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 新娘被小叔操

一月初的上海,天空飘着小雨,零下三度,风吹过来挺清冷的,我背着双肩包走在零陵上,这条街道是单行道,正前方零零散散的开过来几辆车,两边的枫树下落着一些落叶,一大早的街道上已经开始有了很多的人气。我不知觉的裹了裹领口,吸了一口空气,冷的清新。

楚芳是我前女友赵静的闺蜜,在本科,静静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楚芳经常看不到她的影子,直到后来我已经接受了楚芳的存在,有时候也一起吃饭什么的,我走进宝隆居家酒店,一股暖气就冲进我的身体,三楼往里面走了好几间才看到8316号房,我轻轻敲了一下们:“楚芳,你起来了吗?”

里面很快就传来了靠近的脚步声,大门打开了,一个脸型鹅蛋偏圆的大眼睛女生望着我:“你先进来吧,我起晚了五分钟,你等我一下,我洗脸刷个牙就好了。”

我轻轻点了一下头,她的脸明显还没洗,不过衣服已经穿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走进房间中,一股有些不同于我房间的味道,带着一些女生的香味。我将窗帘打开,。窗外是大众的一个大型4s店,那边的房子比较低矮。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怎么说话,心里面有些闷得慌,应该说,真的想出去走走了,元旦3天根本没有好好过,天天闷在家里写文章。

“你穿的衣服多不多,今天零下三度。“

“我昨晚看了,放心吧。“她在脸上涂着一层面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透过镜子看向她的脸蛋,很干净、光、滑,虽然并不是大美女,不过还是耐看的。她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又立即缩了回去看着自己,好像没发生一样。

“不好意思,我好了。”楚芳那双大眼睛望着我,我看到她的肩上背着一个小挎包。。

我和她四目相对,她眼神一下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觉得有些好笑,“那我们走吧。“

再次从室内走到外面,“好冷,不过这空气比起南京真的没得说,我以前还一直以为上海和北京一样空气都不好。“楚芳说了一句,她的声音还带着一些未脱清纯的稚嫩,表情看向我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

“这边靠海,脏东西都飘海里了。“我淡淡一笑,想起一起曾经和赵静说的,以后想留在这里,无论是环境还是现代化都挺适合自己的,离家也不远,就是这里房价太贵。

“我们去学校里吃早饭。“我领着她走进学校里面,红砖红墙,我们学校特有的建筑,也是很多来上海的游客想游览的一个景点。

说实在的一个女孩子,元旦来找我带她去玩,还是我前女友的闺蜜,我能往哪里想。

“对了,你和你现在的女朋友怎么样了。“她坐在餐厅负一层的沙发座上,和我相对。

“奥,能怎么样,还不错吧,她外出实习去了。”我听她讲这个,我一下心理就有些没数了,你竟然知道我有女朋友还来找我玩,不过我当然不在意。

“其实吧,朱嘉,你知道的,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和赵静是一个班的,在认识你之前,我们两个经常一起去玩。“她脸色有些认真的望着我。

我没有说话,而是望着她,说实话,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赵静,在一起的时候她什么都听我的,一旦离开,我再怎么求她,卑微的恳求她见一面,她都不发我一个字,我简直气的想踢死她。

“后来她和你在一起以后,她就基本不理我了,不过前一段时间,当她知道你和一个女孩子谈恋爱谈了两个多月后,她几乎要疯掉了。”

“我最讨厌别人监视我。“我心里有些飘飘然,我没想到赵静竟然这么在乎我。不过她竟然不让我知道,既然这么喜欢我,就告诉我啊,我还以为她死了呢。

“我能感觉到赵静爱你简直到疯狂的地步了,你难以想象,她在那种情况下竟然想的还是你。“楚芳望着我不开心的表情,脸上什么不好意思全忘了,简直就是来给她闺蜜找场子的。

“你知道我有多久没见到赵静了。“我表情很随意的说到。”两年。“我轻轻说了一句。”你知道这两年我有多难熬吗。“

“没看出来。“她不屑的看向我,”你tm这两年谈了七八个女朋友还来和我说难熬。“她愤怒的看向我。

“那些真的能算我女朋友?那叫女性好友,基本熟悉了一段时间也就拜拜了。”我毫不以为意。“都什么年代了,你知道你到现在为什么一个男朋友都没谈过。”我望着这个女的时候,用我以前觉得最帅最装、逼的表情。

“我不想和你说这个,我们说赵静。”她一愣,脸上竟然有些期待,不过话里相反。

“最主要是你不是大美女,另一方面,你身边的男的都太纯情。”我不想说其她的,心里本来有些坚定的想要和张忍昱在一块,因为那个女护士差不多快要完全被我的才华折服,而且也是同一所名牌大学的,对彼此都有很强的认同感。

“我很丑是吧?“她气呼呼的望着我。

“不丑,至少在我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你向我表白我多半接受。”我笑着说,心里想的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她的表情松缓了些,竟然一时间忘记讲什么了。

我就陪她去人民广场去逛,她很喜欢这里,我们一直向着外滩的方向走去,比南京她家江宁郊区那边繁华多了,我看到她看周围的景色有些朦胧的期待,跨在外滩的栏杆上,我用她的6s给她拍照的时候,她望向我的眼光竟然带着一些瞧见男神的爱慕表情。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