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熟妇的撞击肥肉-小姐自述怎么侍候客人

就在那矿石不远处的一个草坪里,无数枯枝笼罩一团,有一个大蛋,得有鸵鸟蛋那么大的一个蛋,泛着莹白色,碾压着地上刚冒出头的嫩草。

伊云纤尘也瞪大着眼睛。

这个比之咸鸭蛋不知道放大多少倍堪比一个鸵鸟蛋的大白蛋,居然是一颗侍宠蛋!

极其珍贵的侍宠蛋。

在这个大陆上几乎无人拥有契约侍宠的侍宠蛋!

尹和风向来风轻云淡温文尔雅的面容上,露出惊骇之色,他的震惊并非是因为眼前的侍宠蛋,而是在这空间里,竟然还有一个人的气息传来。这让他大感意外!

他缓缓转过头去,正视眼前之人,错愕的面孔就那样盯着伊云纤尘。

伊云纤尘观察入微,眯了眯眼,出声道:“你会占卜之术?你是天音族的人?”

伊云纤尘将心中的疑惑径直问出声,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别的原因能够让一个七阶九级的符咒师只身前来九夜森林。除非,他知道即将要发生的状况,所以在这里守株待兔。

所以五行灵矿在尹和风眼里也只是一扫而过,所以尹和风见到那颗蛋的时候也并未太过于震惊,而是因为他知道这里会出现一颗侍宠蛋。

只是没想到,这一波震荡的动静,会让伊云纤尘也出现在这里。

按道理来说,九夜草消散后,九夜森林就不会存留人类。这是尹和风心中的想法。

他虽然意外伊云纤尘会看出他的身份,但是天音族也不过是个隐世势力,没有什么偷偷摸摸不可让人知道的身份。

尹和风干脆地点点头,承认了。

“对。”

清凉的声音,简洁而令人舒适。

伊云纤尘再一次注视着眼前这个仅在拍卖会有一面之缘的尹和风,也难怪他能使得韩芊五迷三道的,皮囊有,智慧与才华更是并存。

伊云纤尘心下暗道,难怪韩芊在九夜森林里累死累活也找不到尹和风,原来他早就隐藏在九夜森林深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这颗侍宠蛋。

而尹和风也是在间接告诉她,不要妄想在这里除掉他,因为天音族的人会占卜未来与过去,伊云纤尘若是此刻对他下了毒手,她必然也不会善终。

在利益面前,尹和风自然是保持着冷静的头脑。

是敌是友这一刻不用细说,单单看着两人眼前那颗椭圆形的侍宠蛋,就有了计较。

伊云纤尘率先开口道:“东西只有一样,可是有两个人,我不会相让。”

她也不想浪费时间,也不知她刚才沉睡了多久,也不知外面今夕几何,但是她知道此处的动静必然会引来九夜森林外的九阶强者们前来。

时间,必须争分夺秒。不然的话,她一个刚步入九阶还未巩固多少的人,怕是喝不到两口汤,更是白白掉落在这深邃不见天日的洞底。

尹和风知道要面对眼前这种危机状况,因为当伊云纤尘出现的悄无声息,他知道,就算伊云纤尘刚才一声不吭直接除掉他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一个九阶的实力,就是这般令他心头产生浓厚的危机感。他素来轻松的面容也忍不住蹙起眉头,因为紧张。

他稍稍收敛惊讶的神色,沉吟道:“虽然你是九阶的武师,但我是灵术符咒师,七阶九级,虽然不能说越阶战斗有多么厉害,可是还是有一分胜算的。”

尹和风说的没错,灵术师是有灵根之人,只要依靠灵力就可以幻化各阶级的技能。而武师,灵根天赋并不是很好,虽然也能够通过后天训练达到一定的修炼效果,但是凝聚的技能速度或许比不上现有技能的灵术符咒师。

如果尹和风身经百战手法刁钻,就相当于伊云纤尘面对的是数个七阶九级的灵术师,因为他可以是火系的,也可以是水系等等属性。技能可以来回切换,这就有点让人防不胜防了。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刻的技能该如何,防备力会大大减弱。

如果一般人还会多思考一下,但伊云纤尘再一次望了一眼那颗蛋,她轻笑一声。

“若是实打实的实力比试,你真的以为你可以用灵术师的身份来压武师一头吗?”

尹和风忍不住皱起眉头,不解伊云纤尘如此狂妄的意思。

只见眼前这个身着一袭灰色烟笼纱长裙的女子,眉眼自信一笑说:“若我也是一个灵术符咒师呢?一个九阶三级的符咒师,你认为你还有胜算?”

