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午夜鬼故事 >

你的背后,有人吗?

你的背后,有人吗?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一件事情。你听好了,也许没有过,也许有过,但是你并没有认真地去听。
 
当晚上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千万不要低头看自己的影子。因为,你会看见另一个并不属于你的影子,或远或近地接近着你,趴在你的背上,死死的盯着你看。
 
……
 
自从陆潇搬到这个名叫“谜月”的小区时,邻居就告诉她千万不要在晚上随便外出,更不要在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低头看自己的影子。否则,就会有很怪异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陆潇不信,她初时决定搬到这个小区纯粹是因为这个小区所处地段好,交通方便,离她所在的公司又近,可不是来这儿听一群老大爷老大妈们在这里嚼舌根子的。
 
什么一个人走夜路不能低头看影子的,全都是封建迷信,无聊人士自编自创出来的无聊产物而已。
 
陆潇初时不以为然,可是自打那件事情发生了以后,她就不得不有些相信了。
 
那天因为陆潇的好友郑晴从美国回来,于是就拎着她去KTV唱了半宿,回来的时候两人皆是头晕目涨,嘴歪眼斜。
 
而郑晴因为刚从美国回来,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居住,于是死乞白赖地去陆潇家里蹭吃蹭喝。陆潇也是个豪爽的,二话不说就领着郑晴回家。
 
两个人就勾肩搭背的一路歪歪斜斜地走着。顺手打了辆的士。
 
若是仔细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估摸着应该是午夜十二点了吧,陆潇和郑晴下了出租车就进了小区大门。谜月小区里面黑乎乎的,没有路灯,就连居民楼里也没有几户人家肯点灯,只有极少数的人家里窗子亮着,零零散散,如同野坟漂游不定的鬼火。
 
而其他人家就算点了灯也要拉起窗帘,不让屋内的灯光外泄,生怕那灯光会招到什么可怖的东西似的。
 
一栋栋被黑色暗影所包裹着的居民楼,看起来有些诡异。
 
“陆潇啊,你这小区怎么鬼气森森的,我都起鸡皮疙瘩了。”郑晴的酒似乎是被这鬼气森森的小区给吓走了一半,说话也不大舌头了,只不过她的眼前依旧朦朦胧胧,似乎眼前有一道黑色的帷幕,将她的双眼仅仅裹住,不知夜色的关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陆潇听完她的话后嗤笑一声,“可不知道先前是谁死皮赖脸跟我说什么不管我这儿是狗窝还是火海都跟定我了么?”
 
郑晴不说话了,就在陆潇以为她是臣服在自己的伶牙俐齿之下的时候突然猛地听见郑晴一声尖叫!“啊!陆,陆潇!!你刚才,刚才看没看见!?”惊恐之中的郑晴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而陆潇好死不死的想起了小区里那个午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听到什么响声不准出门的不成文的规矩,身子抖了一抖,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初。
 
安慰似的拍了拍郑晴的肩膀,她知道郑晴小时候就胆小如鼠,似乎……似乎是因为六年前的某一件事情把郑晴弄成这么胆小的德行的,只是……为什么陆潇忘了那件事究竟是什么呢?“你看我就说你喝醉了你丫还不信,幸亏我在你旁边,要不然你是不是得被吓死。”她安慰着郑晴,可是心里那层诡异的涟漪却越扩越大。
 
而郑晴没说话,干脆一个激灵之后扑到陆潇身上,声音颤抖;“不,不,陆潇你听我说,你,你别害怕。”
 
陆潇脊背有些发凉了,咽了口口水,但还是强装着镇定的神色问她,“怎么了?”
 
