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女性秘密 >

美女被绑架故事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听见这话,陈兴心下陡然一跳,只感觉一股火顿时就从下头那地儿升腾了起来。
 
啥?!姚婶子要教……教我?
 
教我干那事儿,难不成,她愿意和自己……
 
陈兴的视线渐渐挪到了姚婶子那高耸的鼓囊和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之上,像姚婶子这样结过婚的女人,身上的美自然和王静不同,虽然少了几分青涩,却多出了几分成熟气息。
 
对于陈兴这个从没折腾过的瓜蛋子而言,姚婶子这样的女人才更加迷人,想想要是真能和姚婶子折腾的话,那滋味儿……
 
陈兴一吞唾沫,走上前一步,就探手朝着姚婶子的鼓囊摸了去:“婶子,你……你要教我干那事儿么?”
 
看到陈兴那色急的模样,姚芳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伸手把陈兴探来的手给拍开,红着脸轻笑着说:“那不然还能教你啥事儿……在这儿不成,你下午不是还有事儿要干嘛,待会儿晚上来婶子家,婶子给你留门……”
 
说罢,姚芳起身理了理衣服,见陈兴一脸的兴奋和色急,也是不由无奈笑笑,凑了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待会儿晚上婶子啥都教你,现在青天白日的,被人看见不好呢……”
 
姚婶子笑起来,那眼角弯弯,实在诱人,陈兴也是连忙一点头,送了姚婶子出门离开……
 
送姚芳回去的时候,旁边邻居陈寡妇和一帮女的坐在一起择菜,嘴里叽叽喳喳,也不知在说谁的闲话。
 
看见陈兴和姚芳俩人,那陈寡妇小嘴一勾,笑着喊道:“芳芳,你成天张罗着给人陈兴介绍媳妇儿,别哪天把你自己给介绍了出去……”
 
“陈姐你又胡说,陈兴那地儿不成的呢,就是芳芳给了他,他也折腾不了,除非……拿其他东西……”
 
说到这儿,周围的一帮择菜的女人也是哈哈笑作一团。
 
可姚芳还以为她们听见了刚刚自己的叫声,红着脸啐了句:“胡说啥!”便也不要陈兴再送,自己回了家去……
 
陈兴这边正好被戳到了痛楚,一阵气恼,转过头冲着陈寡妇一群女人喝了声:“你们男人才不成呢!”
 
他心头更是不由暗暗忿忿,他娘的,刚刚那都是意外,等老子找到原因了,非得把你们这些女人一个个折腾得半死不活不成!
 
不过,看看远去的姚婶子,陈兴的心头又有些复杂,万一自己跟姚婶子那啥的时候,又跟刚刚那样……那可咋办啊……
 
他无奈摇了摇头,看看天色,已经快到下午了,他转身锁了家门,径直就奔张狗子家去了……
 
陈兴是兽医,祖上传的手艺,他爹妈虽然都是外来人,但是毕竟手艺好,再加上有姚婶子帮衬,名声倒也渐渐打了出去,百丰村里几乎家家户户牲畜出了毛病都是找陈兴看的。
 
虽然一次下来也就三五十块钱,但是只要一天能接个一两单生意,糊口吃饭也是没问题的。
 
张狗子是在村口开茶馆的,说是茶馆,其实就是打牌赌博的地方,远近两三个村子,也就他一家,这些年可赚了不少钱。
 
所以他家媳妇儿倒也学起了城里的那些富太太一样,养起了宠物狗,听说四五千一条呢,叫啥柯基,稀罕得跟啥似的,有一点小毛病就要找陈兴治,这不,今早又说她家的狗蹿稀,让陈兴去看看呢。
 
不过张狗子家家底殷实,给钱倒也大方,每次下来都有至少五十块呢,所以陈兴倒也乐意,到了张狗子家,陈兴伸手用力敲了敲他家那大铁门,发出一阵“咚咚”地闷响。
 
这张狗子有了钱,就连自家的门都和别家不一样,乡下院子门一般都是普通铜门或者木门,只有张狗子家是不锈钢的防盗门,外头还有两个铜环招子,据说是门有两耳,旺财。
 
看着那大门,陈兴的心头也是不由感慨,啥时候小爷发财了也整个防盗门,还搞他娘的两尊石狮子在门口。
 
心里头正想着这些事儿,可左等右等,防盗门却都不见开,陈兴不由奇怪了,又是用力敲了几下,喊了一嗓子:“翠花嫂子,你在家么?”
 
