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床上做爱故事,啪啪操逼小说

仆人不仆人的无所谓, 天蝎同志你这模样是怎么回事!

谢汐定定地看着他,许久才回过神来了。

天蝎这模样他倒是不怕,只是觉得有些疼――这混蛋对自己下手就不能轻点嘛!

谢汐试着动了下, 熟悉的黑雾升起,像荆棘般裹住了天蝎斜。

天蝎的紫色长发晃了下, 瞳孔也微微缩了缩, 可除此之外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谢汐有过照顾天秤斜的经验,自然知道这滋味很不好受。

可再怎么不好受, 和一半身体沦为白骨相比, 都可以称之为舒服了!

黑雾散去后,天蝎斜手腕处的黑蔷薇归于平静,与此同时他那半边身体也长出了新的血肉。

这画面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可当白皙的肌肤覆盖了血肉,一个完整的男人站在漆黑的天地间时,又让人禁不住倒吸口气。

他生得太好看,深紫色的发趋向于黑色, 修长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睛, 他径直看着前方, 嘴角有着若有似无的弧度,好像在笑, 又好像是将要宣布死亡的降临。

谢汐看得怔愣,他体会到了一种冰冷的温柔。

是的……

很冷,冷得发抖,却又诡异得温柔着。

天蝎又向他鞠了一躬:“感谢您……”

悠长的嗓音落下, 他背后出现了一把散着黑雾的镰刀。

镰刀的刀柄至少有两米,弯钩处弧度更大,那尖锐的刀锋像寒冬腊月时初一的月牙,渗透着清冷的光辉。

只见天蝎伸直胳膊,冷白色的手指握住了刀柄。

黑雾轻轻晃了下,像是被拨乱的水纹。很快,镰刀动了,几乎是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天蝎将它挥向地面!

撕咬着、攀爬着、嚎叫着的尸鬼瞬间化作了一缕缕青烟。

谢汐这要是有身体,一准得瞪大眼。

好强!

天蝎这和天秤不太一样啊……

天秤像是从一级开始练起的新手,天蝎怎么出场就是满级大招?

接下来谢汐见到了无比帅气的一幕。

手握巨大镰刀的天蝎,犹如从天而降的死神,将天地间一切生灵尽数抹杀。

尸鬼消失了,天地间只站着紫发紫瞳的妖异男人。

谢汐眼尖地看到化成灰的尸鬼成了一缕缕黑雾,向着天蝎手腕处的黑色蔷薇花涌去。

谢汐心思一动……

看来不只是人类的鲜血,这些尸鬼也可以?

天蝎这一波可是杀了不少,几乎将方圆数百里的“活物”都给一镰刀蒸发了。

黑雾流动了至少半小时,足以见得这儿之前有多少尸鬼。

收集了这么多“能量”,谢汐体会到了充盈的感觉,他像之前那样操纵黑雾,幻化出了自己的身体。

他脚踏实地时,心里嘀咕着:怎么看不到天蝎的经历?

难道每个斜都不一样?

谢汐只见到了这么两个斜,也不好盲目总结经验。

他依旧……或者该说是必须没穿衣服。

黑色斗篷下的自己光溜溜的,正常人都会觉得别别扭扭,而如今谢汐……

行吧,近墨者黑,他大概早就不正常了!

谢汐因为不了解天蝎的情况,没敢贸然开口,只高深莫测地看着他。

少说少错,不说不错,这条铁律适应于大多场合。

天蝎看到他时,眼中竟没有丝毫意外,他单膝跪下,他恭声道:“很抱歉惊动了您,您忠诚的仆人肯定您降下惩罚。”

谢汐:“???”这话里有话啊!

天蝎一动不动地半跪着,长发滑过他的耳畔,遮住了他半边面庞,而那柄巨大的镰刀就悬浮在他背后,两米多高的重器,像张开的黑色羽翼。

谢汐顿了下说道:“没什么。”

天蝎撑地的手极轻的颤了下,低声道:“感谢您的宽恕。”

谢汐隐约觉得似乎糊弄过去了,继续道:“起来吧。”

天蝎站起来身体,他比谢汐还高,但眼睫垂着,不与他对视。

只听天蝎道:“主人,您要回圣殿吗?”

圣殿?

谢汐怎么觉得自己在天蝎这的画风和天秤不一样?

难道天秤不是第一个召唤他的?

天蝎早就召唤过他了?

谢汐斟酌着该怎么回答。

圣殿听起来像自己这邪神的大本营,回去看看肯定会有所收获。

但是……谢汐还惦记着天秤呢,那家伙还在被围殴,万一死了怎么办?

谢汐道:“还有点事。”

天蝎立刻道:“愿为您效劳。”

谢汐犹豫了一下。

以天蝎这战斗力,肯定能轻而易举搞死那大魔导师。

可是要怎么带天蝎过去?

天秤在法尔国,天蝎这……鬼知道他是在个什么破地方。

谢汐忽地想到――传送门!

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里是有这种东西存在的。

之前在天秤斜的回忆中,他见到过龙族的传送门。

只要见到过,理论上谢汐就能用素描笔画出来。

试试吧!

