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男性秘密 >

美女贴身男护士 扒下语文老师的丝袜

雇主李悦悦让老杨有点想犯罪。
 
李悦悦只有二十出头,长得清纯又可人,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会说话。她平时的穿着比较保守,却难以掩盖凹凸有致的身材。
 
每次去她家新房做活的时候,趁着她端茶倒水的机会,老杨总忍不住将目光锁定在她纤细的腰肢,和被牛仔裤衬出来的浑圆挺翘的臀型上。
 
最令老杨激动的是,李悦悦帮忙打下手时,喜欢穿一件蓝色的大衬衫,她一弯腰,里边儿或白色或黑色的内衣,和藏在当中的丰满大白兔,就会从领口露出来,让老杨大饱眼福。
 
老杨对女人的挑剔,可以说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然而李悦悦几乎完全符合老杨的标准,清纯中隐约散发性感,有一股与生俱来含苞待放的娇媚,这不禁让老杨产生错觉,认为她就是老天爷给的机会。
 
李悦悦很热情,对老杨毫无防备。
 
这总让老杨想入非非,忍不住想将她顶到还没刷好灰的墙上,然后粗暴的撕烂她的衣服,拽下她的牛仔裤,从她浑圆丰满的翘臀后面狠狠的刺入。
 
遗憾的是她已经结婚了。
 
而且,即便她单身,也不大可能瞧得上老杨这种男人。
 
老杨已经年近五十,还是光棍一条,也没考虑再找,主要是因为被前妻和铁哥们儿戴了绿帽子,对老婆这个特殊的称谓有了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当然,是人就有生理需求。
 
这些年老杨搞装修在本地闯出了名气,挣得不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贡献给城里的各个娱乐会所和街边的洗头按摩房,几乎把全城的小姐都认识了个遍。
 
时间久了,老杨在装修圈子里得了这个外号——老痒,是身心都痒的那种痒。
 
因为装修的手艺得到认可,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老杨就开始挑起雇主来。
 
男的自然一律拒绝,谁还差那两个钱儿是怎么的?
 
至于女的,也得看看能不能入老杨的眼。长得不出挑的,或者脾气比较大的,通通不搭理。
 
老杨睡过的女人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但那些女人都是庸脂俗粉,而且老杨也单纯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
 
然而李悦悦跟她们不同,这个女人有种独特的魅力,让老杨十分心动,感觉像焕发了第二春。
 
经过几天的接触,李悦悦的底倒是让老杨摸清了一些。
 
她是某个私企的小会计,今年刚刚跟老公结婚,这套房子的首付已经榨干两口子所有的积蓄,所以暂时没准备要孩子。
 
李悦悦的男人老杨只见过一次,听说是在中学当语文老师,文文弱弱的,还戴着副比啤酒瓶底子还厚的眼镜,一眼就能看出身体素质很差,也不知道怎么把李悦悦骗到手的。
 
而老杨能有大把时间和李悦悦独处,得益于小两口经济条件比较差,为了省人工费,李悦悦得空就会过来帮忙打下手。
 
这天早上,老杨哼着小曲去李悦悦家上工。
 
“老杨来啦?”
 
听到开门声,李悦悦就笑着打招呼。
 
老杨对她天使般的笑容和温润的银色完全没有抵抗力,只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裤裆里情不自禁起了反应。
 
但老杨很快反应过来,上去帮她扶住墙角的耗材说,“这些东西又沉又硬,很容易划伤手,哪是你一个女人该碰的?”
 
李悦悦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叫一声,捂着手心蹲到旁边,哎哟哎哟的直哼哼。
 
老杨拉过她的手一看,全是血,果然是给划破了。
 
正想说她两句的时候,老杨却发现,从这个角度正好能透过李悦悦领口的缝隙,瞧见里面被红色内衣托起来的两只大白兔。
 
这女人的皮肤又白又嫩,两只大白兔尺寸也不小,中间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让老杨刹那间脑子发热,恨不得立刻上手抓揉两把。
 
“还好我带了创口贴……”
 
可能是疼得厉害,李悦悦准备去处理下伤口,起身时手臂却恰巧碰到老杨裤裆里早已昂首挺胸的命根子。
 
李悦悦明显感觉到了什么,满脸惊讶的回头望着老杨,又扫了眼他腰部以下的地方。
 
然后,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个……老杨,我先去冲一下……”
 