这一下,里头倒是有人答应了,防盗门也是从里头打开,露出了门后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乌黑的头发,吊带的连衣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气质……
 
只是,此刻的她脸色却有些古怪,一只手偷偷撑着小肚子,嘴里颤声说:“来了……进,进屋吧……”
 
说着,她便转身朝着屋里走去,只是那屁股也不扭,反而并拢了双腿,像是中间夹着啥似的……
 
看到这一幕,陈兴的眼睛里也是闪过了一抹疑惑之色……
 
“难道这刘翠花身子出了啥毛病么?”陈兴的心下不由暗暗寻思,一脸的疑惑。
 
可是看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反倒是面色潮红的样子,跟之前姚芳动情时的模样倒是有些类似……
 
这娘们该不会也想男人了吧,陈兴心下一热,看着刘翠花走在前头带路,那高高翘起的丰臀对着陈兴,修长的大白腿扭动之间很是晃眼……
 
不过这些也只能心里头想想,人刘翠花可是有老公的……
 
收起心头的胡思乱想,陈兴跟着刘翠花就进了屋里,她家有一个房间专门就是给宠物狗准备的,陈兴进去的时候,那宠物狗二黑就趴在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狗就在这里,你赶紧给看看吧,今天要快一点,那啥……我还有事呢!”刘翠花脸上带着几分不耐烦之色,指着二黑说道。
 
陈兴心下暗暗恼怒,你爷爷的,不就是有俩臭钱嘛,拽啥拽,惹急了老子还不给你看呢!
 
他心下虽这般想,嘴上却只是应了一声,毕竟傻子才和钱过不去。
 
蹲下来看看狗,倒是没啥大毛病,就是吃坏了东西而已。
 
陈兴用手在狗肚子上按了两下,便已确定,淡淡说:“就是一些肠胃的小毛病,没啥大问题。药也不用吃,只要好生将养两天,别给它洗澡,要不了多久就能好。”
 
听陈兴这么说,那刘翠花倒是放心了下来,点点头,转身就要去拿钱包给陈兴钱,可是这一转身,腿上不由稍稍松了一下,忽然一个粉红的球状东西就从她的腿中间掉了出来……
 
滴溜溜一声,那玩意儿恰好掉在了陈兴的面前,明显可见,上面居然还沾着一些粘稠状的不知名液体。
 
看到这一幕,陈兴的脸色不由变得古怪了起来:“翠花嫂子,这是啥东西啊?”
 
 
“这……这是……”
 
刘翠花的俏脸顿时如同被火烧一般羞得通红,嘴里支支吾吾一时压根儿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东西是刘翠花托人在城里买的宝贝,说是放那地方能让女人舒坦,今天下午刚拿到手的,她自然迫不及待就尝试了起来……
 
偏偏刚开始弄,陈兴就来了,情急之下,那玩意儿又卡在了里头一时取不出来,外面陈兴叫的急,她只好去开了门……
 
谁知道最后却搞成了这样,刘翠花满心羞愤,走过去就想去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可她的手刚刚伸到一半,斜刺里忽然探出一只手来,一把就将那玩意儿给捡了起来……
 
陈兴!他一时倒也没认出这玩意儿到底是啥,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这东西是从刘翠花的裙子底下掉出来的,就是傻子也能猜到这是干啥的……
 
伸手一摸,那玩意儿上沾着的液体黏糊糊的,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一想到这东西很有可能是从刘翠花那地方掉出来的,陈兴的心下又是一热,竟是生出了几分兴奋的感觉……
 
“陈兴,快把那东西还给我!”刘翠花虽然心下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脸上却还是装出了一副镇定的模样,伸手想要把陈兴手里的那玩意儿给夺过来。
 
陈兴一抬手,却不给她,反而嘿嘿一笑问道:“翠花嫂子,我看这东西挺精致的,是用来干啥的啊,你快给我说说!”
 
