘟囔道,“师兄一称,老爷也无从查起。”

那是自然?少时,沐长歌独自于深山学艺,师父师兄,家人并不知情。

于是杜撰敷衍,也就成了理所应当,且对方还不能把她怎么样。

“黛黛,以后旁人面前,绝对不能多说什么,否则只怕会打草惊蛇!”云初初交代一声,看着身后的重深,格外亲近道,“另外,师兄的衣食住行,需得同我一般无二。平日称呼,也得改改。”

黛黛手指拍了拍胸膛,“小姐放心,此事儿奴婢心中有数,绝对不会拖后腿的!”

“麻烦黛黛了。”温婉,又柔和地抚了下黛黛的脑袋,云初初慢步回屋。

穿着里衣,站在窗前,久久无从安眠。

黛黛提了外裳,跟前吩咐,“小姐,怎么还不歇息?”

云初初迟疑,回转过头,“不知怎的,我心里面有些紧张。我进宫面见皇后,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可若皇后一心只为自己的侄子报仇,那……那当如何?”

她有些忧虑,面容痛苦又不安。

黛黛亲切回应,“小姐,此事儿,您着急也无用。不过楚将军是陛下跟前的红人,即便待在大牢,也无人胆敢对他用刑。况且……这不是还有郡王府世子么,他是楚将军最好的朋友,朋友落难,怎会不帮?!”

云初初听后,脸上乌云散去,“你说得有理,此事儿,我应顺其自然。多愁善感并不能解决问题!”

“哈,这才是黛黛的好主子!”黛黛双手合十,眼角灿烂,“小姐,知道么,黛黛越发地崇拜你了……”

咳咳……

忽然觉得恶心,她转身,捂着心口,便冲到院外。

云初初心下担忧,追了出去。

发现黛黛所吐秽、物,仅是酸水。

怎么回事儿。

“黛黛,你……你怎么了?”

“小姐,没事儿,今天吃坏肚子了!”黛黛坚强,佯装成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

实际上,她有了身、孕。

当初东宫太子的算计,已经让她怀了二皇子墨长迎的孩子!

云初初内心强烈渴望,这不是事实。是以也没深究,只私、下想着,到时候给黛黛请个大夫看看,别拖垮了身体。

“黛黛,你回去歇息吧?”

“可是小姐,你……”

“我没事儿。”云初初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赶紧回去。

翌日正午。

午膳过后,黛黛身体不舒服,隐瞒了云初初,独自走后门,去给自己抓了一副药。

去到厨房,煎药的时候,撞见了四小姐沐萋萋,这沐萋萋的母亲四个医女。或许从小耳濡目染,她对这药也极为敏感。

见得黛黛煎药,不禁多多停留了片刻。

一时好奇,她上前问道,“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黛黛吓得手里的团扇也跟着飞出去,“四……四小姐。”

“你给谁熬药?”

黛黛太过畏惧,一时嘟囔着回应,“给……给我家小姐熬的药。”

“长歌姐姐?”沐萋萋独自拉开药罐,轻、嗅了下,目色突然变的很是奇怪,“真是给长歌姐姐的药?”

黛黛冷汗直冒,嘴里哆嗦着回应,“是,是给……给长歌姐姐的药。”

“哦,这样啊?”四小姐沐萋萋没说什么,独自出了厨房。

门口怔了许久,犹豫了会儿,便离开了。

回到望宁居,刚坐下,就忍不住拉着母亲越氏念叨。

“母亲,您说奇怪不奇怪,长歌姐姐竟然让她的婢女买了堕、胎药?”

堕、胎药?

越氏抬眼,慎重地吩咐,“萋萋,这事儿,可不能胡说,你长歌姐姐尚未嫁人,如何会有孩子?”

“可是,母亲,萋萋不会认错,确实是堕、胎药。跟母亲生活了这么多年,难道……我连堕、胎药也分辨不得了么?”她手指划过脸庞,眼底深藏着浓浓的笑意,“母亲,长歌姐姐终究是尚书府的人,她如果还没有嫁人,肚子就大了,对尚书府的名声不好。要不然……”她说出自己的见解,“要不然咱们把这事儿告诉给祖母,处置吧?”

