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口交超爽内射,陈佩斯现在年收入

海风凄厉地挂着,不过还好,为了隐藏身份,高仓沙希穿的非常厚重,所以一点都不冷。

嘿嘿嘿。

她有点无聊地坐在甲板边上,打量着下层正在讨论问题的外国小哥和广津柳浪。

以及港口黑手党的其他成员。

还别说。

干这一行的颜值都还挺高。

高仓沙希自己的彭格列这边就不说了。云雀恭弥,山本武,狱寺隼人,每一个都是池面。

就连十代目沢田纲吉,稍微捯饬捯饬只看脸也能算个池面。

至于港口黑手党那边,首领森鸥外,虽然是个人渣大变态,但看脸还是能算个衣冠禽兽的。

几个干部,高仓沙希目前只见过中原中也,非常帅!

今天来了这里的人,广津柳浪,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也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英式老帅哥。

头发脱色的小哥,高仓沙希刚刚听员工介绍这是港口黑手党游击队的队长芥川龙之介,也长得还不错。

还有几个看着挺年轻的港口黑手党成员,看脸也都挺养眼的。

“彭格列门外顾问。”

高仓沙希抬头,看见中原中也递给她一杯酒。

她摇头拒绝了,中原中也也不恼怒,自己喝了一看。

中原中也顺势在高仓沙希边上坐下,也往下面谈判的场地看了看。

“我代表首领向彭格列道歉。”

高仓沙希听见中原中也说。

她摇了摇头:“算了,没关系。”

中原中也本来想解释的话一下子说不出来了。

刚才是广津老爷子暗示他来跟这个蒙面的“彭格列门外顾问”交涉的。

他准备了一大段话用于安抚这个看起来很不好对付的“门外顾问”,但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

他一时想不到说什么了。

其实他对这个看不见脸的门外顾问有一点好气,还有一点高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的好感度。

只有一点点。源于他们差不多的身高。

气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高仓沙希主动打破了沉默。

“听说你们首领森鸥外是【哔——】?”

“嗯?”中原中也对那个被消音了的字眼感到好奇。

“就是恋,童,癖。”高仓沙希有一点八卦。

今天那个小女孩不像八卦里说的跟绷带怪人太宰私奔殉情了,所以她对流言的另一部分也产生了怀疑。

“手里只是喜欢幼,女,不是恋,童,癖...”今天也是感动横滨的港口黑手党好干部中原中也努力为森鸥外辩解。

然而说到一半,他自己都觉得森鸥外十分无耻,无药可救了。

就算是在黑手党里面,喜欢小女孩也是不能被容忍的。

尤其是日本黑帮特别讲道义。

高仓沙希在面具底下翻了个白眼。

“你知道森鸥外为什么没来吗?”高仓沙希问。

中原中也摇头,他刚刚才从北海道赶回来。

本来按照计划,应该是森鸥外亲自出席这次谈判的,中原中也只是应该作为他的保镖出场。然而发生了某件他至今还不知道的意外事件,他不得不顶上了。

“他进局子了。”高仓沙希带着一点笑意。

她看见下面的谈判似乎陷入了僵持,外国小哥和广津柳浪的脸色都不太好,她站了起来,跳下去了。

“什么?”中原中也也跳了下去。

高仓沙希却没有再和他说话。

她已经了解这次谈判的真相了。

从广津柳浪因为森鸥外没有来而主动拖慢谈判进程开始。

最开始广津柳浪一来就暗示芥川龙之介找高仓沙希的麻烦,但他找麻烦的点不是什么很重要的地方,而且他很快又放弃了。

之后他和彭格列方面进行谈判,很明显没有努力。

高仓沙希的个性是安抚情绪,她也能大体感觉到其他人的情绪。

并不能察觉的特别详细,但至少一个人是放松的还是紧张,是高兴还是愤怒,至少这个她还是能察觉到的。

她一直在观察着底下谈判的现场,几次感觉到陷入僵持。然而广津柳浪的情绪一直是很稳定的,就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把握之中。