刘翠花的脸更红了几分,却偏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没啥作用,就是一个按摩器,瘦瘦肚子啥的!”
 
瘦肚子?!陈兴嘴角一勾,渐渐站起了身子:“翠花嫂子,你就别骗我了,要真是瘦肚子的话,这上面的水是哪儿来的啊?”
 
刘翠花一下子就急了:“快把东西还给我,要不然我可真生气了!”说着,她冲上来就又想来抢。
 
可她身子才刚冲过来,陈兴一转身,竟是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径直把她给摁在了旁边的墙上……
 
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刘翠花给吓了一跳。
 
“陈……陈兴,你……你要干啥?”
 
“我要干啥?”陈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身子也是一点一点地朝着刘翠花靠了过去。
 
第一次离刘翠花这么近,鼻间都能闻到她身上那浓烈而不刺鼻的香水味,视线稍稍下移,就能看见刘翠花那身前的鼓囊上下起伏,美不胜收……
 
陈兴的心下一热,眼前这个女人一向都瞧不上自己,觉得自己只是个穷小子,都不配和她这样的人多说几句话,平日里更是对自己颐指气使的,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
 
此刻刘翠花的把柄被自己捏在了手里,他哪里还会放过这个女人,嘴角一勾,陈兴的一只手就朝着刘翠花的鼓囊上按了去:“翠花嫂子,你真以为我啥都不懂么?”
 
“啊!”眼看着陈兴的手已经快要伸到自己的鼓囊上,刘翠花的脸色顿时一变,失声尖叫了出来,可是她的身子都被陈兴按在了墙上,一时间压根儿躲闪不开。
 
一点一点,陈兴的手终于按在了刘翠花那诱人的鼓囊之上,手掌微微一用力,那种柔软的舒坦感觉出来,令他心下一阵暗爽……
 
陈兴自然是舒坦,可刘翠花却气的全身都开始发颤了起来。
 
她可从来就瞧不上陈兴这个一穷二白的小兽医,在她眼中,陈兴这样的家伙就连自己的狗都比不上,可是此刻,自己的那地儿却被这小子把玩在了手中,那种被羞辱的感觉,几乎快要让刘翠花气炸了!
 
她浑身发颤,咬住牙齿,使劲挣扎,却咋样都无法逃脱陈兴的手。
 
眼看那地儿被陈兴百般玩弄,自己的身子竟是都开始起了异样的反应,刘翠花心头终于害怕了起来,她咬牙喝道:“陈……陈兴!你,你住手!这事要让你狗子哥知道了,他非杀了你不可!”
 
可谁知,一听见这话,陈兴的手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用力地往她的衣服里伸了去……
 
“恩——”
 
完全肌肤相贴,陈兴的动作粗鲁而又强势,这样乍然的袭击,终于是让刘翠花身子一软,小嘴都是微微张开,发出了一声诱人的低吟……
 
她本来就想男人了,虽然打心底瞧不上陈兴,可是身子的反应却很老实。
 
不但没有再挣扎了,反而还细细感受着陈兴那只手在衣服里头的动作,那地方不自觉地就有了感觉……
 
但是她脸上却还是装着很抗拒,依旧咬着嘴唇嚷:“陈兴,你……你住手,不然,我,我就叫人了……”
 
这一下,陈兴竟真的停了手。
 
刘翠花一愣,抬起头来,只见陈兴一脸的坏笑,伸手一指她腿边流出的东西:“翠花嫂子,你咋还撒尿了,是不是想男人了啊?”
 