“我……我刚才看见,有一个黑影,趴在你背上!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看见一个黑影了!它就在你背上!”郑晴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死死地抱着陆潇,生怕陆潇把她抛弃。
 
而陆潇听到她这副饱受惊吓的表情也是被吓得不轻,“啊?!真,真有黑影?!”陆潇虽然胆大,可怎么也掩盖不了她是女人她就怕鬼这个事实,此时听郑晴都这么说了,她的腿也开始有点儿抽筋了。
 
“那现在,它还在我背上吗?”陆潇见郑晴缩在自己怀里,死也不肯探出头的样子,也没打算郑晴能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借着身旁昏黄的路灯,她看见,被路灯拉得长长的她的身影之上,真的趴着一个看起来像是五六岁孩童的黑影!而且,那黑影正骑在自己的脖子上,两只小手似乎正紧紧地勒着她的脖子!
 
她猛地尖叫一声,拉着郑晴就跑。
 
……
 
楼道里的声控灯被急促的脚步声吵醒,不情不愿地洒下了昏黄的灯光。
 
六年前。
 
陆潇和郑晴那时还只是孩子。
 
那个时候她们在森林里玩捉迷藏,而郑晴在躲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人。那男人的长相很可怕,他一把就抓住郑晴的脖子,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观赏着她的脖子,最后,最后拿出了刀子,割破了郑晴的咽喉。
 
血喷涌而出。
 
事后陆潇才知道,杀了郑晴的人,正是当年那个令人心惊胆战的杀人魔。以割喉为乐,以鲜血为食。
 
“陆潇啊,有时候我也佩服你,为什么你就那么幸运,没有被杀死呢?”郑晴的声音依旧忽远忽近地在陆潇耳旁回荡着。像是水面上一圈圈扩大的涟漪。
 
陆潇没说话,她看着郑晴的脸,忽然就笑了。笑得很凄凉。
 
“郑晴,你为什么没有注意到那男人杀死你时,他身上我的血呢?”
 
陆潇一直拉着郑晴跑了很久,终究回到了她身在六楼的家中。一进家门,她就急忙把门反锁关上,打开客厅的灯,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而郑晴似乎是惊魂未定,以至于她的眼神有些呆滞,她就这样死死的盯着陆潇看,把陆潇看得心里毛毛的。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好久,终于,郑晴笑了,只不过那笑容有些诡异僵硬,“好啦,不玩啦,我去洗个澡,然后咱们洗洗睡吧。”说完不等陆潇做什么应答,径直的走向了浴室,过了不大一会儿,陆潇听见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这才微微放下了心,想了想,也许刚才的事情只不过是她和郑晴喝多了眼花而已,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啊。
 
可是就在她要起身回卧室的时候,灯灭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陆潇饱受惊吓的心脏有些负担不起,她短促的尖叫了一声,但很快就意识到可能是停电了,最近这两天小区经常停电,有些大爷大妈去找物业理论也没理论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她倒是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
 
只是……既然都停电了,为什么听不见郑晴的声音呢?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僵硬凝固,郑晴,郑晴,为什么这个名字现在想起来却是既熟悉又陌生呢?
 
六年前……郑晴……
 
六年前和郑晴?等等……
 
突然陆潇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竭力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六年前,六年前郑晴就已经死了啊!!
 
六年前她和郑晴在森林里玩捉迷藏,可是当她去寻找郑晴的时候却发现郑晴被倒挂在一棵大树上,从咽喉处开始滴滴答答地往下淌血,染红了树下一大面地面,而郑晴的眼睛,就那样死死的盯着她。当时那场面就把陆潇吓哭了,虽然那时候她还小,可面对那样的场景难免也是被吓到了,当时她抽抽搭搭地往家跑,而郑晴被人救下的时候已经气绝。
 
可是,郑晴,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她为什么会被人倒挂在那么高的树上,又是谁割了她的咽喉置她于死地的呢?
 
陆潇想不明白。
 
“郑晴,你,你在哪儿?”她颤着声音叫郑晴。
 
奇怪的是,浴室的灯竟然一直都是亮着的,可是陆潇竟然看不见浴室里面的人影。
 
突然她感觉后背一凉,郑晴的声音忽远忽近地传到她耳边,“嗨,我在……你背后。”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