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总裁大人太大了疼出去,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第二天唐景宵再去敲A的时候,A姐姐的态度已经冷酷地仿佛对待敌人般的秋风扫落叶。

今宵酒醒:【小姐姐,我……】

筹备组A:【歌录好了?】

今宵酒醒:【……】

今宵酒醒:【还、还没有。】

对面冷漠了几秒,半分钟后聊天弹窗一闪,唐景宵连忙点进去看。

筹备组A:【呵。】

唐景宵:“……”

唐景宵战战兢兢,时刻觉得对面的A似乎分分钟想拿刀砍了他。

今宵酒醒:【昨天……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对面又是一阵沉寂,半分钟后弹窗一闪,对方又发来一个【呵】字。

唐景宵:“……”

唐景宵语气卑微。

今宵酒醒:【你别生气了,昨天真的是个意外……】

筹备组A:【呵。】

筹备组A:【你昨天玩得很开心嘛。】

筹备组A:【我今天去看你的某站号,粉丝数目已经破四位数了,恭喜啊。】

筹备组A:【哦,对了,还有你和静水的CPtag数也破万了,恭喜啊。】

筹备组A:【需要我包红包吗?】

今宵酒醒:【……】

唐景宵无语凝噎。

然而A姐姐的怒气显然还没消完。

没有等唐景宵回话,弹窗一闪,对方发了几张截图过来。

唐景宵看了一眼,发现是某站上的CP排行榜。

截图上面“水酒”和“酒水”几个字灼瞎了人眼。

今宵酒醒:【……】

唐景宵战战兢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哄,只能小心翼翼地表示自己会好好录歌的,保证把《江山挽袖》这首歌正正常常地录出来。

A语气冷漠,态度敷衍,嗯嗯啊哦地表示知道了,那你好好加油。

A下了线。

唐景宵:“……”

我真的觉得我也很无辜.jpg。

我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后果.jpg。

我真的只是稍微骚了一下.jpg。

唐景宵心情郁卒,尝试着跟225说话。

但225昨天之后对他的态度和A一样,都在一脸冷漠地扫落叶。

唐景宵被扫得满脸尘土,没办法,只好打开了录歌软件,正正经经地把《江山挽袖》给录了。

现在的科技发达,像这种合唱曲目其实并不需要唱见一同录制,每个唱见只需要录好自己的那部分,然后交给混音和后期组就可以了。

《江山挽袖》这种同人歌对于唐景宵来说难度实在不大,但因为之前惹了A生气,唐景宵硬是用了三天的时间兢兢业业地把这首歌录了一遍。

他唱自己的出道曲的时候都没那么认真。

见A收了录音,过了五分钟之后给他回了个“可以”的表情,唐景宵总算松了口气。

又认真地跟A道了歉,唐景宵飞快地下了线。

说好的七天假期,已经用掉了三天。

接下来的时候唐景宵也仍旧没法休息。

经纪人陈姐昨天给唐景宵打了个电话,说是如果唐景宵方便的话,就今天接他去新剧的剧组试一下戏,顺便定个妆。

这种事情,唐景宵自然不能说自己没空,便定了今天中午11点陈姐来家里接他。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唐景宵收拾了一下,便拿着手机钥匙出了门。

陈姐一向很准时,11点刚到,车便准时地停在了唐景宵的面前。

陈姐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性,这个年纪在圈子里来说略有些年轻了。

但陈姐手腕强大、水准过硬,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同时又兼顾耐心细致,行为办事丝毫不会逊色于其他比她年长许多的经纪人。

见唐景宵上了车,陈姐将手中的一沓资料递给唐景宵:“午饭吃了吗?”

唐景宵看了一眼,见是最新更改后的剧本,便打开看了起来:“吃了。”

陈姐:“今天就是去试个戏、定个妆,你不用紧张。盛皇自己投资的戏,明摆着就是为了捧你和苏遥的,不会为难你。”

唐景宵点头:“我知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部毕竟是唐景宵的第一部戏,陈姐嘴里说着不用紧张,自己却是显然有些担心,一路上难得多话地絮叨了一路,不外乎都是些关于让唐景宵放松心态、尽力就好、当然也不能太随意应付、毕竟这还是部大制作,紧张地像是个初次送儿子上考场的家长。

唐景宵哭笑不得,只得反过来安慰了陈姐几句。

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陈姐吸了口气,拉着唐景宵一起下了车。

唐景宵即将要拍摄的这部古装电视剧名字叫做《生死棋》,听名字就知道,这是部武侠剧。

《生死棋》的主角将由苏遥饰演。

苏遥在戏中的名字名叫方少棋,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武林新秀,其出生的方家在武林中亦是毫无存在感。

