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我被姐夫弄了一夜 和老婆一起玩她闺蜜

“小秋,有什么发现?”刘强见秋铭一脸喜意地走回来,不禁问道。

“发现一窝三阶能量核。”

“一窝?”

“嗯,大概能有两百个吧。”

“啊?那不是太危险了。”刘强脸色一僵,那他们住在附近岂不是把脖子架在刀口上。

“没事,我回来安顿好你们,就去端了它们的窝。”秋铭无所谓笑笑。

“小秋啊,能量核再好,咱们也要悠着点啊。”刘强担心地看着她。

“别担心,我有数。”

刘强中午吃了一顿无滋无味的饭,满脸的焦虑让郭子俊都看出来了。

“老刘,该不会是想家了吧?”

“我哪里还有家,你们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了。”刘强说着叹口气。

看见秋铭拿出一个奇怪的球形物体时,他和郭子俊有点懵。

光华一闪,他们全部人都进了二百多平米的一个空间,里面有二十个小房间,两个卫生间,一间厨房,一个客厅。

不过,里面空荡荡的,什么家具都没有。

“这是什么?”众人都面露惊奇,玲玲好奇地跑来跑去。

“二十人的防护屋。”秋铭抓抓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还不错吧?”

她们一行十一人,只能兑这种二十人的防护屋,十人的,怕防护能力减弱。

它不仅能供日常居住,携带方便,还可以抵挡A级生物攻击呢。

秋铭早就想兑换了,一直以来都因为能量核紧张不能兑换,如今看见养鸡场的那群二三阶的变异鸡,才下定决心将它兑换出来。

“小秋,你也太神奇了吧,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多奈萌了。”郭子俊睁着眼睛四处转。

“房间里还有卫生间呢,哎呀,厨房还有自来水,咦?这个大浴室可以洗澡啊,水还是热的呢。”

众人一听,都跑去看浴室了。

他们洗澡很不方便,水更是很金贵的。

“小秋,这个水能喝吗?”马玉兰问道。

“应该能喝,这里的水是有专门的循环系统利用外面空气中的水分子提取出来的。”秋铭才看过它的使用说明和大致性能。

“那它用什么能源?”崔明明疑惑,“该不会是用能量核吧?”

“是用能量核兑换的能晶,就放在这个主控盘上。”秋铭手里拿了个圆盘,上面有三十个凹槽,镶嵌了一个个晶莹的菱形晶石。

“咦?这不科学啊。”卞维挠挠头,表示看不懂。

“现在不科学的事情多了。”刘强瞪了他一眼,转头问秋铭:“这防护屋需要不少能量核吧?能晶也要不少能量核吧?”

“这种二十人的防护屋八百能量核,每次开启需要三十个能晶,每个能晶需要五个能量核兑换。开启后,能抵挡48小时A级B级的外敌攻击。不过,若是没有外敌攻击,光是生活居住的话,能晶使用时间就长一些,具体多长时间,我暂时也不知道。”

“大概跟我们在里面使用水源光源什么的有关系,使用多了,能晶消耗就大。”崔明明是个面目清秀,身形瘦弱的大四学生

他的分析还真有点道理。

众人纷纷点头。

“哎呀,咱们没事的时候就在外面做饭烧水,晚上再住这里,至少不用人值夜了。”郭子俊笑道。

“嗯,能省一些就省一些。”马玉兰说。

“其实我们现在住外面也没多大危险,这个防护屋以后再用也行。”刘强还是有点心疼能量核,使用一次要一百多个能量核呀,还不提兑换这个防护屋的八百能量核。

“我今天兑换防护屋,一是我们迟早要随时住里面,现在连三阶变异体都比比皆是了,还有各种可怕的外星生物,二,我发现一个养鸡场,里面不下两百个变异鸡,还98大多都是二阶三阶的,可能还有四阶的,所以,你们今天都待在防护屋里,直到我回来。”

“什么?小秋你想一个人去养鸡场杀变异鸡?”陈程皱眉,“那可不行!太危险了。”

“是啊,你不能一人去。”

“没事,我有数,你们若是跟去才麻烦呢。”秋铭说着,拿出一个一人防护屋,“大不了我就进防护屋躲起来。”

刘强和陈程崔明明坚持要和她一起,不然,就不让她去。

无奈之下,秋铭将防护屋控制盘交给马玉兰,和三人一起前往养鸡场。

养鸡场外围,又有几只二三阶的变异鸡从养鸡场门的那个破洞钻出来,在周围扑腾转悠。

秋铭四人过去,将它们解决。

“老刘,你们就在外面,我速度快,进到里面就出来,要是有变异鸡逃出来,就赶紧杀了,不要让它们逃远。”

秋铭交代一番,花四百能量核兑换出一千米范围的B级攻击法阵,拿着它,悄悄钻进养鸡场那个大门的破洞里。

刘强的心都要跳出来,两眼不眨地盯着秋铭的身影。

“强哥,放松点,一会儿就要战斗了。”陈程拍拍刘强的肩。其实他也紧张,担心秋铭有什么闪失。

“小秋应该没事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速度很快的。”崔明明一点都不担心,秋铭敢进去,自然有她的底气。

秋铭尽量隐蔽地接近,仍然被一些变异鸡发现了,它们大叫扑闪着黝黑如铁质一般的翅膀冲向她。

秋铭腾身向厂房顶上窜去,一跃,飞身扒住厂房边的一个水泥台,几下爬上顶部极速跑向厂房中间,那里的变异鸡最多。

这个养鸡场规模不小,光几十米长的厂房就有五个,厂房外不远还有个小树林,不过,这个树林树木现在只剩粗壮一些的还在屹立着,都呈现一种黑枝桠的状态。

厂房顶部不少地方都坍塌了,里面鸵鸟般身躯的变异鸡有的蹲在地上不动,有的四处晃荡,还有的在一处垃圾里用钢铁般的尖爪刨食。

结果,秋铭一眼就看见一只变异鸡从地里刨出一条手臂粗一两米长的黑色蠕虫,用钢铁般黑色闪亮的尖喙啄断,几下就吞到肚里。

太恶心了。

秋铭不是恶心变异鸡,而是那个黑色粗壮的蠕虫。

第一次看见变异了的蚯蚓状虫子,竟然长得这么恶心。

秋铭从外面出现在鸡场中间,也就几秒的时间,变异鸡绝大多数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声尖厉高亢的禽类叫声响起,那声音就像侏罗纪公园里禽类恐龙的叫声,暗沉而浑厚。

全体变异鸡瑟瑟发抖,连秋铭的心神都颤了一下。

四阶变异鸡?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秋铭毫不犹豫地按下B级攻击法阵按钮。

一圈以秋铭为中心的光芒铺散开去,带着一种奇异的空间涟漪。

周围喧闹的声音全部消失了,连时间似乎都有一两秒的停顿。

又一声尖厉声音响起,似乎是濒死前的绝望鸣叫。

秋铭顺着声音找过去,就看到一只大张着翅膀,有十米宽,身躯如水牛的巨型黑色大鸟,从满地倒着变异鸡的黑树林里,歪歪扭扭向自己飞扑过来。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