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女性秘密 >

我该怎么办!我上课被同桌摸下面放跳跳蛋

俗话说得好,有一就有二。
 
陈二牛对林雨的渴望表现得越来越直白,不光见面时嘴上要明里暗里的占便宜,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更是各种揩油。
 
而林雨虽然担心被宋志强和杨春花发现,却也特别着迷于其中的刺激,没有明确反对。
 
有天杨春花回娘家省亲,没人做饭,林雨只要亲自披挂上阵。
 
正在厨房的大灶上炒着菜,忽然被人从背后搂住,逮着她屁股和胸部就是一通乱抓乱捏。
 
林雨知道是宋志强又性急了,赶紧拍开他说,“别乱来!春花儿不在,二牛还在呢!让人看见了多难为情!”
 
谁知道后面那人却笑着说,“二老婆,我就是二牛呀。”
 
林雨吓得铲子都掉进铁锅里,回头一看果然是陈二牛,顿时急得语无伦次,“你……你干什么?!”
 
“让我摸摸嘛,这两天想死我了!”
 
“不行……老宋就在屋里……你别这样……”
 
话没说完,陈二牛就搂住林雨亲了上去,堵住她嘴不让她张口,还腾出只手继续在林雨屁股上捏来揉去。
 
林雨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反倒因为用完了力气,被陈二牛抓住机会趁虚而入。
 
陈二牛将林雨按倒在灶台边,边亲边四处乱摸,很快就伸进她衣服里,隔着内衣揉她丰满的胸部。
 
林雨好不容易躲开陈二牛的嘴,气喘吁吁道,“二牛……你听我说……二牛……”
 
“林老师,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的屁股好翘……每天看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尤其穿着牛仔裤的时候,我真恨不得马上把你扔到床上去……”
 
“老宋还在屋里……二牛……你别……”
 
陈二牛不再说话,不顾林雨的反抗,强行把手挤进内衣当中,握住那对让他垂涎了许久的温热峰峦。
 
那东西又软又有弹性,虽然比不上媳妇杨春花的大,可手掌仍旧无法完全掌握,正是陈二牛最喜欢的类型。
 
玩弄片刻以后,陈二牛就忍不住了,胡乱掀起林雨的衣裳,又顺势将其内衣推到脖颈下方,那对丰满的大白兔便顶着头上嫣红的樱桃,颤颤巍巍的从胸罩下方跳了出来。
 
林雨无力反抗,只得任由陈二牛俯身含住樱桃,边舔舐吮吸,边用舌尖挑逗。
 
林雨感觉她的身体正在逐渐融化,变成一股股温暖的涓涓细流,汇聚到下身某个逐渐发热的地方,随时可能冲破堤坝激荡成滔天洪水。
 
正当陈二牛想脱下她裤子,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时,宋志强的声音从过道上传来,“林雨,饭做好了吗?我都饿得不行了。”
 
听到老公的声音,林雨顿时浑身一个激灵,翻下灶台边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裳。
 
宋志强进厨房来,瞧见林雨在灶上炒菜,而陈二牛则在灶下烧火,空气里带着股略显奇怪的味道,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味道。
 
林雨脸上的红晕尚未退去,只得装作擦汗说,“快好了。这天气真热,一没留神菜也糊了。”
 
宋志强看了眼锅里说,“那我先去摆好碗筷。”
 
林雨心里砰砰直跳,不好意思独自面对陈二牛,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急匆匆的乘好菜端出厨房。
 
陈二牛也不作声,心中却明白,闹成这样林雨都没有表态,下次多半就能得手了。
 
 
隔天杨春花回来,晚上跟陈二牛搞得惊天动地。
 
那两口子就跟故意在示威一样,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林雨在这边用被子蒙着头,也能通过声音判断出,他们进行到了哪个阶段。
 
估摸着得有半个钟头,杨春花刺耳的叫床和肉体啪啪啪的碰撞声才停歇。
 
林雨听得心痒难耐,这陈二牛上来就用非常快的频率在运动,却能毫无间隙的坚持那么久,能力也太恐怖了。
 
早上洗漱的时候无意间聊起这事,杨春花有些得意的说,“林老师,是不是很好奇啊?”
 
输了里子不能输面子,林雨装作没兴趣道,“我好奇这个干什么,又不是没男人。”
 
杨春花用手挡住嘴小声说,“我没什么文化,但也听七大姑八大姨聊过,那事儿如果很和谐的话,女人的面色就比较红润,皮肤也会好。”
 
“你有男人,我也有男人,有时候还是要互相学习学习,借鉴下经验嘛。”
 
林雨听得云里雾里,这种事还能互相学习?怎么借鉴?难不成四个人一起睡?
 
城里也许有些比较开放的男女,会超过两个人办事,可农村里的人现在也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吗?
 
得知林雨的疑问,杨春花笑得前仰后合,“我的林妹妹啊!你的想法也太夸张了!我告诉你,墙壁右下角有个洞,正好可以看到我们那边的床头。明白了没?”
 