越氏强烈反抗,“不行,萋萋。你长歌姐姐的事儿,还是不要管了。”

“为什么?”微微皱着的眉头下,一汪眼含着三分天真,“平日里,长歌姐姐最得祖母欢喜。每次长歌姐姐有事儿,祖母就会特别关心她。而我们,稍微不如祖母的意,祖母就会批评指责。眼下长歌姐姐还没有嫁人,就有了孩子。母亲,你说,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么?”

啪……

越氏捂着心口,忍不住给了女儿一个耳光。

沐萋萋揉着脸颊,不可思议地将人看着,眼底里,有她的固执任性。

打了又心疼,越氏上前,想伸手拉住女儿,无奈对方退步,哭泣着表明了一切。

“是,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母亲不会同意……”她冷笑着,声音里都夹杂着一丝不被接受的痛楚。

“萋萋,沐长歌身份尊贵,咱们惹不起。”越氏哭诉着,打人的手掌还在轻微的颤抖,“她是尚书府的大小姐,你祖母疼她,理所应当。所以,咱们更不应该,去做她的敌人。你知道么,就是因为沐若云向着她,所以她出嫁时,沐长歌才会亲自送嫁,给她撑场面啊!”

沐萋萋咬着嘴唇,不甘心的脸颊皱得紧紧的,“母亲,您知道,为什么父亲不重视您么,就是因为您太软弱。沐氏死了,为何宁氏可以独得父亲宠、爱,就是因为她敢争,敢去争,你瞧,如今人家的女儿马上就要成为太子侧妃了!”

她把自己的无能归咎于母亲的懦弱,大概是因为越氏本人的不争,导致四小姐沐萋萋性格上有些说不出的偏执。

“母亲,反正您等着看吧,我一定会让沐长歌也吃吃苦头!”

哭着跑出房门。

她去了鸿生堂见老夫人颜氏。

“四小姐,老夫人正在午睡,有什么事儿,等老夫人醒了再说吧?”王嬷嬷掀开帘子,温言细语地叮嘱。

四小姐沐萋萋神色落败,抓住王嬷嬷的袖子催促,“不,王嬷嬷,麻烦您同祖母说一声,萋萋有非常重要的事儿同她说!”

“这……”王嬷嬷为难。

老夫人刚刚午休,这个时候将人叫起,实在是有些烦心。

然而,四小姐沐萋萋执意不走,她也无法,只能进入屋子。

等了半个时辰,不见王嬷嬷的动静。

四小姐沐萋萋神色好不耐烦,跟着就大声嚷道,“祖母,祖母,萋萋有重要的事儿跟您商量,您见见萋萋吧。”

来回嚷了好几声,安睡的老夫人颜氏醒过来,问身旁的嬷嬷,“外面是谁在吵?”

王嬷嬷伸手搀扶意、欲起身的老夫人颜氏,平心静气地解释,“老奴原想着,让四小姐一会儿再来,没曾想她会如此坚持。”

“算了,这般着急,必定是有要紧的事儿,同我说。”老夫人颜氏宽容地拍了拍王嬷嬷的手背,“让那孩子进来吧。”

“是。”王嬷嬷退出房门,请了四小姐沐萋萋进屋。

一谈就是半个时辰。

最后老夫人颜氏气得脸都黑了,不由分说,就要去见云初初。

王嬷嬷从未看见过这样暴、怒的老夫人颜氏。但她以为,大小姐沐长歌不可能会做出那种没有规矩的事儿。

故而,她一面担忧,一面只能陪同老夫人去看个究竟。

……

云初初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架上,为楚心离的事儿烦忧。

手指摩挲着丝帕,正自凝神。

院外有人声,紧跟着一片嘈杂。

“什么事儿?”云初初看着房梁上,坐着的重深问。

重深摇摇头,他也不知。

“黛黛……”

唤了好几声,都没有一个人影。

狐疑间,已经有人闯进了院子。

四小姐沐萋萋抓着黛黛的手,拽到了云初初的面前。

随后进入的是老夫人颜氏。

“祖母?”云初初颔首,亲自给老夫人颜氏看茶。

老夫人颜氏冷哼一声,气急败坏地嚷道,“长歌,祖母问您,你后院罐子里放得是什么药?”

云初初一时不明,“祖母,您说什么?”

四小姐沐萋萋指着黛黛,随后命丫鬟将那罐堕、胎药端了上来,“你自己看?”

