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女性秘密 >

不要了坏了太涨_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

昏暗的灯光下,杨姨的身体淡出一抹粉红色的光芒,让我难以控制的激情瞬间迸发到了胸腔。
杨姨那对白胸我早就知道,是我从小最爱摸的地方,但是真的看到了,却又不得不让我这个懵懂的少年惊慌又失措。
杨姨弯下腰,整个身子弓起一条弧线,她用长长的手臂撩动着水,浇在身上,慢慢转动,整个后臀暴露在我面前。
我脸一阵烧红,额头清晰感觉有汗滴渗出。
不得不说,杨姨是我见过最性感丰满的女人,就算到若干年回忆起来,仍会让我有种说不出的触动。
随着水蒸气的不断上升,杨姨将半个身子埋在了水桶之中,拿起一块毛巾,在身上缓慢的擦拭着,就像不是在洗澡,而是在冲刷一件艺术品。
我看的口干舌燥,恨不得下一秒就打破窗户,真正的伸手去触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姨终于从木盆站起,赤裸的正对着我,屋里的水气混合着她身上若隐若现的水珠,形成一副美丽的幻影,看的我忍不住的咽口水。
眼神一路跟随杨姨的一举一动,正要深入仔细观察一番,杨姨突然就转身坐到床上,穿上了那件肥大衣,把自己包裹进了被子里。
灯光霍然熄灭,我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猛地栽倒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听到房间里有走路的声音,为了不被杨姨发现,我一溜小跑跑到了床上躺下,把自己严严实实缩到被子里。
我用手按住胸口,努力平复,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一整个夜晚,浑身都像是长了刺一般,翻来覆去,直到黑夜渐渐淡去,我才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我做了一个很甜的梦,梦里,学校的校花牵着我的手在对我笑,说她喜欢我,还在学校的主席台当中拥吻我。
我的脸红的要炸开,跪地向她求婚,她红着脸没有说话转头就跑,我大步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按在身下……
刚要去吻她,一只手就把我推醒,我迷迷糊糊向上看,是杨姨温柔的脸。
“瘦娃,这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知不知道再晚一点,你又要去学校罚站了?”
杨姨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拉我起床,可要知道,现在杨姨跟我的力气悬殊不是一点点,我成心不想起,杨姨是奈何不了我的。
我甩开杨姨的手,蒙着头,无理取闹朝她喊,“我不起,除非抱我一下。”
杨姨敲了下我脑门,最开始只是坐在我床边推我,然后不搭理我,直到看最终奈何不了我了,才拉开被子,给了我一个大拥抱。
我嘴角瞬间咧开一道灿烂的笑容,像是得到昨晚的满足,一个激灵爬起身,穿好衣服跟杨姨去客厅吃早饭。
下床那刻,还不忘伸手在杨姨圆润的肥臀摸上一把。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每次都要胡思乱想半天。
杨姨注意到我的不安分,红着俏脸,瞪了我一眼,怒道,“瘦娃,你又要干什么?”