陈兴可不是傻子,现在他已经彻底搞明白了,女人要是想要和男人折腾了,那地方就产生这样的反应,之前在自己家里姚婶子是这样,现在这刘翠花也是一样……
 
刘翠花脸色微变,咬了咬牙,一时说不出话。
 
陈兴看到了刘翠花的转变,再不犹豫,趁着刘翠花愣神,他一把就扒拉下了自己的裤子,那大家伙顿时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刘翠花一惊,正要叫唤,但是当她的视线落在陈兴那家伙上,却又一下子愣了神,这……咋会这么大呢?这样大的家伙,几乎是张狗子的两三倍了,要是这玩意儿倒腾进自己那地儿,那还不舒坦得死去活来啊……
 
饶是刘翠花刚刚满心抗拒,此刻眼中却也不由火热了起来……
 
旁边的陈兴自然看出了刘翠花眼神中的变化,心下不由暗自得意,嘴里笑说:“咋样,翠花嫂子,我这货子比你那玩意儿好使吧,你想不想试试啊?”
 
刘翠花脸庞微红,略有些犹豫,可随即她的美目之中又是闪过一抹坚决之色,张狗子这些年背着自己也不知道在外面偷了多少女人,现在更是一个多月碰都不碰自己一下了,是他对不起自己在先……
 
这陈兴的本钱这么大,跟他折腾,一定比那玩意儿更加舒坦!刘翠花心下一荡,终于是一咬牙,看了陈兴一眼道:“你这坏蛋,今天便宜你了,来吧,嫂子想了……”
 
说着她也是转过身去,竟然冲陈兴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姿势……
 
看着刘翠花这骚模样,陈兴的心头也是热乎了起来,你爷爷的,刚刚还跟老子装,不也是个骚娘们儿嘛。
 
他暗暗好笑,却存心想逗一下刘翠花,嘴角微勾,轻笑道:“翠花嫂子,你想啥啊?”
 
刘翠花晃着屁股蛋子,回头没好气进白了陈兴一眼:“你说嫂子想啥,你再不过来,待会儿狗子回来了可就没你的事儿了……”
 
一听这话,陈兴也心知不能再多耽搁,不然待会儿张狗子回来了,自己可就捣鼓不了了,所以他连忙上前,扶着刘翠花翘起的丰臀……
 
站在刘翠花的身后,感受到两手的柔滑风韵,陈兴心头一热,本能的就一挺身,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他却忽然感觉腰上一麻……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低头朝着自己那家伙扫了一眼……
 
软了?!
 
又一次,软了?!
 
陈兴瞪了瞪眼,心下又是憋屈又是绝望,坏了,难不成,老子这地方真有问题不成?不然为啥每次到了这快要折腾的关键时候,货子就软了呢?
 
那刘翠花正趴在墙边,晃着丰臀等陈兴来折腾自己,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背后有动静,她不由皱眉转过身来,疑惑问道:“你咋还不进来呢?嫂子都快难受死了……”
 
说着,她还探出手朝着陈兴下头那地儿伸了去,可是这一碰,却并不是印象中灼热的玩意儿,而是一个软不拉耷的货子。
 
这下,刘翠花也是愣了愣,低下头来一看,不由傻了眼:“陈兴,你这货子……咋软了呢?”
 
陈兴吞了口唾沫,一时间哭笑不得,你问我,我问谁去,他娘的,为啥自己会有这毛病?眼见刘翠花脸上已经变了色,他连忙开口就想解释。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响,外边居然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可把陈兴和刘翠花一下子给吓住了,张狗子回来了?!
 
果不其然,外面传来了张狗子的喊声:“翠花,你在干啥呢?我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
 
陈兴心下一惊,连忙把软了的货子往裤子里头一塞,整理了一下衣服。
 
旁边刘翠花倒也反应的很快,几下子就把小裤提起,裙子拉下,还不忘转头对陈兴说道:“你不用着急,我去应付他。”
 
说着伸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二黑,示意陈兴假装再去给二黑诊疗一番。
 
陈兴点了点头,蹲在二黑的旁边,假装给它看起病来。他心下不但不着急,反而还暗暗庆幸,还好张狗子回来了,不然自己那地儿出问题的事儿还真不好跟刘翠花解释……
 
那头刘翠花去了大厅,镇定自若地说:“喊啥喊,我不在这儿么!”
 