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事实上,在百年余前,方家曾是在武林中叱咤风云的武学世家,家族中各种人才辈出,曾一度垄断了武林命脉。

方少棋的祖辈给方少棋留下了一件武器,这件武器便是“生死棋”。

传闻生死棋一入江湖,便可掀起江湖中腥风血雨;掌生死棋者,可定武林胜负大势;得生死棋者,可得天下。

方少眠初时并不知其中奥秘,直到他渐渐发现自从自己入了江湖,便被接二连三地卷入了各项事件、各方势力争斗,才明白了生死棋盘上那“落子定局”四字的含义。

只可惜当时的他已经深入斗争旋涡中心,无法再轻易脱身。

这部剧从导演到编剧再到服化道老师,都是圈中有名的大手。

可以想象这部剧问世之后,收视率必定不会低。

唐景宵到现场的时候,导演已经在等着了。

见到唐景宵过来,导演二话不说,直接把唐景宵拉近了化妆间,化妆师早已经等在那里。

显然已经等了一会。

唐景宵也不多话,十分顺从地跟着化妆师去换衣服、上妆。

唐景宵在剧里的角色名叫容子妄,是武林中魔教的教主。

一部武侠剧,总是少不了这样一位“魔教教主”。

这位魔教教主必定是武功高强,除了正道第一人之外无人可敌;也必定任性妄为,视人命如儿戏,挥手间杀人不眨眼;除此之外,一个优秀的魔教教主,还必须兼顾容貌俊美、用情专一、少年赤诚等种种特性。

要对待外人嗜血无情、目中无人,对待主角却温柔炽诚。

容子妄便是这样一位魔教教主。

唐景宵在之前已经看过数次剧本,对容子妄这个人物的形象还算了解。这种人物形象虽然常见,但抵不住观众喜欢。

这样出彩且讨喜的角色,是很适合用来作为打入演艺圈的敲门砖的。

一个小时后,服装师和化妆师终于将唐景宵收拾完毕。

唐景宵抬眼看了镜中人一眼。

只见前方化妆镜的男人着一身暗红与墨色相间的锦衣华服,一头墨发用镶嵌着暗红血玉的发冠束起。

暗红与墨色交织,更衬托得镜中人肤色如玉、容色过人。

容子妄在剧本里的人设是武功高强,本身身体却有些孱弱。

他自小习武,所习《锁连诀》有毁天灭地之能,抛开这个,光看其人,却一点看不出他如此强大。

过于孱弱的身体让他从小受了不少白眼和欺负,这使得他成年后的性格也变得分外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

很有可能上一秒还在笑着与人聊天,下一秒却突然不高兴了,抬手便取人性命。

江湖人都说容教主发间玉冠颜色剔透艳丽,其血色必是由无数鲜血染成的。

方少棋第一次见到容子妄时并不识得他身份,见其容貌昳丽、身体孱弱,还以为是哪家娇养的小公子偷偷瞒了家里跑出来游玩。

方少棋心性良善,担心容子妄受人欺负,便推说同路与他一同行走,平日里更是时时照看着,就担心有人趁他不注意占了这位容貌绮丽、心性看着也过于纯白天真的小公子便宜去。

容子妄在魔教中长大,何曾见过方少棋这样的人?

觉得他有趣便也不拆穿方子琪的误解,反而陪着他一直演了下去。

直到故事中后段,方少棋无意中撞见容子妄在暗处杀人,见那人用一双他一直以为柔弱无骨、连重物都不舍得让他拎的手轻而易举地刺|进了对方的胸膛。

鲜血霎时喷涌而出。

容子妄在一室暗色和一地鲜血中回眸看他,那张娇如鲜花的脸上沾了艳色鲜血,容子妄一双眼睛却仍温温柔柔的,不带一丝异色。

方少棋后退一步,这才知道自己竟一直错将毒蛇当做了羔羊。

却为时已晚。

化妆师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姑娘,给唐景宵化完妆之后,见唐景宵抬眸对着镜中一笑,小姑娘登时便觉得心中一撞。

化妆师捂着脸,面红耳赤,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好看!”

