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无忧

无忧,一个18岁的小女孩,恬静文雅,全身都散发着醉人的书香气质,家人都希望女孩此生能无忧无虑,因此取名无忧。
 
无忧的外公是著名的书香世家后人,她的母亲也饱读诗书,长的温美丽。他的父亲当年是一名穷困潦倒的文人,在外公的资助下完成学业,最终成为一名乡绅。本来全家应该是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这一切在无忧的五岁生日那天戛然而止。
 
那天是无忧的生日,全家上下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尤其是外公对这个外甥女是宠爱至极,而无忧也甚是讨人喜欢。五岁的无忧已经能背诵很多古典名著,聪明伶俐,完全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当全家正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家人来报是一伙劫匪已经打开了大门,往里面冲进来了。母亲把无忧交给奶妈,让她藏到暗阁里,并告诉奶妈如果自己有什么不测,一定不要出来,好好把无忧养大。
 
就这样一夜之间,什么都毁了,那伙劫匪不仅抢了家里的一切,还杀了所有的人,出了藏在暗阁里的无忧和奶妈 。什么都毁了,当奶妈和无忧第二天出来的时候,他们看见的只是尸体和赶来勘察现场的官兵。这在无忧的童年是一笔永远都没有办法抹去的伤痕,直到现在,一道自己的生日, 她的脑海中就永远播放着那一夜的画面,全家被人残杀的画面。所以无忧从来都不过自己的生日,因为那天也是自己家人的忌日。
 
那次事故后,奶妈就变卖了外公的一切财产,靠着这些财产,奶妈艰难地把无忧抚养长大。奶妈是个好人,自己不舍得吃喝,总把最好的留给自己,让自己从来不受半点委屈。可即使这样,也抚平不了无忧心里的创伤,她还时常会记起那晚所发生的一切。
 
无忧出落的更加漂亮了,上门提亲的人也络绎不绝,可无忧就是看不上,可能是机缘美到吧,也不急,慢慢挑吧。可现在奶妈觉得自己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她必须在自己走之前把无忧的后半身给安排妥当,要不然她就没有脸去见自己的主子,她死也不能安心。倒是无忧,不着急,整天看着她的诗书,根本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真是姻缘注定,以前很少出门的无忧今天心血来潮的要去逛庙会,奶妈只好陪着一起去。在庙会上,无忧远远地看中了一只漂亮的八角灯笼,兴冲冲地跑过去想买下它,却被人抢先一步付了钱。无忧的脸上挂满了失望,而提着灯笼的男子看到无忧却惊为天人,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女孩深深吸引过,望着眼前的女孩,他的内心就像有一只小鹿在砰砰乱撞,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而无忧也被眼前这位男子所吸引,男子虽然没有华丽的外表,却气质不凡,骨子里透着一股刚毅,无忧发现男子也一直在盯着自己,慌忙低下了头,脸羞得一片绯红,可眼睛还盯着男子手上的灯笼,男子似乎看穿了无忧的心思,忙把灯笼塞到无忧的手里。
 
无忧拿着灯笼,竟忘了说声谢谢,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奶妈看出了不对劲,拉着无忧离开了人群。就这样奶妈拉着无忧往家赶,后面跟着刚才的男子和他的随从,就这么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无忧家门口。在奶妈的一再催促下,无忧才不舍的走进自家的大门。
 
第二天,一大早,男子又来了,希望奶妈能让自己见见无忧,奶妈拗不过他,只能让他进屋。但奶妈也仔细盘问了男子的家底:原来他叫罗森,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比无忧年长4岁,就住在西郊。在十多年前父亲白手起家,买下了那里的一大片产业,从此飞黄腾达,富甲一方。他是家中独子,父亲在他十来岁时让他去了国外,他是一名医生,上个月才刚回国。
 
奶妈觉得罗森谈吐不凡,和无忧还正好合适,再加上罗森家室也不错,两个人又彼此有意,也就没有再反对。只要求一点,就是要罗家上门提亲后才能答应来两人交往。
 
很快,罗家便来提亲了,因为罗家早就听说无忧长的如花似玉,家室也不错,现在儿子正好有意,索性趁热打铁,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结婚的日子都定好了,下个月初六是个好日子,两家就这么成了亲家。大喜的日子到了,奶妈和无忧都舍不得对方,可无忧终于要长大,要嫁人,奶妈也对得起自己的主人了。再有不舍也只能送上花轿了。
 
婚后,罗森和无忧一起过着快乐的日子。罗森开了一家诊所,在集市上,无忧没事就去帮忙。因为离罗府比较远,罗老爷就给他们在集市上买了套房子,平时忙的时候他们就住在那里,周末了才回到罗府。看来,罗老爷对这个儿媳妇也很满意,就只盼着给他们传宗接代了。
 
每一次去罗府,虽然有罗森陪着,但无忧总觉得压抑,好像房子里有什么在看着自己,让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还有罗老爷,有时总会待在一件房间里,半天不出门,而且还从不让人进那个房间,就连罗森都没有进去过。虽然罗老爷对她挺好的,但无忧总觉得害怕,她也不知道害怕什么,总是不想进罗府。
 
