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脸鬼
    夜里十一点,学校后山。
    叶灵正扛着铁锹,慢慢地向学校后山走去。这座山位于学校的南面,将大半个学校的阳光速得一千二净,也导致它面向学校这一面没有几棵树,全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藤蔓。
    他已经爬到了半山腰,走到了山路的尽头,再往前走的话,就得用铁锹开路了。
    于是他抡起铁锹,砍在了藤蔓之上。这藤蔓是古怪的青灰色,上面还长满了荆棘。
    突然,被他砍断的藤蔓之中钻出一只手来,死死地攥住他的脚踝。叶灵被吓得一声尖叫,拼命地将铁锹向那只手上砸去。
    “咔咔”,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牙齿碰撞的声音。他回头一看,自己身旁竟然站了一个被剥去脸皮的鬼。它仿佛在对着自己笑,上下牙床来回碰撞,才发出那种古怪的声音。
    “阿彬,救我啊!”叶灵带着哭腔大吼,闭着眼睛将铁锹抡来抡去,根本不敢睁眼看。
    那铁锹上突然冒起一阵金光,那金光烧灼在无脸鬼身上,让它不由得后退。
    这是一个陷阱:叶灵早就和阿彬商量好了,他在前面充当诱饵,而阿彬则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他。一旦有鬼出现,叶灵铁锹上篆刻的符文便会阻挡它片刻,然后阿彬就冲上来消灭它。
    可是,本该飞速赶来的阿彬并没有出现,叶灵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咔咔”,金光消失后,那鬼古怪地笑了起来。随后它挥了一下手,身边就卷起四道黑气。这黑气直奔山腰上的小路而去,很快就从那里拉上来一个人——正是昏迷不醒的阿彬!
    叶灵惊恐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就立刻闭上了:他万没想到自己的靠山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被制服了。
    阿彬被绑在叶灵身前,然后那黑气便像是一条条铁钩一样,勾在他身上。阿彬被黑气“勾”醒了,大声嚎叫着想要挣脱。
 
 
    “刺啦”,黑气扯下了他腿上的一块皮,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肌肉。阿彬大声咒骂着,然后迎接他的就是两条勾住了他腮帮子的黑气。这两条黑气一左一右地勾住他的两腮,慢慢地向两侧拉去。要不了几秒钟,阿彬的脸就会被扯成两半!
    无脸鬼发出了更加奇怪的笑声,一边看着即将被虐杀的阿彬,一边伸手去摸叶灵的脸。叶灵被吓得魂不附体,双腿软得随时都能倒在地上。
    “天地清明,邪恶尽除!”
    一张灵符从山下激射而来, “啪”地贴到阿彬的身上。灵符贴身的一瞬间,阿彬身上竟然发出了浑厚的撞钟声!
    叶灵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然后就看到阿彬身上燃起了淡淡的火焰。这火焰并没有烧到阿彬,只将他身上的黑气烧得一千二净,让他倒在了地上。
    “谁?!”无脸鬼叫道。
    回答他的是山下射来的另外一张灵符。这张灵符的威力更胜于前,射来的速度更是快得匪夷所思。无脸鬼根本不敢硬接,连忙化作一团黑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灵一屁股坐到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死里逃生了。
    黑气
    片刻之后,山下爬上来一个眉毛很粗的男生。他先把晕过去的阿彬放平,仔细检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莽撞?咱们学校的格局是养阴山,不闹鬼便罢,闹了鬼那可就是恶鬼啊!就你们这两只三脚猫,竟然还敢来到它老巢找死?”
 
 
    叶灵咬着嘴唇,犹豫了两分钟之后才解释道: “从前天晚上开始,就有鬼缠上了我,而且每次我都能看到它们是从这山上来的。阿彬为了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这男生看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的叶灵,没好气地打断道: “他让你来你就真来啊?你就不想想,万一这山上有什么你们对付不了的厉鬼,你们两个人还不得都搭在里面?学校里面阴气再重,起码有那么多活人压着。这山上除了死人就是坟头,鬼在这里只会比在学校里更厉害。我刚才只要晚发现你们一分钟,他就会被活生生地撕成几十块!”
    “这山上还有坟?”
    那男生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阿彬: “你先把他背到校医院里去吧,不然一会儿流血都流死他了。”
    叶灵这才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连忙小心翼翼地背起阿彬,尽量不碰到他的伤口,和那个男生一起将阿彬送到校医院。
    阿彬的腿看着很吓人,但实际上伤势并不重,夜班大夫处理一番之后,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此时,叶灵已经知道这个说话直来直去的浓眉男生叫李立龙,是大三学生,过几天就要出去实习。他之前发觉学校里的阴阳之气有些古怪,便出来巡查一圈儿,结果远远就发现他们在山上遇到鬼了。
    “那些缠上你的鬼是什么样子的?”李立龙摸着病房里的暖壶问道。
    “它们像是一群烂了一半的死人一样,走起路来晃晃荡荡的。”
    “找上你的时间呢?”
