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文兵最近做梦都想把王老板家的小娇妻给睡了。

他年纪越大,那方面的渴望就越强烈,自从十年前和女友分手后,就一心只为赚钱,到现在快憋不住了。

他年轻时候做过赤脚医生,现在是城里的老神棍,平日里爱忽悠,信的人越来越多,人到中年,结果混出了名堂。

现在的客户王老板房事不行,托人介绍请柳文兵来“气功养生”,一个疗程一个月,这期间就暂住在王老板的三层别墅里了。

可不巧,第二天王老板接到一单大生意,去外地出差了,家里便只剩下柳文兵和小娇妻二人。

那小娇妻名叫花新蕾,人如其名,妩媚如花,柳文兵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嫩啊,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走起路来翘臀两瓣交互上下着,把柳文兵看得心里痒痒的。

这天晚上,柳文兵早早躺下了,但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那玩意涨得难受,他只能趴着煎熬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柳文兵轻声问。

“是我啊,柳大夫。”门外有个女人焦急的喊道。

柳文兵闻言心下一跳,赶紧跳下床,跑去把卧室的门打开了。

只见门口站着的赫然是花新蕾,她现在正穿着一件宽松的花式长袍睡衣,可能来得匆忙,睡衣没有整理好,胸前比较凌乱,露出幽深的线条。

隔着半米远,柳文兵还能闻到从那里飘来一股让他魔怔的芳香。

柳文兵忍不住咽了一把口水,心里像是蚂蚁乱爬一般,但还得装作一本正经的问道:“小蕾啊你怎么从楼上下来了,有什么事好好说。”

花新蕾忽然脸红到了耳根,伸手指向了柳文兵的裤子。

柳文兵下意识低头一看,发现原来他现在穿着一件红色的裤衩,正是二月龙抬头。

“外行人看热闹,实不相瞒我是为了保持功力,常年不近女色,所以才会这样的。”柳文兵含笑道。

花新蕾似乎看得有些出神,还轻咬润唇。

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她急忙解释道:“我身上出现问题了,你快帮我看看。”

“哪里?”柳文兵有些激动的问。

“这儿。”花新蕾说着,便将睡衣往上一撩,露出白花花的大腿来。

那腿可真美啊,柳文兵看痴了,他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见过走舞台的模特们有这么美的腿,粉嫩粉嫩的,要是能亲上一口该多好啊。

花新蕾的左边大腿内侧有一红点,好像藏在皮里的,不是被蚊虫咬的。

柳文兵弯腰靠近点查看,目光却不由自主的从红点那里往上移,发现花新蕾的两腿夹缝里露出一抹紫色,还勒得紧紧的,这让柳文兵血管瞬间扩张起来。

“怎样了?”花新蕾追问道。

“痒吗?”柳文兵面色一正。

“不痒,但是好吓人,明明白天的时候还没有,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花新蕾面色担忧。

柳文兵老江湖了,便猜到这是小血管扩张导致的过敏症状,服用点抗过敏的药物就好了。

如果是以前,他会胡乱卖些“神丹妙药”,赚点小钱。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红着眼睛盯着眼前的美人儿,心里有了想法。

第二章 深闺怨妇

“你体内阴毒过多,汇聚在一起,蕴藏在皮下,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一旦阴毒爆发,将全身溃烂而死。”柳文兵面色凝重的说道。

花新蕾闻言面色煞白,急忙道:“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啊?”

“哎,王老板那方面不行,却牵累到你,你阴盛阳衰才得的病啊。”柳文兵怜悯的说道。

“不可能吧,虽然他是不行,但我……我……”花新蕾说到这里变得结巴起来,娇躯抖得厉害,尤其是她那嫩如葱根的右手中指,抖得像是触电似的。

柳文兵见状便明白了,看来这小娇妻没少自我解决啊。

太可怜啊,这么美的女人怎么能浪费呢?柳文兵两眼变得猩红起来。

于是他故作神秘的道:“男欢女爱讲究的是阴阳平衡,男女双方缺少哪一方都不行,时间久了气场大乱,身体肯定会出现大问题的。”

“哎呀你别说了,快帮我治啊。”花新蕾害怕的道。

“你先坐下来,我给你涂点药水,控制下病情。”柳文兵微笑道,然后赶紧转过身去,从床底取出他的行李箱,打开翻找起来。

花新蕾走到椅子旁坐下来,惴惴不安的等待着,白白的大腿合得紧紧的。

柳文兵回头望去,眼睛看直了,心道别看花新蕾的大腿那么白嫩纤细,但脂肪含量少,很有弹性,如果用来夹我的……柳文兵不由咽了一把响亮的口水。

“好了没有柳大夫?”花新蕾催促道。

“我这就给你涂药。”柳文兵面色一正,便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

他倒出药水,放在手掌上摩擦,然后走到花新蕾面前,半蹲下来,就要往花新蕾白嫩的大腿摸去。

花新蕾心里有些纠结,毕竟红点长在左边的大腿内侧,属于敏感地带,怎么能给男人乱摸呢?但是她一想到病情严重,而眼前的柳大夫又是颇有名望,应该不会骗她,便暂时放下了戒心。