半年后,无忧怀孕了,这可把罗老爷高兴坏了,今天又是罗老爷的60大寿,一定要好好操办。中午,罗森和无忧就来到了罗府,酒宴过后,罗老爷把他们夫妇叫到了大厅里,他亲手交给了无忧家里的一切地契和财产,说以后这个家就是他们夫妇的了,还把传家宝交给了无忧,让她好好保管。当无忧打开盒子的那一刻,无忧惊呆了:里面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翡翠玉镯和一柄精巧别致的玉如意。看到这些,无忧的头又开始疼了,她清楚的记得这些东西都是外公的,以前她经常去外公的房间里,看到过这些,外公告诉她这些都是祖上留下来的老物件,都给无忧留着,等无忧长大了要嫁人了,这些就是无忧的嫁妆。
 
不会错,不会错的,无忧清楚的记得,自己小时候还把玉如意拿出来,在上面刻了个无字,无忧盯着玉如意上面的无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啦,是梦吗?不可能的。。。。。
 
无忧晕倒了,罗森以为她只是累了,可他哪里知道无忧的心思,她该怎么面对,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以前不愿进罗府的无忧变了,她告诉罗森她想住在罗府,这里环境好,没有人会吵闹自己,可以安静的养胎。罗森觉得无忧说的有理,也就答应了,只是苦了自己每天两头跑。无忧还让罗森把奶妈叫了来,让她来照顾自己,这一切罗老爷自然也不会反对。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六七个月,只有无忧知道,她在备受煎熬,她想知道真相,每当看着玉如意和玉镯,无忧的心中就久久不能平复,她把一切都告诉了奶妈,她怀疑罗老爷就是那个杀害他们全家的凶手。可表面上无忧还要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她还要像以前那样面对罗森,她的内心要崩溃了。
 
机会终于来了,这天罗老爷要去庙里祈福,第二天才能回来,还带走了管家。罗森因为有事晚上也回不来。今晚是个绝佳的机会,无忧和奶妈悄悄地来到罗老爷经常去的那个房间门前,门居然没有锁。无忧壮了壮胆推门进去了,里面好黑啊,还阴森森的,像是有一股冷风直吹着脖子。奶妈点了盏蜡烛,一回头,两人都吓傻了,后面的桌案上供奉着好多的牌位,这些应该都不是他们罗家的祖宗牌位,因为哪些无忧看到过,他们都在祠堂。可这些又是什么呢,他们是谁?无忧反倒不害怕了,径直走向牌位,仔细地端详起来。牌位一共有48座,每一座上面都写着名字和死亡的时间。无忧看着看着就哭了出来,她在排位上看到了自己家人的名字,外公和父母的都在,还有曾经一起住过的下人,每一个名字都在。
 
无忧的猜想得到了证实,自己想的没有错,凶手真的是他,就在自己要重新开始生活,这一切又被击得粉碎。无忧的头又开始疼了,记忆深处的一切又回来了,忘不掉的始终都忘不掉。而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就在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罗老爷却出现了,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了。罗老爷把一切都告诉了无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一切,我也不瞒你了,该来得始终会来,我也受够了,总该还了。
 
原来罗老爷原名叫王天霸,以前是一名土匪,在以前那个战火连天的年代,为了吃饱肚子,什么事都得干。他就找了一伙人上山当了土匪,也杀了不少人,包括无忧的家人。从那以后,王天霸就洗手不干了,用抢来的钱买了地,盖了房子,改头换面做起了正经人。十多年后就富甲一方成了老爷。可他毕竟杀了那么多人,为了减轻自己的罪孽,就给每一位被自己杀了的人立了牌位,经常诵经念佛,为他们超度。他以为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罪过,可晚上还是噩梦不断,眼看着自己的光景也所剩不多了,才把罗森给叫了回来,并给他娶亲生子。他也知道无忧的身世,可也是为了赎清自己的罪孽,才同意了这门婚事,想着日后能好好地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王天霸告诉无忧,自己的这一切罗森并不知情,就连罗森的母亲也是害怕王天霸所犯下的罪孽会害及孩子,才结束了自己的性命用自己的命抵债。他把孩子送到国外,也是这个道理。平日里自己乐善好施,还是弥补不了自己的错。他说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以前死的人都来向他索命,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希望无忧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罗森,并让她和罗森好好生活下去,毕竟罗森死无辜的。
 
面对这一切,无忧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当谜底揭开的那一天,无忧就知道会有这种后果,而自己该怎么面对罗森,面对这一切呢?
 
一大早,无忧被罗森给吵醒了,罗森告诉无忧家人来报父亲在今天凌晨去世了,他害怕无忧就一大早赶了过来。无忧紧紧地抱着罗森,不知道是害怕失去还是怕再次面对,无忧的心里五味杂陈,她真的很矛盾。
 
面对罗森她还是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不管以后会怎噩梦样,但两人必须是坦诚相对,罗森也该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三个月后,无忧生下了一名女孩,就像无忧小时候一样文静漂亮。她和奶妈回到了自己以前住的小院,还在一所小学当了教师,用自己的双手养育着自己的孩子和奶妈,生活的平静和惬意。她已经好久没有罗森的消息了,听说他关掉了诊所,卖掉了罗府,人也失踪了。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无忧才会想起罗森,那个曾经深爱着的男人。
 
现在悠悠已经会叫人了,开始牙牙学语了。这天在弄堂门口,远远地站着一个男人,男人历经沧桑终于又回到了这里。从没有人教悠悠爸爸这个词,而此时的悠悠却清楚又响亮的叫了一声“爸爸。。。。。。。”
 
是的,罗森回来了,经过一年多的时间,他把家里的钱都分给了哪些曾经被父亲伤害过的家人们,对他们做出了补偿,现在他回来了,剩下的时间是他要补偿给无忧的,哪怕是今后的每一天,每一秒。他都毫无怨言,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也不会动摇。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