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那一夜我没有拒绝妈妈_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媚媚

“二哥!”见到几人抬步而来,紫衣男子立马像小孩子邀功一样的得意洋洋的向那人跑去!

“哇,梅君寒,你们几个太不讲道义了吧,看着人家被欺负,也不帮忙!还是不是朋友啊!”许远之似乎很是不满的环着胸,横了一眼梅君寒几人。

梅君寒几人不约而同的抖了抖身体,恶寒的瞪了许远之一眼,表示很不想理他!

许远之也不恼,依旧笑嘻嘻的诞着脸跑到九歌面前,“不好意思,让姑娘受惊了!”

九歌饶有趣味的看了许远之一眼,大大的凤眸微微弯着,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豪迈的打招呼:“你好,我叫九歌。”

“!”在见到九歌那个笑的一瞬间,许远之再次呆住了,他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嗡鸣,浑身火热,面红耳赤,整个人都飘飘然了!

这次连不以为意的紫衣男子也呆愣住了,他不得不承认,眼前少女当真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了,她的美不落凡尘,如灵如仙,尤其是轻轻一笑,只让人觉得清风拂面,春暖花开……世间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只剩下那一抹笑容。

看着眼前少女,梅君寒不由得感到熟悉,这般纯净轻灵的笑容似乎在哪里见过,那笑就恍若梅开枝头,悄然绽放!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依旧记得,与她初见之时的光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当众人回过神来时,哪里还有九歌的身影。

此时的京城街道之上,九歌依旧骑着白马,不同的是头上带了一个白色斗笠,将整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只是即便如此,给人的感觉依旧仙气十足!足足赚了满街的回头率。

九歌并没有回柱国将军府,而是一路问到了丞相府。

“何人在此徘徊,你可知这是丞相府邸,还不速速离去!”门卫见到九歌在门前徘徊,便出声质问。

“我是夏侯苗的妹妹,烦请两位大哥代为通传!”九歌从马上一跃而下,上前抱拳谦和有礼的道!

“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直呼少夫人名讳!”

“都说了,我是夏侯苗的妹妹了,你傻啊!”九歌蹙眉,她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吧,这宰相府也不穷啊,怎么找两个智商如此捉急的人来看门啊!

“你,你好大的胆子!”说话的门卫一时词穷,瞪着九歌,直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们,谁给我通报,这锭金子就是谁的了!”九歌从腰间摸出一锭金子,举在两人面前,黄灿灿的金子散着耀眼的光芒,差点没闪花了两个门卫的眼!“怎么样?”

“是是是,姑娘您稍等,小的这就给您通报去!”另一位门卫一见到金子,立马狗腿的连声称是,反身跑进门去!

“哎~杨二你、你、你太不地道了吧,哎~等等我,我也去!”

钱啊,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没过多会,门卫便领着人过来了。

夏侯苗身着一身藕粉色锦衣长裙,端的是娇艳万分,她一听是妹妹来了,慌慌张张跑出门来,甚是焦急!

入目一道白色清丽身影,一身简单白衣,却秀发如墨,眉目如画,身姿清越,如仙如幻。

她看着她的水眸剔透清亮,入骨相思,旖旎风光当真醉人万分。

“九歌儿~”夏侯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槛绊倒,声音中深情似海,叫化了九歌一颗少女心!

梅君严急速上前一步,扶住夏侯苗,将人揽进怀里,“苗儿,你不小的人了,怎的还是如此毛躁!”

“姐姐!”九歌亦是瞪了她一眼,转身向梅君严一个抱拳,恭敬道,“见过姐夫!”

“九歌不必多礼!”

“九歌儿,真的是你吗?九歌儿~”夏侯苗激动的拉过九歌,紧紧抱着,一年不见,她越来越漂亮了!

“姐姐!”九歌扑入夏侯苗怀中,撒娇,“姐姐,人家好想你哦!”

“臭丫头,哼,想我不会来看我啊?臭丫头!连你姐我成亲都不来,太没良心了!”夏侯苗气恼的敲着九歌的脑袋,一边臭骂,一边仔仔细细看个清楚!

九歌嬉笑,“姐姐!别打人家头啦,很痛的!”