    “一般是半夜十一点到一点,过了这个时间基本就没有鬼出现了。”
    李立龙皱着眉头在病床前转了两圈儿,才说道: “集中在子时啊……这听起来像是一群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鬼一那它们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叶灵摇了摇头,但很快又补充道, “但是它们被干掉的时候都会喷出一股黑气,那黑气总是往我身边飘,然后没飘到我身边的时候就消失了。”
    李立龙听了这话之后脸色大变,一把掐住叶灵的手腕,给他号起脉来。
    “你错了,那些黑气不是消失,而是化为无形之气被你吸入体内了!”
 病房中
    坟中藏阴,屋中纳阳。这是阴阳之气的运行规则。然而在极端的情况下,会有一些鬼来试图打破这种规则:它们会耗费魂魄,将自己的阴气化为无形之物,让养阴体质的人吸入,将其变成一个装满了阴气的大罐子。然而任何容器都有其不可改变的上限,大量吸入阴气的人一旦到达储存阴气的上限,就会像经过剧烈碰撞的煤气罐一样炸开。混合了他血肉的阴气会瞬间覆盖方圆几百里,将其变成没有任何人能够存活的死地!
    “之前你不是问我这山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坟吗?”李立龙指着后山的方向说道, “一百多年前,这一带有十几个小村子,有一天,十几个村子瞬间被毁去大半,尸横遍野。后来幸存者将死者的尸骨收集起来,埋到后山,所以这山曾经被叫做万冢山。你,就是这次被鬼选中的养阴之人。如果不是我发现得及时,你过几天就是一个会爆炸的煤气罐了!”
    叶灵被吓得哆嗦了起来,他的胆子本来就不大,听了这话更是被吓坏了。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他问道。
    “等。后天就是朔日,晚上看不到月亮,正是夜里阴气最浓厚的时候,它们一定会按捺不住来找你。如果它们一直不来,你体内的阴气就会逐渐排出,变回正常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赶紧离开学校,等我收拾完它们再回来。”
    “可是……”
    “对于你这个胆小鬼而言,这是最好的办法——还是说你想再上山一趟?”
    就在这时,病房的窗子突然被敲得“梆梆”响。叶灵扭头一看,一只血淋淋的手正在窗子上拍打着,它还露着半颗脑袋,一条三角形的长舌头在窗子上舔来舔去。
    “自不量力!天火幽幽,地水滚潦;三清之火,守我无伤!”
    李立龙“啪”地向窗子上打出一张黄符。那黄符贴到窗子上后,竟然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 “哗啦”一下就把窗子烧得炸裂开了。那趴在窗台上的鬼被青火一烧,身上的黑气就像是火药一般,把自己点成了一个蜡烛头。
 
 
    “滴答”,一滴水滴到了叶灵的鼻子尖上。
    叶灵抬头一看,只见天花板已经被悄无声息地掀开了,一个嘴里满是碎肉的鬼正死死地盯着他!
    “啪”,李立龙双手合十,喝道:“天之悠悠,地之往往;天地所至,鬼物无向!”
    病房里爆出一阵金光,猝不及防的叶灵眼中一片白,什么都看不到了。慌乱中,他只感觉一只手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拽着他向外跑去。
    还好,那只手是有温度的。
    换家
    他闭着眼睛跑了很久,等他能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背着阿彬的李立龙已经累得坐在了地上。
    “你、你不是、不是说……来找你的鬼都像是腐烂的死人吗?”李立龙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是啊,之前一直是啊。”
    “那这次来的怎么突然变厉害了呢?”李立龙沉思着。 远处,那些恶鬼还在一个接一个地往医院里钻,在里面发了疯一样寻找着三个人的踪影——它们被李立龙用咒法迷惑住了,不知道他们已经逃了出来。
    “我知道了!”李立龙“啪”地打了个响指, “它们是受之前那个厉鬼的驱使来找你的。那厉鬼被我的两道令符吓坏了,知道我对付那些死人一样的鬼连咒都不用念,所以就派出这些更厉害的鬼来消耗我的法力。等我寡不敌众被逼入绝境之后,它再出来收拾残局。”
 
 
    “连你也对付不了它们吗?”