林雨恍然大悟,却撇了撇嘴说,“谁稀罕看你们那档子事。”
 
杨春花也不斗嘴,神秘兮兮的回到,“那就随你咯。”
 
当天晚上,林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旁边躺着的男人鼾声如雷,更是增添了几分烦闷。
 
忽然隔壁的灯光从墙壁空洞里透过来,然后林雨就听见陈二牛说,“来嘛,没关系的,他们应该都睡了。”
 
悉悉索索一阵以后,杨春花说话了,“看把你猴急的……说得好像人家没睡,你就不会来劲一样……”
 
不消片刻,杨春花压低声音长呼一句,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似乎特别难受。
 
而隔壁的木头床也像快要散架一般,嘎吱嘎吱的晃动起来。
 
林雨心中一动,见宋志强睡得比死猪还沉,便偷偷起床摸到墙壁右下角,透过拳头大小的孔洞朝那边望。
 
此时他们已经合二为一,杨春花光溜溜的躺着,举起双腿架在陈二牛肩上,胸前无比丰满的大白兔随着男人的冲击而前后晃动,荡出阵阵乳浪。
 
陈二牛跪在杨春花身前,咬牙切齿的闷头耸腰,也许是用了很大力气的缘故,身上的肌肉更是结实紧绷,显得健美而性感。
 
也不知道陈二牛是吃什么长大了,那东西几乎跟擀面杖一样粗细,每次进入杨春花的身体都净根没入,感觉都快捅到她心窝子了,直把杨春花搞得欲仙欲死,揪住床单哀嚎连连。
 
林雨当然知道杨春花的疯狂反应,是因为舒服到了极点,心中不由有些泛酸,想着宋志强为什么就不争气呢?
 
越看越觉得难受,林雨缩上床夹着被子蹭到浑身酥麻,才沉沉睡去。
 
之后有段时间,林雨有机会就去那个孔洞偷窥,自然也经常会产生幻想,在陈二牛身下娇吟缱绻的是她,而不是杨春花。
 
她无法预料,这个刺激又危险的梦,很快就成为了现实。
 
秋分前后,是村里最忙碌的一段时间。
 
这天下午杨春花在家晒玉米,抽不开身,就让林雨帮忙下地给陈二牛送茶水。
 
林雨拎着大茶壶,在玉米地里钻得晕头转向,还没搞清楚东西南北,就迎面跟个人影撞得满怀,差点摔倒。
 
陈二牛堪堪搂住林雨说,“还好本相公反应快,不然摔坏了二老婆,我可是会心疼的。”
 
林雨俏脸一红,推开他说,“我不是你老婆,以后不许乱叫了。”
 
陈二牛伸手就在林雨屁股上捏了一把,“最近几天你们那边都没动静,是闹别扭了吗?还是,宋老师那方面不太让你满意?”
 
被人戳中心事,林雨一时无言以对。
 
陈二牛慢慢靠近,扶住她肩膀说,“林老师,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有些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
 
见林雨低头,没躲开也没说话,陈二牛便不再犹疑,搂住她就是一通热吻。
 
这次林雨特别配合,陈二牛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把她的牛仔裤给褪到了膝盖弯。
 
望着林雨粉嫩笔直的双腿,和被内裤包裹住的鼓鼓囊囊的隐秘地带,陈二牛不由血往上涌,三两下解开裤子拉链,将憋得不行的冲天巨物给释放了出来。
 
而林雨羞涩的瞥了瞥那根长棍,目光中既有紧张又有期待,差点没沁出水来。
 
 
被陈二牛搂住的时候,林雨发现她特别敏感,满脑子都是从墙壁孔洞里偷看到的画面,稍稍亲吻抚弄一阵,就气喘吁吁的来了兴致。
 
前面几次接触,她还保留着有夫之妇的矜持,可眼下环境十分僻静,四周不大可能有旁人出现,她埋藏在心底的欲望就逐渐浮出水面。
 
等陈二牛从档门拉链出放出尺寸骇人的巨物,林雨不由目瞪口呆。
 
男人的东西居然可以长到这么大?
 
林雨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意识便伸手握住,用掌心和五指感受着那东西的壮硕和坚硬。
 
陈二牛被搞得倒抽冷气,迫不及待的摸进林雨内裤里,搜索几下以后,终于感觉到了女人秘密花园中最敏感的凸出点。
 
那地方早已泛滥成灾,陈二牛用指肚在林雨的敏感地带来回搓弄,很快便激起断断续续的水渍声,啪叽啪叽的,特别能挑动人的神经。
 
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汹涌而来,林雨的双腿几乎无法站立,只得扶住面前两根玉米杆,才没有瘫软下去。
 
陈二牛空着的手顺着她肚子一路往上,轻车熟路的探进衣摆,再挤进内衣缝隙中,逮住她丰满的大白兔轻轻揉捏。
 
“二老婆……你的胸好软……比春花儿的摸着舒服多了……”
 
陈二牛舔着林雨的后脖子说到。
 
“胡……胡说……春花儿的胸比我大……你净会……净会哄人……”
 
“我说真的。最喜欢你的屁股了,好圆好翘,看着就想立马刺进去……”
 
随着陈二牛手上挑逗的速度加快,林雨已经完全沉浸其中,被身体的渴望控制了思维,完全没办法搭腔了。
 
陈二牛拿命根子在林雨屁股上磨蹭几下,终于扯下她内裤,往她双腿之间溪水潺潺的地方顶了过去。
 
“二老婆,我要来了!”
 
林雨还没回过神,就听噗叽一声,陈二牛的雄壮之物已经没入半截,排山倒海的撕裂和饱胀感无比强烈,差点令她窒息。
 
那是林雨从未有过的体验,仿佛在地狱与天堂间迅速流转,极致的疼痛与极致的爽快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到底哪边更多一些。
 
停顿片刻,陈二牛开始前后运动。
 
起先还比较轻柔,等林雨绷紧的身体逐渐缓和下来,他便加快速度,用力往前拼命撞击,恨不能将怀里的女人捅个对穿。
 
他掀起林雨的衣裳,又推开当中的胸罩,从背后握住那对不停晃动的鼓胀大白兔,让挤出的嫩肉从指缝中漏出来。
 
林雨盈可一握的纤细腰肢,和丰满挺翘的屁股形成诱人的曲线,让陈二牛看得血脉沸腾,忍不住生出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