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人肉披萨

冬季的一个周末,王佳被男友邀请去山上玩,放松一下心情。仔细想想这个冬天却是冷落了男友不少,两人便一起驾车去了市郊的一座山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银装素裹的森林,王佳和男友在山上打闹嬉戏,玩得好不痛快,眼看夜幕就要降临了,两人决定从山上开车回家。
 
车子在半路抛锚了。男友走下车去,打开车的前盖,发动机在溅射着火花。男友愤恨的捶了几下车盖,告诉王佳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好消息是虽然汽车的发动机坏了,但没什么大碍,他可以修好。坏消息是他没有带装备。因为是冬天,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两个人都很惊慌。考虑了一会,男友决定去前面的村子里借点工具,让王佳锁上车门,等他回来。
 
男友走了,王家自己一个人坐在车上,心里满是懊恼,如果这次不出来,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了吧?她打开手机,因为离市中心很远,手机信号只有可怜的一格,还时断时续。现在是7:00,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男友才能回来,想到这,她的心里不由得更加烦闷,打开了消消乐玩了起来。
 
夜色越来越深,还下起了雪。王佳坐在车里被冻的瑟瑟发抖,车子的暖气设备也坏了。林子深处传来了一声嚎叫,因为隔得很远,听起来是狼的声音,王佳关掉了手机,锁上了车门,关上了车窗,只留下了一道小缝。缩在车厢里,肚子此刻不争气的传来了咕咕叫的声音,男友却连影都没有。王佳的眼泪不由得掉了出来。
 
下一次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
 
“啪嗒,啪嗒”,雪地上传来了脚步声。王佳慌忙的抬起头来,黑影越来越近了。“铛铛铛”敲窗声响了起来。王佳赶紧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借着光,她失望的发现来者并不是她的男友。那是一个很古怪的男人。明明是冬天,他却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脸被冻得发青,一双大眼黑色的瞳孔倒占了大半。他笑着问道:“小姐,这么深的夜在这里干嘛呢?”王佳吓了一跳,眼珠一转说道:“额,我男朋友去方便了,我在等他回来呢!你呢?”男子笑了笑:“我啊,我的家就住在这里,有兴趣跟我去喝杯热茶吗?”王佳心动了一刹那,摇头道:“不用了,谢谢。我男朋友很快就会来了。下次有机会一定去你家做客。”男子古怪的笑了笑,分不清是嘲讽还是遗憾。他摇了摇头,说道:“那好吧,我的家就在后面的那片树林里。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去看一看。”王佳点了点头。男子转身走了,王雪好奇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才发现原来他不是没有穿大衣,而是大衣被他脱了下来,提在了他的手上,里面鼓囔囔的,好像装满了什么东西。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王雪先前的恐惧到消失了不少,不管怎么说,在这么一个时间段,这么个地点,身边知道有个人存在,总是安心了不少。
 
天色已经黑的不可视物了,男友却还没有回来。王佳的心越发焦躁了起来。打开手机,已经是10点了。男友已经离开整整三个小时了。她不安的给男友打了几个电话,却总是提示关机了,听到女生机械的回答,她的心里越发不安了起来。只得拨打110,说自己被困在了山上,男友也不知所踪。对面的警长安慰了她几句,告诉她马上派人来救援她,但是救援队赶到这里最少也要等3个小时。挂掉电话,王佳的心再次安定了下来。三个小时,不算太长,反正自己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不是吗?这时,车窗再次被敲打了起来。
 
王佳胆颤心惊的往外一看,是刚才的那个男子。此刻他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大衣,手里提着一个盒子,笑容满面的对她说到:“小姐,要不要尝尝我新作的披萨?”王佳还没来得及说话,男子就接着自言自语的说道:“一个人等待肯定是很痛苦的吧?我猜你也一定饿了。披萨我给你放在车的前盖上,如果你饿了,就自己拿着吃吧。这么冷的天,你一个人在外面可得注意安全”说完放下披萨就走了。王佳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这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男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树林里。王佳赶忙下车,拿起了披萨,又坐回了车上。
 
披萨的包装还是热的,王佳一打开,一股浓郁的肉香夹杂着奶香顿时扑面而来,本来就饿的肚子疼的她顿时大喜,三下五除二就把披萨吃的三干二净。忽的,她的牙一疼,咬到了个硬硬的东西。王佳好奇的将它吐在了手上,接着手机的光,她惊骇的发现,那是节人的骨头!
 
王佳顿时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吐了出来,狭小的空间里顿时溢满了酸臭的味道,她想打开车窗通通气,却又怕刚才的那个男人回来,顿时哭了起来。铛铛铛,车窗此刻却又响了起来。
 
王佳此刻几乎要昏厥了。她无力的的看向车窗,一道手电筒的光芒刺到了她的脸上,声音传了过来:“是王佳小姐吗?我们是是警察局的救援人员,我叫白飞,旁边是我的同事李大壮,你也可以称呼他为小胖。”王佳打开了车门,向他们哭诉了起来,白飞和小胖则面色凝重,据这位王佳小姐所言,估计她的男友现在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凶手应该还走不了太远。听完以后,白飞冷静的说道:“小胖,你陪着王佳小姐先下山等我,顺便请求支援,我去那里看看凶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说罢就向丛林深处跑了过去。
 
林子很密,白飞在树林里慢慢的走着,认真凝听着周围的动静。忽的,他的眼神凝固了,前面白色的雪上有一条血液淌成的红线,通向了林子深处。他顺着这条线走了过去,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地。他的眼睛死死的盯向了前方,鼻孔里喘着粗气:前面的草地上,堆起了一个雪人,但是雪人的头,却是一个死人头!那个人头此刻面朝着白飞,脸上满是痛苦和绝望。雪人的前方用鲜血写着一行字:
 
“HAPPY NEW YEAR! 王猛。”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