其实从最开始。里包恩老师派她来充场面的时候,她就已经产生了怀疑。

她自己只是候补门外顾问,连彭格列首领都没有见过的那种,只是因为和十代目沢田纲吉关系好,就被突然任命为门外顾问,这未免有些太儿戏了。

任命为门外顾问还好。毕竟从里包恩的话里,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异能是多么的稀有。

但刚一被任命为门外顾问,就被为以重任来跟另一个一个组织进行谈判,就算只是名义上的负责人,也太过草率了。

刚刚在车上读完港口黑手党的所有资料以后,她已经明白了真相。

“港口黑手党没有谈判的诚意就算了。”高仓沙希站在两拨人中间靠近彭格列的地方。

“这次谈判到此为止。”

她给了广津柳浪一个冷酷的眼神。

“不...我们很希望谈判成功。”广津柳浪对高仓沙希的态度倒是很热切。

“森鸥外的小算盘我已经看清了。”她面具上猫头鹰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广津柳浪。

“我此行代表彭格列唯一正统继承人,彭格列未来的十代目。”高仓沙希在“正统”两个字上咬得很重。

“港口黑手党的诚意?希望下次能看见森鸥外首领本人亲自来。”高仓沙希转身,冷冷地盯了外国小哥一眼。

“带上证明亲自来。”

外国小哥不自觉一抖,下意识发动个性,打开了通往沢田家的传送门。

高仓沙希没有再给这些人眼神,目不斜视地穿过传送门离开。

里包恩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面端着小茶壶泡茶。

他给高仓沙希倒了一杯。

高仓沙希接过来,温度刚好。

“里包恩老师,我明白了!”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事前高仓沙希了解到,这次谈判主要是关于修改彭格列和港口黑手党的合作条约。

这个条约是十年一签的,上一次签署的时候还是港口黑手党的前任首领。

这一次港口黑手党希望对条约进行不是很重要的少量修改。

但对于彭格列的意大利总部拒绝修改,只希望按照原条约让港口黑手党补个签名。

就这样谈判僵持了下来。已经推拖了一两个月了。

于是高仓沙希作为门外顾问去充场面了。以防谈判的人等级太低压不住。

然而对于这样不重要的条约,为什么港口黑手党要修改呢?

因为他们换了首领。

并且根据高仓沙希看见的资料,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的上位合法性存疑。

原本作为港口黑手党首领的私人医生的他在首领死后居然成为了首领,为他作证的还据说是另一位前干部太宰治。

然而太宰治前两年就判出港口黑手党了,现在在被港口黑手党通缉中。

说森鸥外的上位里面没有猫腻,鬼都不信。

日本黑道的其它组织自然也不信。

因此港口黑手党在日本黑道中一直饱受质疑。很多组织反对他们。以为自己的“好兄弟”前任首领打抱不平为理由企图推翻森鸥外的统治。

森鸥外企图修改条约的目的就在于这个。

如果作为世界黑手党最大的家族之一的彭格列承认了新首领森鸥外的修改请求,那么就等同于彭格列承认了森鸥外的合法继承地位。

更何况这次被派去的是高仓沙希。

她可是“唯一正统继承人”的门外顾问。

要是在她负责的情况下“不合法”的继承人森鸥外被承认了,你们沢田纲吉的位置就危险了。

要是有人想以不合法的身份成为彭格列的首领,被彭格列承认,还是被十代目的门外顾问承认。

这可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所以想要妥协同意修约的外国小哥有问题。

想要这次失败的广津柳浪也有问题。

广津柳浪多半是想拖到下次森鸥外亲自来谈判,这样就更意味着森鸥外被彭格列认可了。

广津柳浪一开始让芥川龙之介激怒高仓沙希,但又很快收手,显然是不希望得罪她。

或者说不希望的罪“彭格列十代门外顾问”这个身份。

他是希望高仓沙希作为“彭格列唯一正统继承人十代目的门外顾问”亲自和森鸥外见面并达成谈判结果的。

这样最能有效证明彭格列认可了港口黑手党新首领的正统地位。

外国小哥则多半是某个对彭格列首领的位置有企图的人的手下。

“基本上都对了。”里包恩喝一口茶。

“但你还忽略了一点。”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