一地的药渣,熬过后,全是黑色。

“这……这是什么?”

“长歌姐姐,你还在装?!”沐萋萋蹲身,手指拈着药渣,“这些药是堕、胎药!”

堕、胎?

云初初瞥了一眼黛黛,恍惚明白,为何了。

她沉默,“萋萋妹妹带着祖母来,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老夫人颜氏这下发话了,细眉凝了下,想着这样的事儿,沐萋萋竟然还笑得出来,“长歌,祖母问你,你……无缘无故地喝这堕·胎药,莫非是……”

“祖母,你就不觉得这是萋萋妹妹无中生有么?!”云初初不经意地坐回去,端正地将手交叠在膝盖上,“仅凭一罐药.渣,就能认定是堕.胎药?”

“不见黄河不死心!”老夫人颜氏立马传了文大夫到得尚书府里。

文大夫医术高明,只肖一查,便认定,那的确是堕.胎药。

他凝着眸光,看向老夫人颜氏,却聪慧地什么也没有说。

但老夫人颜氏却早已看出来了。

沐萋萋叫住文大夫,大嗓门嚷道,“文大夫,先别走。”她唤了文大夫,让其给云初初把脉,“文大夫,长歌姐姐既然不承认,你何不把把脉看看?”她眯着眼睛,看着老夫人颜氏,“祖母,您觉得怎么样?!”

沐长歌若是肚子真有了孩子,老夫人颜氏必定希望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了,并不想将这种事儿传出去。

“……这……”老夫人颜氏犹豫未决,“事关大小姐的清白和尚书府的名声,还是……”

“祖母,您说得对,事关长歌姐姐的名声。但……长歌姐姐命令黛黛熬堕、胎药一事儿,咱们府里,可是传开了。这会儿,您如果一心偏袒,他日长歌姐姐这肚子大了,可是……可是谁都瞒不住了。”

老夫人颜氏自然听得出对方是什么意思,冷面苦笑了声,“怎么,你长歌姐姐肚子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沐萋萋这小人之心一被看穿,膝盖一抖,栽在地上,“祖母,萋萋一心都是为了长歌姐姐的名声着想啊,要是……要是长歌姐姐真就有了身孕,那应该提前知会陛下,让……”

“胡言乱语!”老夫人颜氏听不下去了,弦外之音,不过是怀疑长女沐长歌和东宫太子有、染。

“祖母?”云初初笑若春风地立起来,行到跟前,“萋萋妹妹到底是一片好意。”主动撩、起袖子,“如果文大夫不嫌麻烦,便给我看一下吧。”

“这……”

“算了,看吧。”老夫人颜氏见云初初本人并不心慌,便以为这事儿有假,索性也不催促,便让人给她诊脉。

文大夫捋捋胡须,一抬手,先令云初初坐在石凳上。

随后又拿出一个诊脉的臂枕,放在其手腕下。

手帕置于手腕,眯着眼睛细细地诊。

两只手都诊了诊。

诊罢,站起身来,冲老夫人颜氏拱手道,“老夫人,长歌小姐并未有身孕!”

“没有身孕?!”

老夫人颜氏听后大喜,“文大夫,你好好诊诊,长歌的肚子里真没孩子?”

“没有,老夫人。”文大夫咧嘴笑笑,固执己见地禀报道,“老夫从医二十年,诊脉从未出过差错,长歌小姐没有身孕,那便真的没有身孕。”

四小姐沐萋萋气不过,可是自己医、术不精,不敢贸然为对方诊脉。

满心欢喜落成空。

“祖母,长歌今日还想去京兆府尹大牢看看楚将军,就不多待了。”云初初行了两步,想到什么,回转了头,“黛黛,走了!”

“哦。”黛黛低着眸子,听到前方的呼唤声,立马撑着地面站起来,朝老夫人颜氏示意了一下,就跟了过去。

走了不过数步,只觉得满腹恶心。黛黛想吐,忍住了。

出了府,云初初抓着黛黛的手腕,小心打听,“黛黛,你……你是不是……”

“没有!”黛黛缩回手,回答得飞快,“小姐,您别听她们胡说,黛黛没有身·孕。”身孕二字一出,又禁不住恶心呕吐。

这个模样,想来怀·孕不假了……

但是这孩子,黛黛不能要……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谢谢。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