一字一顿的话,伴随着伊云纤尘的威压袭向周遭,尹和风顿时面色惨白。

虽然他的脊背挺直,但后背却冒出了冷汗。他的头顶上方,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掌从四面巴掌挤压着他,胸膛处好似有一股热流忍不住要喷涌而出。

他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妙龄女子。

或许,九阶的威压还不能让人心怯,然而对方双手一挥舞,祭出一张明白色,上浮着青绿色古老字符的符咒纸,木系技法控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尹和风。

若只是面对威压,尹和风还有可能逃一逃,但是如今整个人都被束缚控制无法动弹,那就是等死的结果了。

“你,你竟然是灵术符咒师?”他磕磕绊绊,终于是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但那已经费力,喘息已经急促,就像有人遏制着脖子,掐住他生命的命脉。

这就是九阶三级符咒灵术师的威压!

他心头大骇。

竟然还有灵武双修之人?!那么她的精神领域该有多强大?

伊云纤尘眼见达到了目的,便是收回了威压。

就在威压撤去的那一刻,尹和风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善意,他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心下暗叹:活着真好!

能呼吸真好!

相比较命悬一线胆战心惊的尹和风,伊云纤尘则是气定神闲的在一旁挑眉道:“如此,还有什么问题吗?”

若是大打出手,伊云纤尘自信她一定会赢,可是要费不少力气。毕竟看着尹和风此时孤身潜入九夜森林的举动来看,他也算是天音族核心人物了,从小自然是资源不断。而这个大陆上,灵术符咒师,还真的没有几个,拥有这样灵根天赋的人少之又少。

尹和风看了负手而立的伊云纤尘一眼,虽然心里不愿,但也无可奈何。

实力完全碾压,他还能说什么?输也要输的有胆量和骨气。

何况,在落败后,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热切以及希冀的目光,他想,总有一天他也会突破八阶、九阶、圣阶乃至更高!他有这个自信。

而此时,他收回自己的理想,正了正身子,认真看向刚才险些摧毁了他所有骄傲的女子。

他说道:“在下输的心服口服,不知姑娘是何人?”

听闻此话,伊云纤尘心里也松了口气,这个尹和风倒是个心胸坦荡、行事磊落的正人君子,若他不依不饶,她也是惹了麻烦上身。

心下百转千回,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她答复道:“伊云纤尘。”

“你是斩云宫的人?”

“正是。”伊云纤尘点了点头。

尹和风应了一声,回想最近大陆上的局势,想和伊云纤尘说什么,又住了口。

伊云纤尘此时可管不了尹和风那么多想法,径直朝着那颗蛋走去,脚步都轻盈了许多似的。

看着这颗蛋,看样子,这就是使得此处闹出犹如开天辟地般动静的由头了。

这世间有些生灵,生来就不平凡,造势竟然如此之大。

伊云纤尘嘴角露出一丝轻笑,她当然是高兴的,这算是意外之喜了。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也能见到一颗侍宠蛋,甚至能够拥有它。

要知道,活到这么大,她除了听说别人拥有,还真的没见识过侍宠是什么模样。

不过这个小家伙壳子破了后,该是独角兽吗?

看样子,她也要尽快修炼到天玄九阶巅峰突破圣阶,这样才好把这家伙带往九霄大陆,有机会才能见识到独角兽侍宠的模样了。

不过,伊云纤尘此刻却有些纠结该怎么把这颗蛋带出去。

在这个世界中,有一种职业被传的神乎奇乎,是空间灵术师。听说只有九霄大陆上才会出现这种稀有灵根之人,而此大陆上,数百年都没有一个人。

是以空间戒指是稀有的,这种装备通常都是拍卖会中天价卖出。或者一些修炼者在一些遗迹或者战场中历练所得到,有需要的自然存下,无需要的自然放在拍卖会上拍卖。

不过这种空间属性都属于密封的,里面放的都是死物。

而活性属性的空间器件,或许这个大陆上都不得见也未可知,至少连斩云宫也没有一个。

所以伊云纤尘纠结啊,她若是抱着一颗大蛋出去的话,势必会引来众人驻足,到时候就是怀璧其罪。不说有人会明抢,但看着外界人对斩云宫虎视眈眈的模样,怕是会眼红你得此侍宠蛋。

而且这侍宠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破壳,就算破壳也不过是个九阶的独角兽,此时也没多大用处啊。所以她只能先藏着掖着,不能让别人知晓。

但是空间戒指是死物,这侍宠蛋应该是活的吧,万一给憋死了呢?

而就在伊云纤尘犹豫不决的时候,她陡然察觉外面有九阶强者的威压渐渐逼近,伊云纤尘想了想,算了,直接往自己的空间戒指里一塞。

死活也就看侍宠蛋自己的造化了。

毕竟她第一次看见侍宠蛋,有点没经验。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