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女性秘密 >

翁熄系 我那兵荒马乱的青春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给刘富全一家人心里添堵。相信发生这件事后,刘富全短时间内是没心思继续打他家鱼塘的主意了。果不其然,一连着好几天,村里人都没怎么见着刘富全出门,偶尔见他出来了一两次,也都是铁青着一张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天,陈小宝正坐在鱼塘旁边看守,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他想都不想,一起身就朝身后跑去,将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用力抱住,“嫂子,你终于回来了,小宝饿了!”一边说,他嘴巴还不停的李香兰怀里蹭着。李香兰面露无奈之色,却只是揉了揉陈小宝的头发,没有推开他。自从上次两人差点突破最后一步后,平日里这种程度的接触,李香兰并不排斥,心里反而有一些期许。毕竟只是这样接触的话,第一不会违背伦理道德,第二又能稍稍缓解一下她对某些方面的渴望。而且就算被同村的人撞见,也只是觉得陈小宝傻的可爱,不会传出什么闲话。所以这也算是一举多得了。“小宝,嫂子今天听到一个好消息,真的很开心,只是你不懂这些,不然就跟你好好分享一下。”李香兰将陈小宝扶正,眼神里充斥着无奈和喜悦。陈小宝微微一愣,随后装傻道:“说,说,小宝要听嘛!”说着,他还不停摇晃着李香兰的胳膊。李香兰没办法,只好点头道:“好好好,嫂子说给你听,你别着急。”“我刚在田里摘菜,听说王老三的女儿要从大城市回来了,而且这次回来,还带着一个朋友,据说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好像是有开发咱这个村子的想法,建成什么度假村之类的。”“具体的我也不懂,但听王老三的意思,只要咱这地方被人看上了,以后大家都不用愁吃穿了!”“诶,真好啊,王老三的女儿到底是村里唯一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这都能带大家一起发财了,我的孩子将来也一定要这么能干才是!”最后两句话,李香兰倒像是在自言自语。她也没管陈小宝能不能听懂,只当是找个人倾诉下心里的好心情罢了。而陈小宝在听到“王老三女儿”几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不禁僵住了。不过为了不被李香兰发现异常,他立马低下头,蹲下去玩起了泥巴,依然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他会变成这样,自然是有原因的。王老三的女儿叫王秀娟,在出去上大学之前,是村子里少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之一。并且她打小就和陈小宝关系好,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小宝哥哥。而就在她出去上大学的第二年,村子里遭遇大洪灾,他哥哥不幸去世,而他也成了傻子。两年时间一晃而过,陈小宝并不记得这两年间,王秀娟有没有回过村子,更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自己,只是说心里话,他还是有点想念那个臭丫头的。“哎……”心里悄悄叹了口气,陈小宝爬到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睡了过去。等天色渐暗的时候,陈小宝突然被一阵嘈杂的鞭炮声给吵醒了。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踮着脚尖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视线尽头,村子里唯一那辆牛车正从外面缓缓开了回来。在车斗高高堆起的干草堆上,还坐着两道苗条的身影,只可惜离得太远,陈小宝并不能看清两人长啥样。但结合白天嫂子跟他说的事情,这两人估摸着就是王秀娟还有她那个朋友,好像还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具体的也不清楚。“要不要去看一眼?”陈小宝心里纠结不已。在犹豫了将近十分钟后,终于还是下了树,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在这种偏远山村,走出去的大学生回来,那都是值得全村齐贺的大喜事儿,所以王老三自然要摆出几桌宴席,让大家一起来吃顿饭,热闹热闹。李香兰自然也被邀请过去了。不过她没带陈小宝,毕竟陈小宝现在是个傻子,带到那种正式的场合总是不太像样,万一他闹个什么笑话,那丢的可是伏龙村的脸。陈小宝也没在意,他自己选择隐瞒真相,自然就要承受相应的结果。偷偷摸摸走到王老三家附近,借着那茂盛草木的掩护,陈小宝看到了在王老三家院子和门前,都摆上了大圆桌。村里那些熟悉的面孔,此时都围坐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甚至连村长刘富全,和他老婆王桂芬今晚也在列,看来过去了这么多天,王桂芬和刘富贵之间的风声,终于淡了下去。而在不远处,牛车已经停了下来。车斗上的两人一前一后下来,走在前面的那个女子,正是陈小宝印象中的王秀娟。只不过如今的她,比陈小宝记忆中的那个臭丫头,更漂亮,漂亮的差不多是另一个人了。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漂亮衣服,长发齐肩,发尾烫成微卷的女子。陈小宝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他嫂子仔细打扮一下,应该和她差不多,但现在对比的话,李香兰还是显得逊色了一点。“阿爸,我回来啦!”正当陈小宝看那女人看的入迷时,王秀娟已经一把抱住站在门口的王老三,欣喜万分的喊道。王老三拍了拍女儿的后背,示意她先起来,而后看着女儿说:“好闺女儿,给阿爸看看瘦了没有。”王秀娟摇了摇头,喜滋滋道:“我才没有瘦呢,阿爸,你不知道外面的生活有多好,我现在只担心自己会不会太胖,哪还会瘦呀!”“对了,阿爸,还有各位叔叔伯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柳明月,这次和我回来,是想考察一下我们村子的情况。”“如果我们村子合适的话,明月姐可是会在这里投资建度假村,到时候大家都能赚到钱!”