张狗子素来是个怕媳妇儿的,声音倒也是小了下来“翠花,你在家干啥呢,咋不接电话呢?”
 
刘翠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样,道:“这不是约了陈大夫给二黑看病嘛,你忘啦?手机放在大厅里的,没听见,你现在回来干啥?”
 
张狗子向着房间内看了一眼,见陈兴的确是在给二黑看病,也就相信了刘翠花说的话。
 
“哦,陈大夫来了。”他说着进门,跟陈兴打了声招呼,便又出去和刘翠花说起了事儿来。
 
两人声音压低了几分,陈兴听的不是很清楚,隐约中好像听到张狗子提起了隔壁村子新茶馆抢生意,需要拿点钱置办点新东西啥的。
 
这些和陈兴倒是没啥关系,他也就没多听,给二黑按摩了下肚子,就出来找刘翠花拿了钱离开了……
 
临走之前,陈兴还注意到刘翠花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那美丽眸子里泛着几点少妇特有的妩媚,但是却又似乎带着了几分幽怨,也不知道是在怪自己不成,还是在怪张狗子突然跑了回来……
 
离开了刘翠花的家,已经是傍晚了,离他和姚芳相约的时间也是越来越近。
 
陈兴心下暗暗寻思,自己这毛病到底是咋整的,以前自己用手不是都成的嘛,现在咋真刀真枪捣鼓的时候偏生不行了呢?
 
不过仔细想想,或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所以心里紧张,才会出现这样的毛病。不过姚婶子岁数不小了,经验丰富,说不定有办法让自己不紧张的,只要不紧张,那地儿就不会突然软了下去……
 
心里想着这些事儿,陈兴感觉自己下面那地儿又有了反应,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姚婶子那娇滴滴的身子,想想待会儿就能把她抱在怀里倒腾一番,陈兴的心就跟猫抓似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经过村外一道小山坡的时候,却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了一声喊:“陈兴,你给我站住!”
 
陈兴皱了皱眉,转过了头来,却见那不远处有三四个年轻人正朝着自己跑了过来,为首的是刘大虎,长得身高马大,虎背熊腰,跟头野兽似的。
 
这刘大虎是村里出了名的泼皮,平常无所事事,不是到处打牌就是喝酒打架,陈兴和他虽然一直不咋对眼,却也没有过啥矛盾。
 
所以他倒也有些奇怪,这刘大虎找自己干啥?脚下也就缓缓停了下来……
 
“刘大虎,你找我?”他皱了皱眉,眼见刘大虎几人渐渐跑近,也是奇怪开口问道。
 
可那刘大虎压根儿就没打算跟陈兴多说,上来居然就是狠狠一脚朝着陈兴的腰上踹了过来!
 
陈兴措手不及,顿时被这一脚踹得向后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这下子,他也是脸色一变,咬牙喝道:“草尼玛,刘大虎你干啥?!”
 
那刘大虎手中也不知道从啥地方捡来了一根棍子,捏在手中,满脸狰狞,一步步朝着陈兴走近:“陈兴,你他妈的今天是不是跟静静相亲了?”
 
陈兴脸色一沉,跟王静相亲?可是,这和刘大虎有啥关系?
 
正纳闷,那刘大虎又是一招手,周围几个泼皮顿时一拥而上,把陈兴给团团围住。他这才再次冷冷道:“静静从小就是老子的相好,你他妈的敢打她的主意,不想活了吧!”
 
这下陈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因为中午相亲的事儿,虽然自己和王静压根就没成,但是此刻的他心下满是愤怒,咬牙喝道:“老子相亲,关你屁事儿!”
 
话声刚落,刘大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他一挥手,冷声喝道:“打!”
 
