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禽兽父亲和他的女儿/去老师家补课内裤

我不希望你会把这些动物带到家里来,你是送人也好,卖了也好,总之不要让它们出现在家里就行了。”听见了程曦的肯定的答复之后,这个年轻人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哦……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听见眼前的这个青年人这么说,程曦脸上挂着敷衍的笑容,可是实际上心里早就想把自己的高跟鞋狠狠地拍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脸上,害怕猫狗对他们的毛发过敏的程曦见过的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可是这么喜欢摆架子的还真的只见过他,哪怕是季如琛,之前再怎么讨厌猫狗现在也很好的能和宠物店的动物们打成一片。

“幸好这一次我找了季如琛,要不然以后我的生活可就是一片黑暗了。”程曦暗地里拍了拍胸脯说到,对比之下,她突然发现季如琛原来是那么的可爱。

“其实你嫁到我家来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只需要你在家里能够做做家务,陪陪我母亲说说话就行了,最好就不要让我母亲做家务,这样的话,我想一切都会有的谈。”程曦面前的这个青年人似乎并没有发现程曦脸色的不对劲,依然在这里侃侃而谈。

“这特么到底是来相亲的还是来面试保姆的。”饶是以程曦的好脾气现在也坐不住了,要不是顾及到这是自家母亲介绍的相亲对象,恐怕程曦早就掀桌子走人了,不过程曦还是忍住了。“哼,让你先得瑟一会,等下我的狗头军师来了,看他怎么玩死你。”程曦心里恶意的揣测着。

就在此时,程曦的狗头军师就在咖啡店外面静静的观察着。

“该死的,这个季如琛为什么还没有什么反应,本小姐已经忍不住了啊。”听着眼前的这个李大公子在这里夸夸其谈,程曦现在恨不得直接把自己的高跟鞋拍在对方的脸上,可是程曦知道他现在不能这么做,无奈之下,她只能寄全部希望在季如琛身上,希望他能够靠谱点。

“嗯?看来小曦和这个青年人聊的很开啊。”季如琛在窗外看着程曦自言自语的说着,可是没多久他的手机就开始振动了,原来是程曦给季如琛发短信了。“姓季的,你要是再给我在旁边看戏,你今晚就跟金豆儿一起睡觉吧。”这是短信的内容,季如琛看完短信之后忍不住笑了。“呵呵,看来这个小丫头要扛不住了啊。”随后他摸了摸旁边金豆儿的头。“好了,金豆儿,不管我们平时怎么样,现在为了你的主人终身大事,你可就是我的伙计了。”

“汪汪……”听见季如琛这么说,金豆儿用它的头在季如琛的手上蹭了蹭,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共识,对于金豆儿这样成精的行为季如琛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程曦给出的专业解释是金豆儿本来就属于比较聪明的犬类,可以理解季如琛和程曦两个人的意思,对于这样的解释,季如琛也找不到什么蹊跷的地方,再加上金豆儿平时虽然是欺负他可是也不过分,就没追究。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禁止携带宠物进去的。”就在季如琛准备大摇大摆的走进咖啡厅的时候,正好在门口忙碌的侍者看见了季如琛身旁的金豆儿的时候立刻起身拦下了他。

“不好意思,它的妈妈在这里和朋友聚会,它在家里实在是太闹了所以我才带它来的,请你见谅。”说着季如琛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叠钞票也不管有多少都塞到了侍者的手里面,后者看到这么多钱悄悄的收下之后也就没说什么了,在这里,他们侍者收到'小费很正常,可是像季如琛这样一下子给这么多的还真的是很少见,也不怪季如琛会这么财大气粗,毕竟这些都是王博一救济他的,用季如琛的话来说反正这不是他的钱,不花白不花。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被远处的一个宅院的老人监视着。“呵呵,想不到我季老头的孙子居然有一天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也好,正好看看阿琛这个臭小子能出什么主意,还真的是很期待啊,只不过这个李家是什么人,我都没听说过啊。”季老爷子笑着说。

旁边的保镖就在旁边老家季老爷子自言自语,却没有说什么,他们知道季老爷子对季如琛宠爱有加,因此季如琛的任何事情他们做保镖的都不会过问,甚至还回去帮助季如琛。

季如琛自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被监视了,只见他牵着金豆儿走进了咖啡厅,随后就放开了绳子,任由金豆儿在咖啡厅里面乱跑,不过金豆儿也很乖,并没有在人多的地方窜来窜去,借着它敏锐的嗅觉,金豆儿很快就找到了程曦相亲所在的包厢的具体的位置。

“程小姐,我想我的条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其实我个人觉得我还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你能做到这几点,我们就可以试着处处看了。”这个姓李的青年人似乎对自己的感觉特别好,到现在依然没有发展程曦脸上表情的变化,依然在自顾自的说着所谓的要求。

“汪汪……汪……”就在和程曦相亲的那个年轻人还在大谈特谈的时候,金豆儿突然跑了过来,窜到程曦的身上把头放在程曦的怀里不停的蹭着,还在呜咽着,似乎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虽然程曦知道这是金豆儿在撒娇,不过现在金豆儿实在是太可爱了,让程曦是毫无抵抗力。所以程曦下意识的吧把金豆儿搂在怀里,顺便不断的用她的手揉着金豆儿的头。

“等等……程小姐,这个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的约会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这只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对狗毛过敏,我讨厌这些动物。”姓李的年轻人看见金豆儿突然跑了出来脸色瞬间就变了,话语里也充满了对程曦的责怪之意。

程曦看着姓李的年轻人并没有多说什么。“金豆儿是我的家人,我来相亲他来帮我看看有什么不对吗。”看见这个年轻人这副模样,程曦冷冷的说着,如果说之前程曦还能忍受他的废话的话,那么自从这个年轻人如此厌恶程曦的金豆儿的时候,他就已经上了程曦的黑名单。

