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老公的老板睡了我 穷山沟的娘儿俩

“怎么了?你冷吗?”

“不冷”

韩可馨忽然觉得不对,这声音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她吓了一跳,家里明明没有别人,可他怎么好像听见了夜宇轩的声音?

她回过头,看到风尘仆仆的夜宇轩正站在他身后,手里还拎着行李,看着她。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刚刚还在想他,然后他一眨眼就出现了在了她的身后,这场景出现的太突然,就好像做梦一样,太意外了。

夜宇轩笑了笑:“怎么?看夜太太的样子,好像不太欢迎我?”

“不是你,你不是要一周后才能回来吗?”

“因为思念撩人,我控制不住自己,提前跑回来了。”

 韩可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心里有一种很开心的感觉,有一种叫做喜悦的心情在不断膨胀,虽然他并拼尽全力在抑制着这种心情,可他还是突破束缚悄悄爬上她的脸颊,扯动着他的嘴唇,以至于露出了一种想笑却不笑的僵硬表情。

夜宇轩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你怎么了?”

韩可馨瞪大眼睛看着他。

夜宇轩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就这么吓人吗?”

他捏了捏她的脸:“韩可馨,看到你这样,我忽然感觉提前回来是个错误。”

她眨了眨眼睛。

“可是怎么办呢?谁叫我这么想你。”

下一秒,夜宇轩紧紧抱住了她,感受着来自他身上的温暖,几天来接连不断工作,付出的辛苦都变得值得,没有什么比她在自己怀里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了,他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这样想着。

他闭着眼睛忽然觉得身侧有什么在动,是她缓缓抬起的手臂,然后轻轻覆在他的腰间,还有些不敢触碰。

这个举动让他欣喜,他干脆主动抓住了她的手,又一种毋庸置疑的力度帮她还环住了自己的腰。

“韩可馨,我很想你。”他的声音坚定有力,响在他的耳边。

如此近的距离,他的呼吸轻轻碰在她的耳朵上,带来一种酥痒的感觉,韩可欣感觉自己的心忽然不受控制的跳跳动起来,情感再也不受意志如同江河泛滥喷薄而出。

韩可馨不由自主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他都温度围绕在它的四周,鼻尖是主独属于她身上的气息,它仿佛忽然像是找到了家强烈的归属感笼罩着他。

“我也是……”

她的声音很少,夜宇轩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禁追问:“你说什么?”

韩可馨摇头不肯再重复。

“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夜宇轩抱着她,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她不肯看他。

“你不说我就一直这么抱着你!”夜宇轩好笑地看着他,感觉他就像一条脱了水的鱼,一只抗议着想要重新回归大海,不断在自己怀里扭动。

他不禁收起了自己的手臂,笑看着她。

韩可馨放弃抵抗,安静的靠在他怀里,眼睛看了他一下,又飞快躲开低声而清楚的说:“我也想你……”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