    “法师的法力是有限的,布阵或者打符都会消耗法力。如果我的法力被消耗光了,我就连你这样的普通人都不如了。”他突然压低了声音, “更何况这一次我出来得匆忙,身上只带了两道咒符,救你俩的时候都用掉了,剩下的都是普通黄符。就算那个厉鬼不让喽哕来消耗我的力量,我也不见得就能打赢它。”
    这时,一直昏迷不醒的阿彬发出了一声呻吟,苏醒了过来。
    “阿彬,你怎么样了?”
    阿彬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只不过这个动作扯到了他的伤口,让他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我一直都醒着,只不过说不了话也动不了。”阿彬摸着自己受伤的大腿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今天晚上让叶灵上山去当诱饵吗?因为再不去的话,就来不及了。”
    养阴之人在体内聚集过多阴气爆炸而死后,会因为自己的魂魄曾经被阴气完全浸泡而直接成煞鬼。之前他们面对的那个鬼,其实就是上一次毁灭十多个村子的养阴之人所变煞鬼的分身。
    那次惨剧发生之后,阿彬的曾师叔祖用自己的身体当法器,将它封印在自己体内,坐化在山中。在那之后,他们门派每年都会派人来巡视,加固封印。
    后来一所大学搬到了这里,他们便让门下的弟子成为学生,守在这里。
    而等到阿彬这一辈,师门早已式微,只有寥寥数人,分散在各处降妖除魔。
    可就在前天晚上,阿彬发现煞鬼的封印不知为何被破坏了,它甚至还驱使最低等的鬼缠上自己的朋友。于是他知道,一百年前的惨剧恐怕要重现于世了。而且他还发现,以自己的法力并不能阻止那些鬼的阴气进入叶灵体内。无论他用什么办法消灭那些鬼,叶灵都会或多或少地吸入阴气。 好在那煞鬼并没有完全挣脱封印,这让他抱有一线希望。便在做足了准备之后让叶灵当诱饵,试图封印掉它。可是他们刚爬到半山腰,就遇到了煞鬼的分身,然后就被打晕了。
    “过几天的朔日是阴气最厚重的时候,那煞鬼会利用这个机会从我曾师叔祖的法身中脱壳而出。到那时候,整所学校里都没有能够抵挡它的人——你想拖延时间,它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不赶紧解决掉它的话,只怕它派过来的鬼会越来越厉害。”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李立龙问道。
    阿彬咬了咬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换家!”
 阵眼
    李立龙一怔,然后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一个游戏术语:有些电脑游戏里有“基地”的设定,一旦某一方基地失守,无论之前战况如何,都会被判为负。而在一些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双方会放弃防守,同时全力进攻对方基地,看谁能先将对方的基地攻打下来——这就是所谓的“换家”。
    “我行动不便,叶灵什么都不会,所以我们两个会守在这里,吸引煞鬼的注意力。它一定也意识到了这是它最后的机会,会不顾一切地袭击我俩。而你则要在我们失守之前,找到我曾师叔祖的法身,把这个贴在他老人家的法身上。”说着,阿彬递给李立龙一张灵符。
    “如果在你封印掉它之前我就死了,那你就赶紧逃命吧,这里会成为一片绝地。没有我在,那煞鬼只要几分钟就能把他活活撑爆。”阿彬又说道。
    李立龙接过那张灵符,又递给叶灵一张浸满了黑狗血的褐色符纸: “这张符……如果他死了,你就把这张符吃下去。你的体内已经存了很多阴气,这张符能直接把阴气引爆。只要你死了,那煞鬼就没办法继续它的计划了。”
    叶灵哭丧着脸接过褐色符纸,说道: “我能不那么做吗?”
    “可以,那样你还能在煞鬼手底下痛苦不堪地多活几天。”
    说完,李立龙就看了一眼校医院,向后山方向走去。
    阿彬也向校医院看了一眼,发现已经开始有鬼向外飘了。他叹了口气,一瘸一拐地在地上画起了阵法。
    “这是八卦守坚阵,这个圈子就是阵眼”,阿彬指着阵法中央一个直径不到一米的圈子说道, “不出这个圈子,那些鬼就奈何不了你;但你只要走出阵眼一步,整个守坚阵都会被你打破。”
    叶灵点了点头,走进阵眼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寒冷的夜风吹来,竟然吹得四周“哗哗”地向下落着树叶,仿佛时节一下子就进入深秋一般。叶灵惊恐地发现,自己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黑雾。那黑雾从下至上蔓延,很快就遮住了大部分光亮,他甚至连自己的手都快看不清了。
    “是皂雾,”他听见阿彬在黑暗中喊道,那声音仿佛离他很远, “这雾只会影响你的视觉和听觉。你只要站住了,别出圈子就行!”
