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峡谷里的人头

短篇鬼故事:夏季,是露营的好季节,这个星期的天气异常晴朗,掀起了一股露营热,为了避免被这股热浪打到,张顺一行人开车深入了萧山村旁的山林,来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峡谷之中。
 
将帐篷之类的搭好之后,张顺拉着周丽来到了小瀑布旁边,水花撒成一片白雾,清凉的气息令他们精神一震。
 
“哈哈,小顺子,这里简直不能再凉快了!”周丽笑嘻嘻地说道。
 
张顺不可置否地一笑,炎炎夏日能在这种地方呆着,那真是一件酸爽的事。
 
凯凯和阿月则在不远处捉水里的小鱼,玩得不亦乐乎。
 
张顺负责生火,四人各举着各的生鱼片,准备烤来吃。
 
翻动着竹枝,张顺朝鱼肉上撒了点花椒粉,嘴里啧啧道:“麻辣烧烤片即将诞生。”
 
“得了吧,呛死个人。”阿月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吃花椒的。
 
“嘶嘶!”
 
凯凯的酱水低落在火堆里,他一脸饿样地盯着手中蜷曲的肉片,有点恨不得现在就吃下去的感觉。
 
夜,不知不觉降临了,嬉戏了一天的四人静静睡去。
 
“噗通!”
 
迷糊中,张顺听到了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有些醒了过来,但他转念一想可能是鱼什么的,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张顺带着凯凯去打野果子,路上,凯凯一脸坏笑地凑了过来。
 
“小子,昨晚干什么去了?”
 
张顺白了他一眼,道:“睡觉啊,能干什么,你们不就在旁边么。”
 
“咳咳,不是那个,我是说,鸳鸯戏水什么的。”
 
张顺无语地道:“昨天累死了,哪有什么精神,就直接躺了。”
 
凯凯撇起了嘴,道:“哦哟,不敢承认啦?”
 
“真没有。”张顺认真道。
 
凯凯耸耸肩,道:“那就当没有吧。”
 
打完野果回来,时间到了中午。
 
深处峡谷中,太阳显得温柔了许多,几人围坐在阳光下,倒腾出零食之类的东西,混着野果一边吃,一边吹着牛,晚上又是一顿烧烤,露营的日子,就是如此的惬意。
 
对凯凯来说,惬意是惬意了,但是肠胃不好的他,又和昨天一样抱着肚子跑出了帐篷。
 
找好位置,刚一蹲下去。
 
“噗通!”
 
又是什么东西跳入水中的声音。
 
迅速完事后,凯凯哼了一声:“张顺那猴子,平时正经得要死,今天被我逮到了吧!”
 
悄悄来到小瀑布出来一些的一块巨石后边,借着皎洁的月色,凯凯看见了远处水塘中的女人身影。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昨天就是怕不小心看到什么不和谐画面,他才灰溜溜地跑回帐篷,今天稍微避开目光,他开始寻找张顺的身影。
 
找了半天,他却没有什么发现。
 
奇了怪了,难道是周丽自己跑出来洗?没道理啊,吵架了?
 
“一,凯凯?”
 
张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凯凯回过头,笑问道:“哎哟,真巧啊!”
 
张顺苦着脸,道:“别提了,野果加零食,肚子造反了。”
 
凯凯啧啧笑道:“看不出来啊,你小子。”
 
张顺奇道:“什么?”
 
凯凯不说话了,拍拍张顺肩膀,道:“咳咳,注意身体。”
 
这下把张顺完全搞蒙了,洗完手,追了上去。
 
“什么注意身体啊,你是指吃东西?”
 
凯凯看着张顺,轻声道:“别装了,我刚才看见周丽啦。”
 
张顺一愣,道:“她也不舒服了?”
 
凯凯又是一笑,道:“理解,理解。”
 
张顺这人比较直肠子,听不懂凯凯在说些什么,道:“周丽一直在睡啊,我出来的时候她都还在睡的。”
 
凯凯问道:“真的?”
 
张顺点头,然后直接带着凯凯来到帐篷前边,周丽果然在里面酣睡。
 
凯凯不觉背脊一凉,张顺也回过神来,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吞了吞口水。
 
“噗通!”
 
水声,又响起。
 
两人有些惊疑不定了,张顺压低了声音问道:“凯凯,你确定看见了?”
 
凯凯摇摇头,不敢确定,因为两次都没看见正脸,发现是女人之后,他就没敢细看了。
 
“也许是在上边露营的人吧,上面的话,晚上会更热。”凯凯这样解释了一下,心中的惊异感少了许多。
 
“恩,肯定是了,那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哈哈!”打了个哈哈,张顺钻进帐篷睡觉去了。
 
凯凯有些心惊胆战地走回帐篷,阿月略微醒了一下,问道:“好点了?”
 
凯凯听到她的声音,放心了下来,道:“没事了,睡吧。”
 
躺到阿月身边,他轻轻将其搂住,不敢睡去。
 
真的会有人大半夜的肚子跑下来洗澡吗?他不敢确信。
 
天,逐渐亮了,待太阳出现之后,凯凯压抑的心终于畅通了,站在阳光下,他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和阿月来到水边洗菜,凯凯正准备说笑几句,猛然瞥见水底的一截手臂,吓得跳了起来。
 
阿月被凯凯吓到了,问道:“怎么了?”
 
凯凯面无血色,指着水里道:“手,手!”
 
阿月也看了过去,不觉发出一声尖叫。
 
叫声将张顺与周丽吸引了过来,周丽是学医的,根本无视这些东西,冷静地隔着水观察了一下,发现是以锐器切割的之后,打了报警的电话。
 
下午时分,警车终于来了,经过现场勘查,还发现了一个女性头部,以及其他身体部位。
 
一行人录完口供后,驾车回到了萧山村,凯凯精神状态不怎么好,发生这样的事,露营也不可能继续下去。
 
晚饭时分,四人凑在一桌吃着农家小炒。
 
周丽见凯凯面色苍白,不觉安慰道:“没事啦,不就是些身体零件嘛,咱们每个人都有的。”
 
凯凯摇了摇头,面色染霜,道:“你们没有看见,这两晚上的那个女人。”
 
张顺瞳孔一缩,问道:“你是说?”
 
凯凯点点头,道:“是的,我看见了,我知道。”
 
阿月皱眉问道:“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
 
凯凯看了阿月一眼,一字一句地道:“头天我在瀑布那边看见一个女人在游泳,我还以为是周丽,就赶紧跑回来了,昨天晚上,我又看见她了。”
 
阿月仿佛想到了什么,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你是说?”
 
凯凯点点头:“是的,今天出来之前我可以在小峡谷上面看了一下,根本就没有可以搭帐篷的地方,也就是说,小峡谷里,就只有我们四个人而已。”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