“程小姐,我想你是有点问题吧,一只狗怎么可能成为家人呢?你要搞清楚,以后你的家人只有我和我们的父母,你是要嫁到我们家里的,你总不会是想要还把这只狗带到我家里去吧?我告诉你啊,这是不可能的,我爸妈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这个年轻人看着金豆儿一脸嫌弃的说到,丝毫没有在意程曦的面部表情。

“抱歉,李先生,我想我可能要失陪一下了。”程曦再也不想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处在同一频道了,甚至连理由都懒得找了直接就离开了包厢。

“看来这个家伙果然没这么简单,蓝山咖啡都能够品出来。”程曦自然是听到了季如琛的嘀咕声,听完之后程曦对季如琛的了解更深了一步。

“哎呦,我们的老板娘怎么出来了,怎么样,相亲进行的如何。”季如琛一脸坏笑着说道。

听见季如琛这么说程曦就气的不打一出来。“你还好意思说?说好了过来帮我的,结果你人呢?要不是金豆儿来帮我解围还不一定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嘿嘿,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奥特曼看过没,奥特曼都是最后出场的。”季如琛笑嘻嘻的说道。

跟踪程芝,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前些日子程芝让他监视季如琛和程曦,练就了一身本身,他不像上次那么光明正大的跟踪季如琛他们,而是有意识的躲藏。

程芝在出租车上和王子鸣打电话。

“子鸣,我等会就到了。”令人觉得巧合的是约定地点竟然还是金伯顿西餐厅,得亏她并不是那里的熟客,否则她也没有这个胆子过去约会。

“嗯,你路上小心点,唉,我都说过来接你,你还偏不要。”王子鸣温和的声音传过来,令她有些愧疚。

王子鸣真的是一个很干净的男生,在她的眼里。

“好了好了,我马上就过来了。”挂断后,程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看向车窗外一排排往后倒的树木。

时间慢慢过去了,终于来到金伯顿西餐厅,她下了车,给了司机钱,她并不知道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闫利军垂落在两边的手紧紧的握住,果真如他所料,她去见人了,还是去见王子鸣!

只见王子鸣抓住程芝的双手,开心的往西餐厅走去,闫利军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愤怒了,他狠狠的咬住牙齿,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程芝为此付出代价。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闫利军内心的怒火疯狂的燃烧着,他的心很痛很痛。

闫利军吐了一口唾沫,眼神冷冽的扫视四周,翻开手机,看到上面的照片,他忍不住笑出声。

好啊,程芝,我看你之后该怎么办?

“小芝,你怎么了?”王子鸣喊了一声正在发呆的程芝。

“啊?没怎么,子鸣,你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出来啊,我记得你现在还在做研究呢。”程芝

的脸上挂着笑容,让王子鸣觉得十分舒适。

“那我总不可能一直把你丢在外面吧,我今天提前忙完,特地赶过来见你的,看你的样子,我很开心。”

“子鸣,谢谢你。”程芝收回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她如此姿态,令王子鸣心疼到心坎里。

“傻瓜,你怎么就哭了呢,都怪我平时太忙碌了,都没有时间陪伴你,是我的错,我以后多抽点时间看你。”

“不是,不是,我只是太感动了,我知道的子鸣一直很喜欢做研究,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这个上面,我从未说你不对,就是因为我喜欢努力认真的你,现在你愿意牺牲研究的时间陪伴我,我突然觉得在你的心里,可能我更重要了呢,对不起,原谅我的小贪心。”程芝捂住脸,害羞的摇着头。

这么一说,可把王子鸣感动到了,他相信了眼前的女人是真心实意的爱着他,他低着头,揉了揉脸,十分愧疚的看向程芝“小芝,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自私,到现在你还在为我说话,我太自私了,小芝,再给我一点儿时间,等这个研究造成,论文发了之后,我就有很多时间陪伴你,我现在知道,陪伴我的爱人才是最重要的。”

“子鸣……”程芝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王子鸣“那你要说到做到哦,我不想失望呢。”

“当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王子鸣眯起眼睛,笑的像一只小熊,可爱极了。

程芝也跟着笑起来,只是这笑容有几分真就不可得知了,只不过程芝觉得很疑惑,她现在算是脚踩两只船吗?

“子鸣,送我回家吧,顺便来我家喝口茶,我爸爸妈妈很挂念你。”

“好的。”

来到车上,王子鸣习惯性的给她系好安全带,程芝莫名的觉得有些愧疚。

一路上,王子鸣都十分开心,这种开心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骗不了人的。

“到了。”王子鸣停下车,歪着头对程芝笑着说“到岳父岳母家咯。”他兴奋的下了车,打开程芝那边的车门,面对王子鸣过度兴奋的笑容,程芝却觉得有些尴尬。

两人并排走着,来到程家,程婉儿看到程芝和王子鸣,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有些傻眼。

“妈,你看子鸣今天来了呢。”程芝走了过来,挽起她的胳膊。

“岳……阿姨,对不起,我今天来的匆忙,没有带礼物,很抱歉,下次我一定补上。”王子鸣这才发现他忘记带礼物过来了。

“不,不,不用了,你人过来就行了,我真是太开心了,我都感觉好久没有见到你了。”程婉儿这才反应过来,她赶紧照顾他“来来来,你过来坐下,我给你们倒杯水。”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程婉儿摇摇头,去了厨房给他们倒了一杯水。

“都坐下。”程婉儿再次说道。

“好了,子鸣,妈妈都说坐下了,你就坐下吧。”程芝拉着王子鸣的胳膊坐在程婉儿的对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