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看见死亡的眼睛

今天的小丽和以往一样,循规蹈矩地赶着公车去上班。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毫无趣味可言。
 
上了公交车,投好币,她赫然看见坐在前排的男人,头上骑了个小孩儿,那小孩儿看起来很小,甚至不能称之为为孩子。那个头儿实在是太小了,感觉像是个胎儿似得。
 
那孩子的身体也不怎么好看,身上破了好几个口子,在惨白皮肤的衬托下,里面的血肉显得格外地猩红。
 
在看那脖子,硬生生地咧到了一边儿,里面的血肉清晰可见。
 
这孩子。。。。。。
 
小丽是医学院毕业的,虽然后来没有从事医学,但是,这孩子这副模样,明显是被堕胎后留下的印记。
 
医学上堕胎一般是将母体子宫内的胎儿,用利器敲碎。可能是这个孩子太小了,所以没有绞多少下,便出来了。可是脖子还是被手术器械无情地绞断了一大半儿,导致整个脑袋都耷拉在脖子上,无法直立起来。
 
这个男人可能是医生,也可能是孩子的父亲。总之,这孩子势必和着男人有某些关系。
 
小丽对于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自己虽然有阴阳眼,但是,似乎有好像和没有一样。因为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鬼魂说过话,也没有任何一个鬼魂向她嘱托什么事。
 
不过这样更好,省了不少事儿,不然还不得经常忙活。
 
上了公交车后,她想找个位置坐下。可是却发现,公交车上都坐满了人,唯一一个位置就是刚才那个男人的座位旁边有个空位子,可是小丽不想去坐,于是便只好站在离司机较近的后方,扶着扶手。
 
她突然发现,座位左边的人全都有声有色地聊着天儿,可是车子右边的乘客,却基本不怎么说话,异常沉闷。
 
这感觉,就好像是把整个公交车分了楚河汉界似得,井水不犯河水。
 
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小丽一个趔趄往前一扑,竟然就那么五体投地地摔倒在了地上!
 
手上的包也被甩在了车厢的地上。
 
“哎我说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奇怪,好好的位置不坐,偏偏要站在这里,你看多危险,我一个刹车你就摔地上了。快些到右边找个位置坐下,别再站这里了。”司机回过头来,指着车厢右边的座位,让小丽赶紧到那儿坐去。
 
听这话小丽就不乐意了。他开车技术这样不说,还让自己去那右边找位置坐,明明知道那里都坐满了,哪儿还有位置啊。
 
“大叔,你在耍我吗?这右边根本就没有位置。”小丽无奈地说道。
 
就在小丽说完之后,她明显看到了司机那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又小声地问道:“姑娘,你真的看见右边坐满了人吗?”
 
面对司机的问题,小丽无语了。“是坐满了人啊,不然我为什么有位置不坐呢?”
 
这不是白痴么:小丽心里想道。
 
见司机的神情不对劲儿,小丽这才仔细打量右边的乘客。只见他们脸色确实有些惨白,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的前方,没有一个到处看风景的人。
 
这时,车子到了站,刚好也到了公司的那个站台。小丽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车。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想快些离开。
 
来到了马路上,只要过了这个斑马线,对面就是自己的公司了。
 
刚踏上斑马线,前面是绿灯,准备过马路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要过去!”
 
小丽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后面。只见后面远远的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女鬼,冲着自己说完那句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缥缈的身影,是鬼必然不错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满载混凝土的车辆突然失控,冲向了斑马线。小丽吓出了一身冷汗。好险啊,刚才如果走上了斑马线,那么此刻,自己肯定是躺在了车底下啊!
 
小丽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地自豪自己有这双眼睛。
 
出生时,接生婆就告诉家里人,这孩子有用一双能看见死亡的眼睛,也就是能看见鬼魂,俗称阴阳眼啊。
 
但是即便拥有阴阳眼,也没有觉得有哪里异于常人,所以,小丽一直觉得这不是什么特别荣耀的事儿。
 
今天不光第一次和鬼有沟通,而且,还因此救了自己一命!
 
自此以后,小丽便每天都和那些鬼聊天儿,整个人也开朗了不少。
 
一个月后,小丽的爸爸从乡下来城里看女儿。因为小丽的母亲死得早,小丽出生还没到一岁,便离世了。此后,便是小丽和爸爸生活在一起。
 
小丽的爸爸一进门,便看见小丽的脸色很差。“孩子,你是不是和那些鬼说话了?”爸爸问道。
 
“爸爸你怎么知道我和那些鬼说话了?”小丽好奇地看着爸爸。
 
“哎,我当然知道了,因为,你的阴阳眼是遗传我的。孩子啊,不要再和那些鬼说话了,你拿镜子好好看看自己的脸。”小丽知道自己最近的脸色很差,但是,这些日子她感觉过得很快乐,所以并不在意。
 
“爸我没事儿,休息几天就会好的。”小丽安慰着爸爸。
 
“哎,孩子啊,和鬼打交道是会耗损阳气的,后面便会折寿,再后来,就会赔命的啊。”
 
“爸再告诉你件事,前几天,你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女鬼救了你一命?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你妈呀。”
 
“生死有命,你妈这么做是有悖命理的,所以,你妈下辈子投胎怕是不能再为人了。但是,爸爸觉得她做的是对的,为了你,父母什么都愿意牺牲。孩子啊,别再和那些鬼说话了,不要辜负了你妈。”小丽的爸爸语重心长地告诫着自己的女儿。
 
“好了,爸爸也该回去了。”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爸爸不在这多住几天吗?”小丽挽留爸爸。
 
“不了,我来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件事儿的,前面你妈告诉我你有危险,我这才赶过来。现在事儿也说完了,我已经买好了回去的票了,就不再你这住了,家里还有一堆事儿呢。”说完便往楼下走去。
 
小丽觉得很对不起爸爸,为了自己,从遥远的老家赶来。从老家到这里得坐2天的火车才能到,可是现在,爸爸刚到就要立即回去了。
 
小丽想送爸爸到车站,可是爸爸却说,送到楼下就可以了,没必要跑去车站。小丽拧不过爸爸,便送他到了楼下,然后自己便上楼了。
 
刚一上楼,便听到老家姑妈打来的电话。
 
“丽丽啊,你爸爸昨天在下井挖煤的时候,煤矿坍塌,被压在井底了。。。。。。”小丽的电话从手上滑了下去。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