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午夜鬼故事 >

恐怖理发店

“好累啊。”彭冠扭了扭头,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个头了,真的好累啊。“话说,今天的收获还真的不小呢。”彭冠看了看地上的头发,顿时感觉自己真的很勤劳。
 
“请问?”陈冰敲了敲理发店的门。“对不起,我们关门了。”彭冠探出了头,并没有让陈冰进去的意思。“怎么关门这么早?才八点啊。”陈冰小声嘀咕着。
 
“哎,美女,你的头发不错嘛!”彭冠叫住了转身要走的陈冰。“怎么了?”陈冰被这话弄得一头雾水。“我这店刚开业一个月,搞活动,给你一张卡,拿着这张卡免费体验七次护理!”说完彭冠把卡塞进陈冰的手中。
 
“谢谢。”陈冰被弄得更加愕然了。末了临走的时候还听到后面彭冠喊了句:“记得要来啊!”
 
“真是个奇怪的人。”陈冰看了看自己的手中的卡,那张卡是那么的精致,让人忍不住想要留下它。卡上竟然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香气,让陈冰头皮一麻。
 
这几天的陈冰一直做噩梦,每天上班都觉得魂不守舍。而且最近的发质也原来越差,干枯分叉,最要命的是——脱发。而医院也只留下了注意休息或是用姜挫头之类的话就打发走人。
 
“唉,周末说什么也要好好放松下,最近压力太大了。”陈冰从包中找了找钥匙准备反锁,突然她看到了前几天的那张卡。
 
“你终于来了。”彭冠看了看推门的陈冰。“你说什么?”陈冰诧异地看了彭冠一眼。“哦,我说欢迎光临!”彭冠顿了一秒钟便说道。“我最近发质突然变得很糟糕,还开始脱发了。”陈冰一脸愁容地坐在椅子上。“这没什么,我一定能帮你养好。”彭冠推了推眼镜。“走吧,先带你洗头。”彭冠引了引路。
 
“哎,这些头套都是你的么?这头发好美。”陈冰看了看放在模型上的头发,不由得被上面黑亮的头发吸引住。“哦,这些都是我的收藏品。”没等彭冠说完,陈冰便把手伸向模型旁边的那道隐藏门。“那里是我的私人物品,没有好的头套,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还是洗头吧。”彭冠的一句话让陈冰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坐好别动啊。”说完,彭冠拿出了一瓶血红色的粘稠液体挤在手上,接着便抹在了陈冰湿漉漉的头发上。这一举动让陈冰很是怀疑,这液体究竟能干什么呢,自己在理发店从没见过这种液体。“别动啊。”说完,那种液体在陈冰的头发上越积越多,直至她的头皮上感觉到了丝丝凉意,彭冠才停止了涂抹。陈冰的头皮感到麻酥酥的,这让她担心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药水啊,蛮香的,不会有问题吧?”陈冰话语似乎让彭冠感到有些生气。“这是本店秘制的养发液,别的地方都没有。”彭冠用极其贪婪的眼神望着陈冰的头发,镜子中那眼神让陈冰感到几分不适。
 
“对了,我前几天给你的卡你还带着么?”彭冠终于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亲切地问着。“带来了,说好的免费的啊!”说完陈冰从挎包中拿出了那张精致的卡片。“当然,我们的理发店是讲诚信的。”彭冠推了推眼镜。
 
“你们?还有别的理发师么?”陈冰打量着镜中帅气的彭冠。“嗯,还有我女朋友。”彭冠羞红了脸。“那她?”“她不在这。”简短的一句话弄得陈冰尴尬了起来。
 
“看看,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彭冠吹干了陈冰的头发。镜中的自己光彩照人,至于头发,瞬间变得乌黑亮丽,美中不足的是头发有点少。唉,想想自己当初的头发是多么的乌黑浓密。
 
“恩,果然好多了,你这七次体验真的都免费么?”陈冰有点不相信这么好的功效竟然还能免费体验七次。“当然,我说过了,我们店讲诚信。”彭冠推了推眼镜,得意地笑了。
 
“对了,上次的卡片被我换走了,这次给你一张新的卡片。”说着,彭冠递给了陈冰一张新的卡片,又是一张精致的卡片,同样散发着怡人的香气,只不过这次的香味与上次有所不同。
 
“好精致的卡啊,都是你自己的设计的么?好厉害!”陈冰真的不是奉承,卡片的厚重感和上面曼妙的画风让人爱不释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张体验卡。“再美也美不过你的头发。”彭冠的话让陈冰脸红了。“真想见见你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美女能配得上如此完美的帅哥。”陈冰拿起了挎包开门笑道。“会见到的。”彭冠也笑道,只是那笑,莫名让陈冰感到很冷。
 
之后的陈冰好像变了个人,每天都精精神神的,而且头发也越来越好,每次醒来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头发。而且陈冰发现,自己的头发越长越快,这让她不得不经常去彭冠那里护理。
 
“哎,我的头发又长出来了,最近的发质越来越好。”交谈中的陈冰感到极其的自然,现在的她对眼前镜中这个男人可以说是百分百的信任。“嗯,我想很快你的头发就可以恢复当初的美丽了。”彭冠继续往陈冰的上涂抹那红色的液体。
 
之后的日子确实如彭冠所说,陈冰的头发越来越美丽。终于在第六次免费护理后,陈冰头发如当初一样,不是比以前的头发还要美丽。
 
“你的头发好美啊。”彭冠痴痴地看着陈冰的头发,那眼神让陈冰有些不好意思。“是么?”陈冰笑着问道。“嗯,好美啊,我要把它用久珍藏。”彭冠的目光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痴迷。“那,你要打算怎么……”没等陈冰说完,眼前的一幕让忘记了尖叫。
 
一刀,两刀,三刀……“好美啊!”彭冠一边念叨着一边猛砍,血喷洒在地面,喷洒在彭冠的脸上,嘴里……不一会,一颗人头滚落在光滑的地砖上。
 
“现在,你们见面了。”彭冠打开了密室的门,里面,一具干尸对着眼前的一切瞪大着双眼,一颗人头与她四目相对,那画面有种让人说不出的滋味。彭冠说完话,便把头丢进了一口大缸,缸里面满是那种红色的液体,里面还漂浮着若干的人头,而那些人头,正慢慢地长着头发……
 
彭冠剪掉了一颗人头新长出来的长发,之后便在干尸的头上如同艺术品地比划了几下,他笑了,笑得那么恐怖。
 
“真累啊,这是今天的第一个头,收获不小啊……”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