李悦悦羞臊得扭头去厨房。
 
看着她扭动的浑圆翘臀,想到她衣服里诱人的春色,老杨一时邪念丛生,没忍住抬脚跟了进去。
 
 
李悦悦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将伤口上的血冲干净,就准备贴上创口贴。
 
她搓手的时候,被牛仔裤绷得曲线毕露的翘臀,随着身体轻微晃动,仿佛在对老杨发出无声的召唤,看得老杨心潮澎湃。
 
等到时机合适,在门口躲着偷看了半天的老杨,忽然蹦出去拉住李悦悦说,“小李啊,你这水都还没干,贴上去不得掉了吗?”
 
李悦悦很紧张,这才想起确实不妥。
 
老杨捉住她手腕一直不撒开,心里嘀咕着,这女人的皮肤可真舒服,又滑又嫩的,不知道让她握住命根子会不会爽上天。
 
厨房里气氛略显尴尬,李悦悦挣脱老杨,转头溜去客厅里说,“毛巾还没买呢,这卫生纸放哪儿了?”
 
“卧室里有一包,我前两天带来的,应该还在那儿吧。”
 
“好的,谢谢。”
 
 
“要不要我帮你?”
 
听老杨关心她,李悦悦有点慌神,总感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想要出言拒绝时却太晚了,老杨人已经站在卧室门口。
 
李悦悦莫名的心虚,说话都不敢看老杨。
 
混到这个岁数,又经常在脂粉堆里打转,老杨跟女人打的交道何其多。
 
李悦悦明显不自在,却又没直接表态,这就说明她是个不太懂得拒绝的女人,或者说性格比较软。
 
老杨心思一动,指着卧室东南角笑道,“小李你看,我专门拆了那堵墙腾出个地方,任凭再大的床都能摆得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突然提到“床”这种东西,总是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李悦悦更加慌张,却强装镇定说,“老杨,我们就买一般的床,要那么大干什么啊?”
 
老杨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当然是好办事啊!你想啊,你跟老公晚上那什么的时候,怎么滚都掉不下去,不是很踏实吗?”
 
李悦悦不再接话,别过脸去贴创口贴。
 
从发现老杨裤裆里的异样之后,她就感觉老杨今天的举动跟平常不一样,似乎总在有意无意的给她暗示。至于具体内容是什么,她不能确定,也不敢多想。
 
老杨人不错,而且身体看着比老公结实许多,有种男人特有的雄壮气息,李悦悦估计没有女人会讨厌他。
 
但李悦悦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即便跟老公之间有难言之隐,那方面不太和谐,她也不能放任自己的思绪,朝着违背伦理道德的方向去想。
 
现在老杨更是提起夫妻之间最隐秘的话题,到底什么心思,李悦悦再傻也能猜到其中一二,所以她只能装没听见。
 
谁知,老杨居然凑了过来,捉住她手腕说,“自己怎么给自己贴?我帮你吧。”
 
李悦悦感觉老杨的手好烫,激得皮肤猛一阵酥麻,于是背过身去说,“没事,我可以的。”
 
也不知是光顾着关心李悦悦忘了规矩,还是本来就存心的,老杨的双手从李悦悦背后绕到前面,抢过她手里的创口贴,执意要帮忙。
 
这一下,雄浑的男人气息瞬间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将李悦悦锁在中央,让她脑子都开始犯晕了,全然忘了应该要躲开。
 
而且,李悦悦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时有根坚硬如铁的长棍子,正不偏不倚的贴在她屁股后面!
 
李悦悦拼命跟自己说,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可那种念头根本控制不住,瞬间眼前便闪过男人命根子顶天立地的画面。
 
几乎在同时,她发觉内裤里竟然有些湿润了!
 
李悦悦无比震惊,难道她天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否则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动情?
 
这更是让她呆若木鸡,不敢随便动弹。
 
闻着李悦悦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感受着胯下传来的柔软和弹性,老杨无比的口干舌燥,心脏跳得扑通扑通的,差点没蹦出胸腔。
 
这样她都没有表示抗议,是不是说,可以更进一步了?
 
老杨屏住呼吸壮起胆子,毫不犹豫的朝他朝思暮想的丰满胸脯摸了上去。
 
 
好大,好软!
 