唐景宵笑得更开,正想再说两句什么,一旁化妆间的门却突然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

男人一身白衣胜雪,衣衫华贵,手中拿着把银色长刀,也正抬眼朝他看来。

其容貌华美,气质高华,自如同天山捧雪,可望不可即。

却是顾明渊。

唐景宵眉峰一挑,在心中想起了顾明渊在这部剧里的角色。

《生死棋》顾明渊自然也是有饰演的,毕竟苏遥和唐景宵两人都是新人,光凭他们两人演戏,如果没人带着的话,连观众都不会买账。

顾明渊在戏里的角色名叫百里问清,同样也是位武林高手。

《生死棋》中江湖自有两派,邪道的代表人物是容子妄,正道的便是百里问清。

百里问清是现任的武林盟主,出生武林世家,其武功之高深亦是深不可测。

方少棋初入武林,武功见识都不怎么样,方家人担心他受人蒙骗,便托了曾是世家至交的好友之子百里问清照顾。

百里问清与容子妄是《生死棋》中最重要的两个配角,亦是决定剧本方向的两个灵魂人物。

或者说,他们两个能直接决定《生死棋》的结局。

《生死棋》这部电视剧与普通电视剧的拍摄方式不同,导演王导和编剧孙编仗着自己水平高强,艺高人胆大,竟弄出了“投票决定剧情”的方式。

唐景宵看过剧本,在剧本里的几个重要转折点处,导演都弄出了不同选项。

据说到时候是打算一边播放,一边以网络投票的方式,哪个选项投的人多,接下去便拍摄哪个选项。

这种新颖的选择方式一经公布便吸引了无数观众的注意。

截止今日,虽然《生死棋》连定妆照都还没有,可其在网络上的官方账号已经有十几万的粉丝,足可见其热度。

唐景宵看了顾明渊一眼,两人两看生厌,谁也没有想和对方讲话。

好在摄制组很快就准备就绪。

在导演的招呼下,两人俱起身朝直播间外走去,去拍摄《生死棋》的定妆照了。

当天夜里8点,《生死棋》官方账户在众人的千呼万盼中终于发布了一张定妆海报。

粉丝们赶忙点进去看,这一眼却是瞬间都愣住了。

海报上有三个人,分别是苏遥、唐景宵和顾明渊。

亦是早已公布的这部电视剧的三位主演。

画面的上方左右两边分别是唐景宵和顾明渊。

两人虽然身处一张海报上,所处画面却截然不同,显然是分别单独拍摄了两张定妆照然后合在了一起。

画面的左边是唐景宵,或者说,是容子妄。

暗红衣衫的男子坐在一院树影繁花之中,画面风景如画,色调却是有些灰暗,有些近似暗红。

树影下坐着一位男子,男子正坐在石桌旁饮茶,玉色的茶碗晶莹剔透,男子搭在茶碗边沿上的纤弱手指却比茶碗更加白皙夺目。

男子抬眼,对着镜头柔柔一笑,分明是灼如春花的容貌,其如玉的脸庞上却溅着几滴鲜血。男子一双眼睛温温柔柔,好看得紧,细看之下却只觉里面一片暗色血光。

合着画面整体的暗红基调,竟是显得分外可怖。

但这部分可怖又不会影响里景中人的好看,便如带毒鲜花,让人明知危险,却仍忍不住被其妍丽外表所迷惑,心甘情愿地做了那扑火的飞蛾。

画面的右边是顾明渊,亦是百里问清。

右边的画面便显得比左边明亮上不少。

画面里是一片洁白,这似乎是座雪山,山峰常年积雪,素白满眼。

画面里的男人也是一身纯白的,但这纯白却又与雪地的白不同。

雪地的白是素净的,不填一丝杂意。

男人身上的白却是华贵的,像是掺了世间所有的奢华之色,直让人觉得可望不可即。

男人手里拿了把银色的刀,正一手拿刀,一手负于身后,身姿挺拔,眉眼灼然,便如雪山外的松竹,孑然而立。

其眉眼亦是华美俊逸,还兼杂一份萦绕于眉头的傲气矜贵,几灼伤人眼。

两人一左一右,虽是并列而存,但因为整体画面色调相差过大的缘故,竟是显得十分格格不入,便如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如水火,又同正邪,永不可相融。

画面的下方是苏遥。

苏遥的画面里便没有什么背景了,他是“浮”于上方二者的画面中的。

画面中的方少棋一身青衫,眉眼稚嫩,眼神却是坚定。

他面前是一张诺大的棋盘,棋盘上空无一子,只有方少棋手里拿着一枚棋子。

画面中的方少棋正手握棋子,紧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棋盘,像是在思考应该将棋子下在何处。

海报的一旁,电视剧的名字《生死棋》正大大地写在一旁。

除此之外,之下却还有两行字。

——生死棋,一方执黑,一方执白,落子定局,生死无悔。

——你执白,还是黑?

网络卡了三秒。

三秒过后,官方账号下的评论便被一片“啊啊啊啊啊”所淹没。

选哪个?

观众:我!都!要!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