柳文兵心里激动得要命,两手一摸上花新蕾白皙的大腿,便迫不及待的上下摩擦起来,滑腻的触感从手掌传递到柳文兵的心脏,让他身心颤粟不已。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花新蕾的娇躯抖得更厉害了,两腿不由自主的夹得更紧了,一下子就把柳文兵的双手都夹在了腿间。

“小蕾啊,我的手动不了,你松开点吧。”柳文兵急忙道。

“只涂红点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涂那么多地方?”花新蕾脸红到了耳根。

“因为你的病情很严重,阴毒已经从红点扩散到周围了,所以一定要涂到啊。”柳文兵厚着脸皮说道。

“啊?”花新蕾惊慌失措。

“不好!阴毒往上升了,再拖下去可能就要动手术。”柳文兵故意惊叫道。

花新蕾此刻六神无主,被柳文兵连骗带吓之下,便不由自主的重新张开了美腿。

柳文兵两眼发光,右手顺着花新蕾左腿内侧往上滑去,很快滑到顶了!

花新蕾羞涩之下,急忙用手捂住了两腿间的紫色小丁,脸上表情产生了抗拒。

柳文兵眯起了眼睛,知道想要让这个娇嫩的深闺怨妇就范的话,得先把她的道德心一点点的扒光。

第三章 乖乖听话

柳文兵于是立起中指,在花新蕾左腿边缝上来回的轻抚着。

他这指功非凡,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在粘着药水的情况下,更加滑腻。

花新蕾先是感到有无数暖流划过,随后一阵酥麻,险些坐不稳了。

“嗯……”花新蕾咿嘤一声,柳眉拧起,美眸紧闭。

她的两手不由自主的从紫色小丁上放下来,旁边冒出了露水般的香汗。

柳文兵见状心潮澎湃起来,心想这女人虽然心理还有些抗拒,但寂寞的身体却在迎合了。

他偷偷的将指尖往那片肥美的禁地按了下去。

隔着布条都能感觉到,柔软而温热,还有些滋润!

“啊!”花新蕾尖叫起来,身体抽搐一番,弯腰低头,长发垂摆得像是洒泻而下的瀑布。

她重新抬起头,面红耳赤,羞怒交叉,两腿还在发抖着。

“怎么了小蕾?”柳文兵两眼清澈如水,不夹一丝杂念。

花新蕾见状一愣,以为柳文兵刚才不是有意的,便生不起气来了。

不过,当柳文兵想要重新帮花新蕾“涂药”的时候,花新蕾却吃力的将柳文兵的手推开了。

“我自己涂好了。”花新蕾羞答答的道。

“你可要想好啊,你这病很严重,而涂药的手法充满玄机,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能领悟到的,万一耽误了你的病情那我真过意不去啊。”柳文兵脸皮厚到家了。

“还是算了。”花新蕾红着脸夺过玻璃瓶,然后快速起身,迈起小碎步逃跑了。

她跑起来颤颤巍巍的,藏在宽松睡袍里的美臀,惊艳得像是一座隆起的小山坡。

柳文兵痴痴看着,直到花新蕾的背影消失,他仍意犹未尽。

不过,他也不担心计划会泡汤,因为刚才他留了后招。

一个小时后……

“柳大夫我不行了,快开门啊。”花新蕾不断敲打着房门。

“来了。”柳文兵急忙把门打开了。

只见花新蕾站都站不直了,娇喘吁吁,两手还时不时在左腿上抓着,大腿内侧红扑扑的,上面还有两三道淡淡的抓痕。

柳文兵看得口干舌燥起来。

“本来不痒的,怎么变痒了啊?”花新蕾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柳文兵见状会心一笑,其实玻璃瓶里装的根本不是什么药水,只是普通的清水而已。

而之前柳文兵在花新蕾腿上不断搓着,催生热气,加速了过敏反应。

“刚才我已经劝你了,只有我的独门手法才有效果,可你就是不听,现在阴毒开始发作了,不过这只是初期,还能补救。”柳文兵摇头叹道。

“我错了,希望你能继续帮我治疗。”花新蕾面露悔意。

“现在阴毒扩散,涂大腿没用了。”柳文兵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要涂哪儿?”

“臀部。”

“什么?”

“要是晚了,只能截肢了。”

“我听,我听话,你快帮帮我吧。”花新蕾吓得花容失色。

“趴到床上去,背对着我啊。”柳文兵激动的说。

花新蕾急忙小跑过来,上半身趴到床垫上,两腿站到地上,再主动的将美臀微微抬起。

柳文兵伸出发抖的手,抓住了花新蕾的睡袍,快速往上翻到了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