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血案诡影

小区里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谋杀案,死者男,名叫陈匆,二十五岁,警察封锁了现场,将死者室友列为头号嫌疑人。
 
经法医判断,死者致命伤在头部,脖子上有勒痕,腹部剖开了一个大洞,被塞进去一个洋娃娃,死者死时腿上穿着女士黑色丝袜,上身赤裸,表情惊恐。
 
警察在死者的床下找到了许多女士丝袜、内裤内衣,并在上面提取到了精液。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死者的房间墙壁上用死者的血写了四个血字——血债血偿。
 
死亡时间在两天前的凌晨两点,室友表示那时候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死亡现场除了死者本人的指纹,并未采集到任何有利的线索。
 
第一个发现死者并且报案的也是死者室友,他叫李文,毕业后在一家报社工作,他讲述,今天早上感觉从死者室内冒出一股难闻的味道,他敲门却没有人理,门并没有锁,他开门进去,发现死者被吊在吊扇上面,他第一时间报了警。
 
负责本案的李警官点燃一支烟,说:你的室友死在房间里两天,你才发现。
 
李文:我们平时说话不多,我对他并不了解,我平时从不去他的房间。
 
从周围邻居的描述中也证实了他的说法,陈匆性格内向,不善言语。
 
李警官点点头,他拿着死者的手机查看着,这时候李文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他颇有些神秘的小声说:李警官,我知道凶手是谁,凶手不是人!
 
李警官:不是人?那是什么?
 
李文:大概八九天前,我在报社加班到十二点多,回来路过我们小区外的人工湖时,我看见陈匆往湖里扔下去一样东西,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后来……
 
李警官等着他再往后说下去。
 
李文警惕的看看四周,说:第二天,我听对门的吴妈说,她家妮子彻夜未归,电话也打不通,到现在也没找到,当天晚上我看的并不清,就没敢报警。
 
李警官:你怀疑陈匆将吴妈女儿扔进了湖里,她的鬼魂来复仇了?
 
李文点点头:我算过了,陈匆死的时候,正是吴妈女儿的头七回魂夜!
 
李警官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他从警二十余年,见过许多不能用科学解答的事情。
 
小区边的人工湖里,果真打捞上来一具女性尸体,年龄二十三岁,是附近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她脖子有皮下淤血,是被先掐死后抛尸湖中,下体有避孕套润滑剂残留,尸身衣服上裹着块大石头。
 
警方走访了附近的商店与居民,只可惜小区地处偏僻,除李文外并没有其他目击者,小区周围也并没有任何监控。
 
吴妈在湖边哭的肝肠寸断,状态不佳不能接受任何调查,据邻里反应,吴妈为人老实憨厚,是个老好人,她中年丧夫,独自拉扯着女儿长大,非常不容易。
 
李警官蹲在瘫坐着哭嚎的吴妈面前,递过去一张纸巾,安慰道:大姐,节哀顺变,我们一定尽快找到凶手。
 
吴妈抽噎着,半晌突然抬起头来,红肿的眼睛里满是绝望与痛恨,她说:一定是陈匆干的!
 
李警官:为什么这么说呢?
 
吴妈:他追求我家妮子,可他就是一个送货员,我独自拉扯孩子长大知道没钱有多难活,发现后就制止他与我家妮子来往,一定是他心有不甘,才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情,可怜我的孩子……
 
李警官抓住重点:大姐,你的女儿喜欢陈匆吗?
 
吴妈一怔,低头哭泣起来:我也不知道……我只想让我的女儿脱离贫穷的生活,她一直都很听我的,从那之后就一直躲着陈匆。
 
李警官站起身,皱眉点燃一支香烟。
 
经邻里与吴妈辨认,那些女士丝袜内衣内裤多是偷拿邻里的,可见死者有特殊的癖好,而他肚子里的洋娃娃则是吴妈女儿的,据吴妈说,那洋娃娃是孩子爸爸再世时唯一留给女儿的念想,女儿将它放在书包里,失踪前也确实背着书包。
 
李警官想,死者陈匆有收藏癖好,很可能在强奸吴妈女儿的过程中失手将她掐死,将人投湖后拿走了书包里的洋娃娃,继而将书包丢在附近的什么地方。
 
吴妈女儿下午四点左右背着书包出门,与吴妈声称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会,这点也在她同学口中得到证实,据同学说那一天玩到大概十一点多,吴妈女儿拒绝同学的相送,独自打车回家。
 
李警官看完所有的资料,他向身边的小警察说:今晚我们再来犯罪现场,做犯罪模拟。
 
夜晚,小警察哆哆嗦嗦的站在湖边,说:师傅,真要这么干啊!案子不是很明确吗,吴妈因为他没有前途而制止陈匆与她女儿来往,陈匆怀恨在心,强奸晚归的吴妈女儿,或许是失手杀人后扔进湖里毁尸灭迹,他室友李文也亲眼所见。
 
李警官:此案还有许多疑点,吴妈女儿已经死亡,陈匆又是如何死的?
 