周围几个泼皮一拥而上,对着陈兴拳打脚踢,有一两个还拾了木棍,照着他的胳膊,肩膀一下一下地砸了去……
 
陈兴虽然身子皮实,但是对方毕竟人多,几下就被放倒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力量反抗,只能够勉强伸出手,护住脑袋……
 
这些泼皮也都是惯打架的,个个下手都知道轻重,只照着那些肉多骨头硬的地方打,但是即使是这样,却也已经疼得陈兴快要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拳头和棍子终于停了下来,旁边响起了刘大虎的喊话声:“陈兴,知道错了没?”
 
陈兴一咬牙,勉强睁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是刘大虎,他忍着疼,一把伸手逮住了面前刘大虎的衣领,狠狠道:“老子错在不该上了你妈,生了你这么个鳖孙儿!”
 
说罢话,就狠狠啐了一口浓痰,一下子吐到了刘大虎的脸上!
 
“尼玛,贱骨头,老子打死你!”
 
刘大虎大喝一声,手上的棍子猛地朝着陈兴脑袋上一舞!
 
这一下,陈兴的身子一晃,向后栽倒了,径直从他身后那坡边上摔了下去……
 
坏事儿!出人命了!第六章
 
站在刘翠花的身后,感受到两手的柔滑风韵,陈兴心头一热,本能的就一挺身,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他却忽然感觉腰上一麻……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低头朝着自己那家伙扫了一眼……
 
软了?!
 
又一次,软了?!
 
陈兴瞪了瞪眼,心下又是憋屈又是绝望,坏了,难不成,老子这地方真有问题不成?不然为啥每次到了这快要折腾的关键时候,货子就软了呢?
 
那刘翠花正趴在墙边,晃着丰臀等陈兴来折腾自己,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背后有动静,她不由皱眉转过身来,疑惑问道:“你咋还不进来呢?嫂子都快难受死了……”
 
说着,她还探出手朝着陈兴下头那地儿伸了去,可是这一碰,却并不是印象中灼热的玩意儿,而是一个软不拉耷的货子。
 
这下,刘翠花也是愣了愣,低下头来一看,不由傻了眼:“陈兴,你这货子……咋软了呢?”
 
陈兴吞了口唾沫,一时间哭笑不得,你问我,我问谁去,他娘的,为啥自己会有这毛病?眼见刘翠花脸上已经变了色,他连忙开口就想解释。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响,外边居然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可把陈兴和刘翠花一下子给吓住了,张狗子回来了?!
 
果不其然,外面传来了张狗子的喊声:“翠花,你在干啥呢?我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
 
陈兴心下一惊,连忙把软了的货子往裤子里头一塞,整理了一下衣服。
 
旁边刘翠花倒也反应的很快,几下子就把小裤提起,裙子拉下,还不忘转头对陈兴说道:“你不用着急,我去应付他。”
 
说着伸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二黑,示意陈兴假装再去给二黑诊疗一番。
 
陈兴点了点头,蹲在二黑的旁边,假装给它看起病来。他心下不但不着急,反而还暗暗庆幸,还好张狗子回来了,不然自己那地儿出问题的事儿还真不好跟刘翠花解释……
 
那头刘翠花去了大厅,镇定自若地说:“喊啥喊,我不在这儿么!”
 
张狗子素来是个怕媳妇儿的,声音倒也是小了下来“翠花,你在家干啥呢,咋不接电话呢?”
 
刘翠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样,道:“这不是约了陈大夫给二黑看病嘛,你忘啦?手机放在大厅里的,没听见,你现在回来干啥?”
 
张狗子向着房间内看了一眼,见陈兴的确是在给二黑看病,也就相信了刘翠花说的话。
 
“哦,陈大夫来了。”他说着进门,跟陈兴打了声招呼,便又出去和刘翠花说起了事儿来。
 
两人声音压低了几分,陈兴听的不是很清楚,隐约中好像听到张狗子提起了隔壁村子新茶馆抢生意,需要拿点钱置办点新东西啥的。
 
这些和陈兴倒是没啥关系,他也就没多听,给二黑按摩了下肚子,就出来找刘翠花拿了钱离开了……
 
临走之前,陈兴还注意到刘翠花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那美丽眸子里泛着几点少妇特有的妩媚,但是却又似乎带着了几分幽怨,也不知道是在怪自己不成,还是在怪张狗子突然跑了回来……
 
离开了刘翠花的家,已经是傍晚了,离他和姚芳相约的时间也是越来越近。
 
陈兴心下暗暗寻思,自己这毛病到底是咋整的,以前自己用手不是都成的嘛,现在咋真刀真枪捣鼓的时候偏生不行了呢?
 