“哼,痛啊,你活该!”夏侯苗一边嘴上毫不留情,一边眼露担忧的轻抚着九歌的脑袋,看看是不是真的打重了!

“嘻嘻,姐姐!”

“大哥,大嫂!”

“大哥,大嫂,怎么,都站在门外?”两年轻男子从远处走过来,其中一位五官深邃立体,轮廓分明,一身蓝色暗纹锦衣,手拿一柄折扇。端的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另一位,长相与之前男子有着几分相似,却少了几分稳重,多了些机灵。

“这位是……”

“二弟、三弟,这位是九歌,苗儿的妹妹,你们小时候见过的!”夏侯苗牵着九歌的手,领着她转过身去,做着介绍,殊不知,这正是他二人寻了一路的人儿!

“是你!”

“是你!”

兄弟俩几乎是脱口而出,语气中皆带着一丝欣喜。

“你们认识!”梅君严好奇,他没有记错的话,九歌自从十年前上山学医,时至今日方才归来,他们如何相识。

“你真的叫九歌,好巧,又见面了!不是,不是,九歌姑娘,我、在下梅君杰……”梅君杰迫不及待的凑上来,做着自我介绍,只是舌头打结,语言凌乱,不能自己。

“三弟,不得无礼!”梅君严明显看见自家三弟看着九歌的眼神满含深意,他自是高兴,若是他俩能够喜结连理,岂不是亲上加亲!

梅君杰难得的红了脸,窘迫万分的挠了挠脑袋,好不容易沉住了气。“九歌姑娘,你是大嫂的妹妹?难道就是那个四岁能文,五岁成诗的小神童九歌儿?”

“啊!我小时候就那么有名啦!”九歌笑的得意,几乎乐的找不到边了。

“是呀!刚才无礼之处,还请九歌妹妹海涵!”

“杰哥哥无需如此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九歌吞了吞舌头,俏皮一笑,再次狠狠的惊艳了一群人。

“大哥,大嫂,不如进去再说!”梅君寒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看着九歌的眼神带着一丝探究与不满。

“正是!”

众人簇拥着九歌向府内走去,徒留下看九歌入了迷的两位门卫大哥,以及……心跳如雷鼓,仿佛喝了香蜜甜到心里去的梅君杰,那一声杰哥哥,真真叫的他心尖尖都抖了起来,整个人都酥了。

“九歌儿,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爹和娘曾近去找过你,没找到,可把我们担心死了!”见到九歌那绝美如初却有些削瘦的容颜,夏侯苗又开始唠叨起来了。

九歌颇为深意的看着夏侯苗的肚子两眼,嘻嘻笑道:“姐姐怀了宝宝就是不一样了哦,怎么看都充满着母性光辉呢!”

“那可不!嘿!”夏侯苗得意洋洋的仰着头,挺着还不显怀的小肚子,显摆道。

半晌才反应过来。

“哎~不对!你咋知道呢?”夏侯苗挠着头,疑惑不解,话说她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啊,这小丫头消息那么灵通?

“嘻嘻”九歌神秘一笑,万分得意的道:“你不是问我这些年在哪里去了吗?不就是跟着师傅上山学医了吗?”

“难怪!”夏侯苗点头,接着又横眉怒目的指责起九歌来,“哼,就算学医,也不至于十年不回家吧!”

“哇,孕妇好可怕,翻脸比翻书还快!”九歌笑嘻嘻的吐着舌头,假装害怕的躲到梅君寒身后去。

夏侯苗一跺脚,一掐腰,瞪着大大的杏眼,直指九歌鼻头,数落,“嘿,你这丫头,找打是不是,怎么一年不见,还是这样没大没小的!”

“哇,一年不见,姐姐你还是那么暴力哦!小心姐夫不要你了!”九歌一边夸张的大叫着,一边慢慢的向门外挪去。

“臭丫头,你真的找揍啊!”

夏侯苗这下被气的不轻,一跺脚臭骂着就要追出去,结果没走两步被梅君严拥入怀里,宠溺的道,“你呀,也不小了,怎的还像个孩子似的!”

“哼!”夏侯苗只是娇嗔一声,眼睛弯成小月牙,很是甜蜜的嘻嘻笑开了。她心里很明白,九歌只是不想她在孕期优思过重,所以才这样逗她,调解她的情绪。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