小警察:还用想,他死相那么惨,墙上还写了血字,当然是吴妈女儿的鬼魂来报仇啊!
 
说着,小警察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着,李警官瞪他一眼:鬼要是都会报仇,还要警察做什么。
 
小警察将身上的警服紧了紧:师傅,这儿死过人,我怕……
 
李警官一巴掌拍上他的后脑勺,训斥道:做警察就要有大无畏精神,你这么畏畏缩缩,怎么不回家绣花!
 
小警察挠挠脑袋:我知道了……
 
李警官:警察是个严谨的职业,难道你要在报告上面写鬼复仇吗?还想不想干了。
 
小警察吐吐舌头,生怕李警官接着训斥他,只好硬着头皮说:师傅,快十一点了,咱们开始吧?
 
李警官点点头:你就模仿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吴妈女儿,我看过了,出租车只可能停在那个路口,等会儿你就照常往小区里走。
 
小警察:得,又是我扮受害者,那师傅你干嘛啊?
 
李警官:找个地儿猫着,看准时机强奸你。
 
小警察:…………
 
夜风飒飒,明月高悬,小警察吞吞口水,将准备好的书包背在背上,心里打鼓的往小区里走,旁边的绿化带里栽了一排柳树,在夜风里像鬼影般飘动,小警察心里害怕,步子就快了许多。
 
很快就到了小区单元楼门口,小警察并未松懈,楼道里因为年久失修,散发着潮湿的味道,夹杂着住户放在楼道里的腌酸菜、咸菜的味道,他跺了跺脚,声控灯坏了,没亮。
 
很快就到了小区单元楼门口,小警察并未松懈,楼道里因为年久失修,散发着潮湿的味道,夹杂着住户放在楼道里的腌酸菜、咸菜的味道,他跺了跺脚,声控灯坏了,没亮。
 
刚踏上第一个台阶,身后一阵风响,小警察猛然回头,嘴巴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捂住,由于一只脚还在台阶上,小警察站立不稳,被很容易压制在地,他闻到李警官身上浓重的烟草味道,一只大手摸上他的胸膛,小警察被捂着嘴巴呜呜的笑了。
 
李警官:笑屁,严肃点。
 
趁机掰开李警官的手指,小警察模糊不清的说:“师傅,这模拟太奇怪了,我们把这片段略过吧?”
 
李警官想了想,觉得是有些尴尬,他点点头:那就略过,你现在已经被我掐死了。
 
小警察:……
 
扛着小警察往人工湖走的时候,“尸体”说话了:师傅,你干嘛选择在楼道里作案,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
 
李警官:假设凶手是陈匆,那么很可能是有计划作案,他清楚吴妈女儿会晚归,所以躲在黑暗的楼门口等待着,我看过,这附近除了黑暗的楼道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他怕吴妈女儿喊叫而在动作时失手将人掐死,而附近的人工湖是最好的抛尸地点。
 
经过精密的勘测警方确定了抛尸地点,李警官站在这里,湖边有不少大块的石头来做装饰,他选了块大石头,包裹在小警察的衣服里,小警察被压的皱眉:师傅,你别真把我扔下去了……
 
李警官:不会,就当现在已经把你丢下去了。
 
小警察松了口气,把身上的石头挪开,看李警官把书包里代替洋娃娃的一颗白菜掏出来,皱着眉四处打量。
 
李警官:如果凶手是你,你会把书包丢在哪里?
 
小警察四处打量着,人工湖外是一圈散步的街道,除了垃圾桶别无一物,他想了想:“会不会是凶手将洋娃娃掏出来后,将石头放进了书包里,也沉进了湖里。”
 
李警官点点头,白天尸体很顺利就找到了,书包还在湖下的可能性很大,他看看夜色:走,上楼做犯罪模拟。
 
小警察想想陈匆的死相,心里很是抗拒,正想招儿推堵过去,李警官突然说道:你在这站着别动。
 
小警察:咋啦?
 
