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描写床笫之欢的文章|跪着迎接今晚的主人

();

梨纱见我挣脱了他的禁锢,表情瞬间变得有些狰狞,两只眼睛红红的死死的盯着我,脚下一动就想要再扑上来抓我,我躲了一下,梨纱扑了个空。

这时候两个看起来像是和梨纱一起来的老人也冲了过来,死死的抱住了梨纱不让他动,再冲过来伤害我,其中那个老婆婆有些歉意的看着我,应该是怕我责怪,嘴里不停的道着歉。。

“闺女,对不起啊,她精神有些不太好,认错了人了,对不起啊!对不起!”

被一个年逾六十的老婆婆一直这样认错,我感觉有些经受不起。连忙摆手到。

“没事,没事,那个……我能问一下她这是怎么了嘛?”

我小心翼翼的问到,唯恐一句话说错了惹得面前的老人眉间的愁绪更深。

“唉,都是作孽啊,这是我的女儿,她现在疯了,也就是现在说的神经病,一直在找一个叫做杨淼的女人,但是他平时没这么激动啊,今天也不知道只怎么了,对不起啊,闺女!”

那个老太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最后又自言自语的念叨了几句,正好我离老太太的距离很近,所以才听了个清楚。

我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

“没事,阿姨,我听你的口音不像是h市人,那你们为什么回来这里啊?”

听到我的问话,老太太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简直都可以夹死两只苍蝇了,苍老的脸上布满了忧愁。

“唉,听人家说这里有个医生看精神病看的比较好,所以我才会带着他来这里的,我们已经陪他看了许多地方了,可是都无济于事,但是我又不忍心把他扔进精神病院里,唉。”

老太太越说越难受,忍不住流出了泪来,边说边用袖子擦拭着眼泪。

听到老太太的话,我的神色也有些复杂,忍不住抬头看向了梨纱,梨纱在自己父亲的禁锢下,不停的挣扎着,眼睛死死的看着我的方向,嘴里不停的嘶吼着什么,我毫不怀疑如果没有他父亲的锢,梨纱会直接冲上来恨不得用牙齿咬死我。

看到梨纱的这个样子,我皱了皱眉头,搞不懂是什么事情把他变作了现在的样子,而且为什么是他的父母陪着他,高铭烁呢?

“那个,阿姨,实话和您说吧,我就是他口中的杨淼。”

我心中纠结了几分,还是决定将实话和梨纱的母亲说了,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更重要的是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梨纱回变成现在的样子,在我走之后的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你就是杨淼?!”

老太太正在擦拭眼泪的动作停了下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眼神中的炙热吓了我一跳。

突然,梨纱的妈妈冲着我向前走了一步,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我还以为这个老太太也会像梨纱一样冲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我一顿呢,所幸这个老太太只是向前走了一步就停了下来,面色复杂的看着我。

我被看到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老太太突然这是怎么了,我张了张嘴,正准备问出口,却被老太太的动作吓得什么事情都忘说了。

定定的站在我面前的老太太,突然“噗通”一声对着我跪下了,我吓了一跳,蹬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傲娇总裁请别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