老杨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悦的大白兔隔着衣服都这么有弹性,如果能直接摸的话,那岂不是……
 
之前在洗头房里,跟那些小姐亲热的画面不断浮现,老杨仿佛能看到李悦悦赤身裸体的站在面前,挺着傲人的大白兔任由他使劲抓揉。
 
男人对女性双峰的迷恋,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即便老杨已经快成糟老头子,仍然无法抗拒李悦悦那对大白兔的诱惑。
 
此番行动着实大胆,他不敢确定李悦悦会如何反应,指不定反手就得给他一巴掌,骂他耍流氓,老色狼。
 
但李悦悦只是不露声色的扭动一下,抽身离开他的魔爪,“那个……老杨,不用……不用帮忙啦,我已经贴好了。我家还要多久才能装修好呢?”
 
老杨裤裆里硬得难受,舔了舔嘴唇敷衍道,“快了,最多也就个把月。我的技术你大可放心,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
 
李悦悦诧异道,“啊?什么舒服……”
 
 
老杨这才察觉失言,刚刚光想着占李悦悦便宜,嘴上不由自主就朝那方面靠了。
 
“让你们,你跟你老公住得舒舒服服,我是这意思。”
 
收拾好伤口,李悦悦就开始帮老杨打下手了。
 
因为雇主是个女人,不可能让人家干重活,老杨就让她在旁边候着,帮忙递个工具材料之类的。
 
她一弯腰,蓝衬衫领口就垂下去,从那个巨大的缝隙里,几乎能将她整个上半身一览无遗,甚至能隐约瞧见内衣中被裹住的半点嫣红。
 
这种美景摆在眼前,老杨哪还有心思干活。
 
他漫不经心的刷着墙,时不时找机会跟李悦悦讲些略带暧昧的话,关注着李悦悦的反应。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李悦悦忽然想起,中午还答应了别人一起吃饭的。
 
想在私企里混,搞好裙带关系非常重要,类似的应酬基本每周都有,李悦悦也已经习惯了。
 
现在身上这件蓝衬衫,是专门用来干活的工装,李悦悦自然不能穿着去饭局。她早就考虑到这层,出门时在包里带了条连衣裙,待会儿直接换上就可以赴宴。
 
把这事儿一提,老杨很识趣到大门外抽根烟,让李悦悦换衣服。
 
李悦悦折腾半天,忽然发现背后的拉链似乎卡主了,根本就提不上去。
 
怎么办?总不能穿成这样上街吧?
 
转念一想,不是还有老杨在吗?
 
李悦悦犹豫一会儿,还是叫了老杨进来帮忙。
 
见到此刻的李悦悦,老杨差点喷出鼻血。
 
这女人已经不能用极品来形容,像连衣裙这么仙的款式,居然被李悦悦穿出了十足的韵味。那饱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和裙摆下露出大半的笔直长腿,无不昭示着女主人完美的身材。
 
老杨顿时热血翻涌,几乎忍不住就要将李悦悦扑倒在地。
 
“帮我拉一下,这个拉链好像卡主了。”
 
李悦悦背过身提醒到。
 
“哦……”
 
老杨咽下口唾沫,稳住心神试了几次,那拉链好像真的卡死了,怎么都拽不动。
 
他这边稍微一用力,李悦悦整个人就被带得前后晃悠,胸前丰满的大白兔就跟装满水的气球似的,在布料里面来回震颤。
 
我滴个乖乖!
 
老杨裤裆里直冒火,只感觉那地方随时可能炸裂,硬得让人难受。
 
“怎么了?是不是拉不上去?”
 
“不,不是。拉链没有问题,就是……你的胸太大了……”
 
“帮我想想办法啊,我有个应酬,必须得穿这个。”
 
“那我可就动手了。”
 
没等李悦悦反应过来,老杨迅速托住她两只大白兔。
 
李悦悦刚想惊叫,却察觉先前那根坚硬无比的长棍子又顶到了屁股上,搞得她下身一阵麻痒,“嗯”了一声,便软绵绵的暂时没了力气。
 
看来有戏!这可是天赐良机!
 
老杨心中大喜,立马顺势搂紧李悦悦,照着她香喷喷的白嫩脖颈就亲了下去。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