“杨姨,你放心,我可没有想那些,只是手不小心滑到了。”
我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杨姨这才不吭声了,扭着好看的臀部去厨房端饭了。
看着杨姨去厨房的背影,我瞬间涌上一股念头,要是以后她当我媳妇儿该多好。
吃过饭,杨姨在院子里收拾打扫,我就坐在门口的板凳上,一边看着她一边写作业。
她的胸前随着扫帚一动一动,让我又忍不住想起,昨晚在木盆里那具性感曼妙的身姿,一下子沉迷了进去。
“瘦娃,我去干活了,待会去学校好好听老师的话,别打架。”
说话间,大门咣一声关闭。
我才猛地清醒过来,恍惚看着大门,发现杨姨早就离开了。
长叹一口气,杨姨一走要到天黑才能回来,她不在我也待不下去,索性扔下书本,跑出去找同村小伙伴玩到近天黑,直到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回家推着杨姨新给我买的自行车,往学校出发。
乡间小路全是坑坑洼洼,自行车车轮在直打晃,我扶着杨姨给我准备的半袋大米,更是走的小心翼翼了些。
眼看上完最后一个坡就要到顶了,我也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就在这时候自行车突然发出噗嗤一声响,不动了。
我蹲下身检查,发现竟是一根铁钉,杵在正中央,正好扎过我的车轮。
“谁那么不长眼!把铁钉扔在这种地方,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我气的朝地上踹了一脚。
离镇上中学还有一大段距离,难道剩下的路要两条腿走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比百灵鸟还好听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这?再不走的话,看班主任不杀了你才怪。”
我闻声抬起头,重舒了一口气,瞬间感觉希望终于来了。
“芊芊,我自行车爆胎了,要不然你带我一程吧。”
我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冲我坏笑的女孩。
这个女孩叫刘芊芊,是村长的女儿,平时大大咧咧的,跟我也都是兄弟相称,因为学习很好,所以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学校的学习委员。
话还没说完,刘芊芊就不加思考甩开我,抓着自行车朝我冷哼了声,“现在知道求我了,前几天好像某人还要痛打我一顿那。”
她的话瞬间让我有点懵,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原来又是为了前几天我误会她偷我手环的事,为此她已经让我道歉不下三百遍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又要拿这个说事。
“刘芊芊班长,我真的已经深刻认识到错误了,到了学校你怎么惩罚我都行,现在就帮帮我吧。”
我合起手一边向她求饶,一边说好听的,就差给她跪下了,终于我看到刘芊芊眼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感觉有戏,果不然下一秒她撇着脸哼了声道,“上来吧。”
可是我哪敢让她骑车,为了安全考虑,最终换成我载她。
路过学校要经过一大片麦子地,这块路不好走,我自愿下车推着刘芊芊。
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
我像是丢了魂一般,不顾车上刘芊芊的叫喊,就走进麦地里。
“林安庆,怎么那么巧?在这里见到你?”
我蹑手蹑脚站到这个在发呆的女孩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算是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长的娇小可人,因为家里没钱,就退学下地干活了,说起来挺可惜的。
她一愣,额了声,迟疑了一会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今天活干完了,就出来散散心,倒是你,怎么现在还不上课?”
林安庆说这个,我瞬间想到自行车还在路边,就一阵心烦,想把自行车坏了的经过跟她说一遍。
突然身后一阵剧烈晃动,我猛地被脚下的麦子绊倒在地,林安庆或是被我吓到了,赶紧趴到我身边扶我。
也就在这个空档,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声,“这里保险吗?”这是女人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方心吧,这里离村里够远,不会有人来的,亲爱的,我真是想死你了。”
说话间,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黑夜里我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脸,男的是村头大汉儿子黄有为,女的就是女人村刚死掉的王大成媳妇陈爱霞。
王大成一直是靠扑鱼为生,因为这次巨浪,他死于海中,陈爱霞也就变成了寡妇。
黄有为摸着陈爱霞的身体,猛地抱住她,把她压在身下,就开始疯狂的啃咬,好像多年没见过女人一样。
林安庆看到这一幕,浑身吓得发抖,害怕她叫出声,我俯身压住她的身子,对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别出声,林安庆依旧是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麦地两人,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黄有为快速拖去陈爱霞的裤子,压抑的陈爱霞闷声连连,接下去的时间两人越战越激烈,要把麦地给冲破了。
我跟林安庆在一旁尴尬的要死,特别是林安庆捂住脸不敢看,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声,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过了会儿,估摸两人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陈爱霞一声尖叫,猛地停止了这一切。
我看到她跟黄有为翻了个身,趴在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黄有为顿时吓得脸发白,提上裤子就小跑跑走了。
我张大嘴着实佩服,小时候我就听说陈爱霞的风流史,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好奇心作怪,想去问问陈爱霞的秘诀,但迫于林安庆一直拽着我,还是赶紧走了。
刚走到麦田口,就被刘芊芊挡下,她言语不善的指着林安庆喊,“是不是因为她把我给扔下了?”