不过仔细想想,或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所以心里紧张,才会出现这样的毛病。不过姚婶子岁数不小了,经验丰富,说不定有办法让自己不紧张的,只要不紧张,那地儿就不会突然软了下去……
 
心里想着这些事儿,陈兴感觉自己下面那地儿又有了反应,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姚婶子那娇滴滴的身子,想想待会儿就能把她抱在怀里倒腾一番,陈兴的心就跟猫抓似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经过村外一道小山坡的时候,却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了一声喊:“陈兴,你给我站住!”
 
陈兴皱了皱眉,转过了头来,却见那不远处有三四个年轻人正朝着自己跑了过来,为首的是刘大虎,长得身高马大,虎背熊腰,跟头野兽似的。
 
这刘大虎是村里出了名的泼皮,平常无所事事,不是到处打牌就是喝酒打架,陈兴和他虽然一直不咋对眼,却也没有过啥矛盾。
 
所以他倒也有些奇怪,这刘大虎找自己干啥?脚下也就缓缓停了下来……
 
“刘大虎,你找我?”他皱了皱眉,眼见刘大虎几人渐渐跑近,也是奇怪开口问道。
 
可那刘大虎压根儿就没打算跟陈兴多说,上来居然就是狠狠一脚朝着陈兴的腰上踹了过来!
 
陈兴措手不及,顿时被这一脚踹得向后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这下子,他也是脸色一变,咬牙喝道:“草尼玛,刘大虎你干啥?!”
 
那刘大虎手中也不知道从啥地方捡来了一根棍子,捏在手中,满脸狰狞,一步步朝着陈兴走近:“陈兴,你他妈的今天是不是跟静静相亲了?”
 
陈兴脸色一沉,跟王静相亲?可是,这和刘大虎有啥关系?
 
正纳闷,那刘大虎又是一招手,周围几个泼皮顿时一拥而上,把陈兴给团团围住。他这才再次冷冷道:“静静从小就是老子的相好,你他妈的敢打她的主意,不想活了吧!”
 
这下陈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因为中午相亲的事儿,虽然自己和王静压根就没成,但是此刻的他心下满是愤怒,咬牙喝道:“老子相亲,关你屁事儿!”
 
话声刚落,刘大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他一挥手,冷声喝道:“打!”
 
周围几个泼皮一拥而上,对着陈兴拳打脚踢,有一两个还拾了木棍,照着他的胳膊,肩膀一下一下地砸了去……
 
陈兴虽然身子皮实,但是对方毕竟人多,几下就被放倒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力量反抗,只能够勉强伸出手,护住脑袋……
 
这些泼皮也都是惯打架的,个个下手都知道轻重,只照着那些肉多骨头硬的地方打,但是即使是这样,却也已经疼得陈兴快要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拳头和棍子终于停了下来,旁边响起了刘大虎的喊话声:“陈兴,知道错了没?”
 
陈兴一咬牙,勉强睁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是刘大虎,他忍着疼,一把伸手逮住了面前刘大虎的衣领,狠狠道:“老子错在不该上了你妈,生了你这么个鳖孙儿!”
 
说罢话,就狠狠啐了一口浓痰,一下子吐到了刘大虎的脸上!
 
“尼玛,贱骨头,老子打死你!”
 
刘大虎大喝一声,手上的棍子猛地朝着陈兴脑袋上一舞!
 
这一下,陈兴的身子一晃,向后栽倒了,径直从他身后那坡边上摔了下去……
 
坏事儿!出人命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