    四周归于寂静,他连阿彬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叶灵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觉得自己像是被阿彬抛弃了一样。
 
 
    “阿彬,阿彬?”他叫道。
    可是黑暗之中没有回答。
    “快过来,我在这里。我已经守不住了,快走!”
    黑雾中传出一个声音,仔细辨认的话,还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
    叶灵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可还没等他迈出第二步,就听到一声暴喝:“三清之火,助我除魔!”
    胆小鬼
    黑雾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蓝色的火光,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叶灵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被一只手推了一下。阿彬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恶狠狠地说道: “除非是鬼杀掉我,导致八卦守坚阵失效,它们才能把你从阵眼中拉出去。而无论你听到谁对你说让你出去,你都不准动一步,因为那都是鬼在蛊惑你!”说完,阿彬便又冲入了黑雾当中。
    一阵怪笑从他身后传来,然后就是一个颇为古怪的声音: “叶灵啊,你干什么呢?转过头来看看我啊!”
    叶灵被吓得直哆嗦,却根本不敢回头。可是那声音却有如实质一般,不停地刺激着他的神经。而且他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觉得回头看上一眼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它又不是让自己走出去。
    于是他回过了头:他看见一个庞大的身影,正掐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子。那女孩子面目清秀,舌头却已经吐了出来,眼看就活不成了——那正是他一直暗恋的女生!
    “放开她!”叶灵大喊道,紧接着就冲那庞大的身影扑去。
    “蠢货!”他身后突然传来阿彬的声音,这让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那只不过是鬼用来引诱他的幻觉而已。
    那巨大的身影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而它掐住的女人竟然也变成了浑身烂肉的女鬼!
    “三清四圣,天神下凡!”阿彬一声暴喝,身上就射出一阵金光。这金光不仅驱散了他们周围的黑雾,甚至还让藏在黑雾中的鬼物嚎叫了起来。更将那马上就要扑到叶灵身上的两个鬼烧得灰飞烟灭。
 
 
    黑雾散尽,叶灵发现天色已经发红,原来马上就要亮天了。借着光亮,他看到这树林里竟然遍地都是鬼。它们青面獠牙,前仆后继地向阿彬身上扑去。
    “以吾之魂,护汝之身!”阿彬向叶灵这边打出一张黄符。一阵金光在他身上亮起,让本已贴到他身前的鬼物后退了几步。而射出这张符之后,阿彬的头上竟然多出了一缕白发。
    “快跑!”被鬼团团围住的阿彬叫道, “只要你能挺到天亮,就有机会活下来——我已经通知了我师兄,他很快就会赶到,他能替我报仇!”
    叶灵苦笑了一下:作为自己最好的朋友,虽然阿彬知道让自己吃下那道灵符是最好的选择,但他还是想让自己抱着最后一点儿希望活下去,撑到他师兄到来。可如果自己的意志足够坚定,说不定阿彬就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了。
    自己犯下的错误,总不能一直让别人承担吧?
    于是叶灵拿起那张褐色灵符,对阿彬叫道: “阿彬,我一直就是个胆小鬼。但是,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
    说完,他就把那张符纸向自己口中塞去。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空中,随后就捏住了褐色符纸的一角。那符纸像是遇到了火的酒精一样, “呼”地一下烧了起来。叶灵被吓得手一抖,把它扔在了地上。
    “无脸鬼”发出“咔咔”的诡异笑声,出现在他面前: “现在好了,你们什么底牌都没有了!”
    死中求生
    阿彬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终于一头栽倒在地。他看着被“无脸鬼”捏在手里的叶灵,叹了一口气。
    “无脸鬼”挥了挥手,它周身的鬼物就化为一团团黑气,争先恐后地向叶灵口中钻去。
    “只要把这里变成绝地,以万人横死的阴气滋养我的魂魄,哪怕以天下之大,也再没有人是我的敌手!”它得意地说道, “这小子还想在我前面封住那老头的法身,哼哼……”
    叶灵的肚皮已经被撑得高高鼓起,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爆炸了,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万里无云的天空中突然炸响了一声霹雳——一道闪电劈入后山之中,紧接着就是万点金光洒遍了大地!
    叶灵眼睁睁地看着“无脸鬼”哀嚎,然后便化为一团黑气,被吸回了后山。 他还没来得及惊讶,就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喷出一团漆黑如墨的阴气来。这阴气在金光的照耀下,如同六月雪一般飞速地消融了。
    李立龙抢先一步封住了煞鬼,他们赢了!
    “真是好险啊。”阿彬躺在地上说道。
    “嘿,我好不容易勇敢了一次,结果还没死成。”叶灵自嘲道。
    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温暖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