自己好歹是个半吊子神,总不至于连这点能耐都没有。

谢汐的手指在空中虚画……

这画面其实非常好看,毕竟其他人看不到素描笔和神鉴,看到的只有他漂亮的手指和轻微晃动的弧度。

在这个世界里,大型魔法不仅需要法杖来加持力量,更需要漫长的吟唱和准备时间。

但谢汐却只是在空中虚画,不需要昂贵的法杖,更不需要吟唱,实在是非常可怕的力量。

站在他身旁的天蝎,眼底闪过一抹狂热。

成了!

谢汐面上不变,心里却是开心的。

他设定了传送门的位置,如果不成功,神鉴是不会把它给创造出来的。

所以只要穿过这扇门,就能回到天秤斜身边。不仅他自个儿回去了,还带了个强大的帮手。

小黑龙,等着!

谢汐径直走向传送门,对身旁的天蝎说:“跟我来。”

天蝎应声道:“是。”

他们一起穿过传送门,走出来时已经离开了那灰暗的死地,来到了一片空茫的原野上。

谢汐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这没错了!

就在这时,一道龙卷风式的水柱猛冲而来,其中闪烁着尖锐的冰箭,这铺天盖地的架势,根本躲无可躲。

谢汐哪反应得过来?整个被吓愣住。

忽然间,黑色镰刀劈开了水柱,那些冰箭像撞在钢铁上的空心玻璃球,成了一地晶莹的碎渣。

谢汐回神,看到的是以美丽的弧度落下的深紫长发。

谢汐轻吁口气,是了,不用他动手。

天蝎果然战力非凡,他轻而易举就击溃了人族魔导师的法术。

谢汐面无表情道:“杀了他们。”

天蝎应道:“谨遵您的命令。”

随着他话音落下,握紧镰刀的手猛一用力,只见一阵黑雾乍起,天地都为之变色。

谢汐终于看明白了战况。

他被天蝎召唤后,时间的确相对静止了。

不过应该仅限于他在黑暗空间时的静止,等他再度出现在天蝎面前时,这边的时间也流动了。

天秤中了埋伏,身体受了重伤,已经是鲜血淋漓。

毫无疑问,如果谢汐再晚来一步,那道水柱落到天秤斜身上,这头黑龙就一命呜呼了!

谢汐一阵后怕,忍住了没去靠近血淋淋的天秤斜。

船踩多了,经验太足。

谢汐现在还指望天蝎清扫战场,可不敢让他分心。

这已经是一边倒的局势。

大魔导师是有后援的,他们准备充分,法阵都提前布好了,本以为此举定能剿灭黑龙,谁成想竟半道又冒出两人,战局顿时逆转。

起初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当其中一个人族被天蝎的镰刀击中变成尸鬼后……

有人惊叫出声:“是巫妖……那个男人是不死族!”

天蝎薄唇微扬,他握紧镰刀,锋芒所过之处,鲜血漫天,惨叫连连。

那大魔导师一脸死灰:“巫妖……厄运之子……灾难……”

他话没说完,喉咙已经被镰刀刺穿。

大魔导师的身体迅速枯萎,像所有魔力都被吸干了一般,他没有变成尸鬼,而是成了像干树枝一般的存在。

与此同时,谢汐感觉自己的身体更真实了一些。

――是天蝎在向他献上供品。

谢汐:“……”

真不适应自己这超级大反派的身份啊!

所有围攻天秤斜的人都死在了天蝎的镰刀下。

紫发男人毫发无伤,收起镰刀后半跪在谢汐面前:“幸不辱命。”

谢汐能咋地,只能假装自己很牛掰:“做得很好。”

他伸手,本意是想让他起来――当皇帝当多了,有点后遗症。

谁知天蝎怔了下,接着他起身,竟姿态专注地捧着谢汐的手,在他手背上吻了下:“感谢您。”

冰凉的唇,没有丝毫温度,像雪花落在肌肤上一般,冷却温柔。

谢汐愣了下:本能告诉他,这不太对。

虽说这种背景下有吻手礼一说,但总觉得天蝎的这个吻没那么简单。

别怪谢汐想得多,谁有他那丰富的“情史”,都会疯狂脑补的!

“咳……”身后传来了痛苦的咳嗽声。

谢汐赶紧看向天秤斜。

黑发青年身负重伤,黑色的衣服整个湿透,顺着手背留下的是鲜红的血液。

谢汐眉心紧拧着。

天秤斜想要开口,但他似乎连喉咙都受伤了,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完整的音节。

天蝎走了过来,眼角瞥到了他手腕处的黑色蔷薇花。

他眼眸轻闪了下,向谢汐行礼道:“主人,他既已是您的信徒,是否要带回圣殿治疗。”

谢汐很怕天秤流血把自己给流死,但声音上得冷漠稳重:“带上吧。”

这次不用谢汐画传送门了。

天蝎恭声道:“是。”

话音落他用镰刀在虚空一画,黑色的门凭空出现。

谢汐没去扶天秤斜,他径直向前,走进了黑色的传送门。

圣殿?

看来能摸清更多情况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