我这才想起刘芊芊还在,害怕刘芊芊一生气迁怒林安庆,赶紧把林安庆推开,让她赶紧回家。
直到她走了之后,我才开始一边装傻子,劝起刘芊芊来,“芊芊,那么晚了,我们两个人也够可怕的,快点回学校吧。”
边说着我一边拉她的手,把她带上后座,可话音未落,她就一把甩开我,指着我让我别逃避责任,并告诉我不用去学校了,让我跟她到一个地方。
我很无语,但迫于刚才有错在先,只能跟着她走到了学校的后山。
夜晚的山里幽深又诡异,跟她坐在石头座上,一会儿就感到浑身发毛,看她一句话也不说,我渐渐耐不住了,哆嗦着问道。
“刘芊芊,你要惩罚我也不用这样吧?再说,我不是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至于拿着我的生命开玩笑吗?这样的话你也没有保障 不是?”
说话间,试图拉她回家,却又一次被她甩开,她转身白了我一眼,似乎更加生气了。
“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看你玩的挺欢。”
我看着她,竟一时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刘芊芊哼了声,转身朝山顶走去。
那么大晚上的,我想回家,却又不能丢下她一个女孩离开,只能跟在她后面。
不知不觉走到山顶,刘芊芊突然转回头,冲我喊道,“你不是要回去吗?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能怎么说,只能昧着良心说一句,“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大晚上的你要是遇到个歹徒该怎么办?我当然要保护你。”
哪知刘芊芊噗嗤的笑出声,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刘芊芊做事一项不计后果,身后就是山崖,我赶紧向她求饶,她没有理会我,挑起我的下巴,就突如其来的问了我一句是真的吗?
我迟迟反应不过来,她生气的把我推到地上,掐腰怒道,“你们男生就会骗女孩的心。”
瞬间我好像恍然大悟了,为了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我也拼了,爬起身就一把抱住刘芊芊,将她狠狠拥入怀中。
她发疯似的打骂我,我很快就被打的浑身青紫,可是憋着一股劲,我还是没撒手,终于她打累了,瘫倒在我身上。
趁她喘粗气的空闲,我也成功把她带下山,出了山口,我也不愿意理她,背起杨姨给我的半袋大米向学校走。
没走几步,她又跑上前拦住我,表情还是不依不饶的,这时我真的受不了了,甩下大米,就问她还想怎么样。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刘芊芊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我面前,一伸手抱住了我,她的身体很香,让我有一瞬间的晃神。
“瘦娃,你喜欢过我吗?”
她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羞涩,让我顿时哑住了,突如其来的啊了声。
似乎是看我没有拒绝她,刘芊芊反手抱的我更紧了。
“瘦娃,反正我就跟你说了吧,我一直都喜欢你,如果你也愿意,那我们成年了就结婚,我不要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了。”
我以为刘芊芊在开玩笑,我们那么多年一直都是死党,是兄弟。
我用力拉开刘芊芊,让她不要再闹了。
她反倒抬脚把我踢到地上,压住我就亲,她吻的很疯狂,让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推开她,“刘芊芊,你干什么?”
比起生气,我更多是惊讶,刘芊芊从来也没说过喜欢我啊。
“瘦娃我,我想你要我,就跟亲杨姨一样对我就行。”
刘芊芊红着脸,衣裳半露的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我。
我顿时有些懵,她竟然知道我跟杨姨的事,似是看我不说话,她又凑到我身边,这次她直接弯腰,把胸前的风光都暴露了出来。
一瞬间,我下面有了反应,手脚开始不听使唤了,我尝试性的一把抱住她,伸手抓住了她的胸口。
刘芊芊没有拒绝,反而叫声连连的喊我快点。
我也是得到了动力,脱掉外套,就趴到刘芊芊身上。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