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车上干两个初中生-接受主人的穿环调教

怪异的男人低沉开了口:“他们就是为你选择的夫婿候选人,你喜欢哪一位?”

托着腮,我眨了眨眼,“我听说当年娘是爱上了爹爹才嫁爹爹的,至少得有一个人也爱上我先,我再嫁吧?”这应该是婚姻的基本条件,我可以不爱我的丈夫,因为爹爹也不爱娘。

……恩,如果按照继承的因素来说,等待将来我有了孩子,我也会不喜欢我的孩子?……有点恶姓循环的味道……算了,弯起唇角的弧度,我慢吞吞道:“开玩笑的,爹爹为我选的人定皆是人中龙凤,哪一位肯定都出类拔萃,你们随便看看哪个想娶我的,就是他了。”

一番话后,厅堂内又是寂静一片,我把问题丢还给他们,继续思考我自己的烦恼和困惑,到底是为什么不高兴呢?

很快的,丈夫候选人选了出来,决定年底就举行婚礼。

“遥儿。”年轻的男人靠得我很近的唤着。

我仰头看着高瘦的他,看不清面容的让我没有感觉。

他低着头看了我好一会儿,俯下头轻吻上我的唇。

我眨巴着眼,在尝到苦涩的味道时,一把推开了他,“请等等。”味道不对。

他错愕的被我推开了一大步,“遥儿?”

过于年轻的声线也不对,不是我想要听到的,我想听到什么,又想要什么样的味道?疑惑的皱起眉,我思索。

他突然弯下了腰,捣住腰腹。

我诧异的掀眼看他突兀的动作,才发现自己好像不知觉中把毒给加在了手中送出去……算不算谋杀亲夫?连忙把解药递给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呃,抱歉,我忘了。”

他吞了药,扶着一边的椅子坐下,才虚弱的笑了,“你不喜欢我,是不是?”

呼吸突然一窒,我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在说什么?

“你心里有其他人对吧?”他的语调很平静,“谷主并不希望你嫁给他,所以才挑选了我做你的夫婿是么?”

慢慢的抬手摸住了唇,仿佛回忆起那绚丽梦境里温柔的亲吻,鼻端又是那特殊的淡淡药草味道,强大的温暖,低沉浑厚的叹息……老天,我竟然喜欢上了爹爹?

心轰然而乱,又蓦然清明。我惊讶又恍然的笑了,连连摇头,怎么会?以前的失落是因为爹爹的忽视,后来的开怀是因为梦境的虚幻,现在的茫然和不快是因为自己将属于他人,一切又是因为爹爹。

我的人生似乎永远都离不开爹爹啊。

嘲弄的笑着掀起眼,“没的事,只是我还不习惯。”

他倒很冷静,“你知道么,你很美,在你回忆到什么而笑的时候,你美得惊人,就像个陷入情网的小女人。”

“又如何?”我讽刺的笑了,“我会是你的妻子。”

有些觉得疲倦和可笑,爹爹,爹爹,纠缠了一辈子都无法解脱的我,心甘情愿被束缚的我,他不觉得厌倦,我都认为自己傻了,渴望父爱竟然变成了喜爱,怎么会这样?

心思是在什么时候起的微妙变化呢?

父爱是绝对得不到的,喜爱更是别再奢求,我决心放弃。

所以很安心的任我未来的丈夫陪伴,尽管神智越来越不听使唤的游走,可最终还是强制自己将心思集中在了他身上。

至少我的头发是为他挽起,至少我的身体是呆在了他的身边。

只是在每每走神的时候,发现心思被禁锢的几乎痛苦了。

喜欢上了不能喜欢的人,爱上了永远得不到的人,是我倒霉还是上天开的玩笑?格外的眷恋起那唯一一次的荒唐梦境,爹爹的亲吻,爹爹的手掌,爹爹的气息,爹爹的嗓音,那时候我幸福得要醉去。

梦,果然都是假的。

视力越来越差了,心知肚明那是心理的因素,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厌恶而潜意识的不想再用双眼去观望,所以再也看不清任何人的面孔,看不清世界的五彩斑斓,看不清一切又一切的真相事实。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