 
这么一讲,刘富全便明白了。他点了点头,随即说:“不过柳老板,我们村子里现在没什么青壮年,留下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腿脚也算不上多方便,这去山上看情况,要是没一两个年轻人带路,我可不放心啊!”“秀娟不是在吗?”柳明月看了眼一旁的王秀娟说。“秀娟可不行!”谁知她刚说完,王老三就拒绝了。“柳老板,秀娟丫头已经好几年没回村子了,我们后面这山当初还发生过几次滑坡,道路早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自己去都要迷路,又怎么能给你带路?”“那怎么办?”柳明月也有些无奈。忽然,她眼睛一亮,说:“对了,昨晚在鱼塘边的凉棚里,我看不是还有个年轻人吗?”“凉棚里?”王老三和刘富全皆是一愣,随后恍然道:“柳老板说的是陈小宝那个傻子?”“对,就是他!”柳明月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轻笑着说。刘富全和王老三相视一笑,摇头道:“柳老板,那傻子更不行,两年前一场洪灾引发的泥石流,把他和他大哥全给冲跑了。”“他大哥直接丢了命,他被冲坏了脑子,现在只认他嫂子一人,智商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你觉得他能给你带路?”柳明月眨了眨眼,笑着说:“怎么不能,你也说了,他傻是因为他智商跟小孩子一样,又不是好坏不分,你们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而已。”“我以前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学过一门心理学,知道怎么跟这类人交流,所以就让他给我带路吧,绝对没问题。”这话一说出口,刘富全和王老三都愣住了。国外这是有多发达,都有能跟傻子交流沟通的学问了,这也太了不起了吧?但一旁的王秀娟,却悄悄凑到柳明月身边,小声道:“明月姐,心理学里有教怎么和傻子沟通吗,我怎么不知道?”柳明月急忙冲她眨了眨眼,示意她不要多说。王秀娟会意,乖巧的坐回了原处。刘富全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好,等到了晌午天,香兰应该从地里忙回来,到时候我带你过去,你试试能不能和陈小宝沟通,要是可以的话,就让他带你进山吧。”他会同意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担心柳明月改变主意,不在伏龙村建度假村,所以眼下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谁让别人是老板,口袋里有钱呢?屋外,陈小宝听到柳明月要来找他,心里暗道坏事了。这女人肯定是发现他装傻的秘密,不然谁吃饱了撑的,会来找一个傻子去带路,那不是比傻子还傻子吗?也怪自己昨天太大意,不小心暴露了。不过事已至此,他就算想躲也来不及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这个叫柳明月的女人,到底要耍什么花样。偷偷摸摸的回到鱼塘边,陈小宝开始思考对策。直到中午饭点,李香兰已经从地里割了一大篓子鱼草回来,几道人影从远处慢悠悠走了过来。陈小宝眯起眼睛一瞧,果然是柳明月一群人。随行的除了刘富全,还有王秀娟和王老三,以及一些过来看热闹的人。“香兰,在家吗?”才走到凉棚附近,刘富全就大声喊了起来。李香兰刚把鱼草放下,听到呼喊声就急忙跑了出来,当看到这么多人过来时,她也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在她忙农活的这段时间,陈小宝又做什么错事了。“村长,这是咋地了?”她赶忙迎上去,搓着手紧张的问道。刘富全看了她一眼,心里对这女人的不识好歹颇有成见。但眼下有外人在场,他自然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而是一板一眼道:“柳老板要进山里考察情况,我们村子里也就小宝一个腿脚便利的年轻人,让他给柳老板带个路吧。”“什么?”李香兰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家小宝神智不全,他哪能带路呢,绝对不行!”“香兰姐,别担心。”李香兰拒绝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柳明月便已经开始解释了。等她把上午用的那套说辞再说一遍后,李香兰也不禁相信了几分。倒不是说乡下人好糊弄,而是柳明月身上实在有太多耀眼的光环了。又是公司大老板,身家过亿,又出国留过学,知识渊博,这样的大人物,有什么必要糊弄她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人?这样想着,她便扭头就着树上喊道:“小宝,小宝快下来!”听到声音,躺在树干上的陈小宝知道躲不过去了。他叹了口气,先是背着众人揉了揉脸,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后,才从树干上跳了下来。“嫂子,饿,小宝饿了……”他蹦跳着走到李香兰身边,语气可怜兮兮的说道。李香兰无奈一笑,说:“别急,嫂子已经在做饭了,但现在有人要和你说话,你乖乖的,千万不要乱来知道吗,不然嫂子就生气了!”“嗯,小宝听话,小宝肯定不会乱来的,可是嫂子,什么叫乱来啊?”陈小宝用力点头,那一板一眼的模样,就像个小孩子在大人面前许下承诺时一样,颇具喜感。而听到他的问题,李香兰也苦恼了。对啊,什么叫乱来呢?这时,柳明月往前走了一步,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盯着陈小宝说:“小宝,你认识我吗?”陈小宝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保持着那副傻傻的模样,转过头说:“你是谁啊,小宝见过你吗?哦,小宝记起来了,你是那个仙女姐姐,小宝之前睡觉的时候见过!”听言,在场的众人不禁微微一笑。不得不说,柳明月是真长得漂亮,柳叶峨眉,樱桃小嘴儿,一双水润的眼睛又亮又闪,难怪会被陈小宝当做仙女。柳明月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再往前一步,竟是大胆的拉住了陈小宝的手,说:“那仙女姐姐想和你说一些悄悄话,你愿意听吗?”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