李警官:我们做犯罪模拟的时候忘了一个人。
 
小警察:谁?
 
李警官:下班回家目睹陈匆抛尸的李文。
 
站在回小区那条唯一的路上,隔着柳枝飘动的绿化带,李警官皱着眉望向小警察,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李警官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来电的是负责此案的法医,李警官按下接听键:喂。
 
法医:我化验过了,死者床下丝袜与内衣内裤上的精斑并不是他本人的。
 
李警官面上一阵错愕,他突然灵光一闪,大声的向小警察喊:快,回警局!
 
小警察跟在后面呼哧带喘:师傅,发生什么事了?
 
李警官: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警察局审讯室里,李文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警官,我睡的好好的,你们这是干嘛啊?
 
李警官听过报告,案发后,李文声称不敢住在死过人的房子里,搬到附近的宾馆里暂住,他从容的点起一颗烟:和你了解了解情况。
 
李文有些生气:那可以明天再问,大半夜的把我从被窝里揪起来算什么。
 
小警察恶狠狠的将文件拍在桌子上,李文撇撇嘴,不甘不愿的说:有什么事快问,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李警官:吴妈女儿失踪当天,你在做什么?
 
李文:你们白天都问过了,我在加班,加班到十二点左右才下班回家。
 
李警官点点头,他们调查过,李文所说属实。
 
李警官:你说你目睹室友陈匆抛尸的经过,能详细说一下吗?
 
李文有些不耐烦:陈匆把什么东西丢在湖里,我也看不太清,但是能确定那东西不小,看着像个人,你们不是都问过了吗,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
 
李警官:那好,我们长话短说,为什么故意扭曲我们的侦查方向?
 
李文面露慌张:你在说什么,一直都是你们问什么我答什么,我扭曲什么了我。
 
李警官:一,你并没有看见室友陈匆抛尸经过;二,你故弄玄虚称陈匆死亡当天是吴妈女儿的头七之夜,引导我们向鬼魂复仇的方向思考;三,你的室友陈匆并没有特殊收藏癖好,有特殊收藏癖好的人是你。
 
李文睁大眼睛:你乱说,你有证据吗?
 
李警官:法医鉴定,陈匆床下女性衣物上的精斑,是你留下的。
 
小警察诧异的吸吸鼻子,他可没听说法医把精斑与李文做了对比。
 
李文显然有些头脑,他冷冷一笑:你骗我,我根本没有这种癖好。
 
李警官:让我来还原一下案发经过吧。
 
那一夜,李文下晚班回家,要进楼道时发现身后跟着吴妈女儿,他由于私生活特殊,从而突发色心,在漆黑的楼道里强奸了吴妈女儿,因为怕吴妈女儿发出声音而在过程中失手将她掐死,他看看四周无人,将吴妈女儿抛尸湖中,由于习惯使然,他拿走了书包里的洋娃娃。
 
李文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继续生活,直到一周后,陈匆不小心看到了吴妈女儿的洋娃娃,他起了疑心,质问李文,李文怕事情败露,索性将室友陈匆杀死。
 
他的方式很简单,趁其不备先用钝器击打陈匆的脑袋导致其死亡,为了制造鬼杀人的恐怖效果,他将陈匆的尸体吊在吊扇上面,剖开死者的肚子,将吴妈女儿的洋娃娃塞了进去,又在墙上留字,未来的两天里李文照常上班,将案发现场所有自己的痕迹清理的一干二净,又将死者陈匆伪装成有特殊收藏癖好者。
 
李文:你说这么多,也只是你的猜测。
 
李警官:站在通往小区的道路上,在夜里根本看不清百米外漆黑的湖边的人影,你根本没有看见陈匆抛尸,因为作案的是你本人,你说你亲眼看见陈匆抛尸,无非是想将我们带往一个错误的思考领域——陈匆奸杀了吴妈女儿,头七夜吴妈女儿复仇杀死陈匆,李文,别忘了你留在你收藏物上的精斑。
 
李文沉默,久久不语。
 
第二天清晨,吴妈女儿的书包打捞上来了,由于书包有防水外膜,里面的纸张并未损毁,李警官在里面发现厚厚一沓素描,他挨张看下来,不由得叹息一声。
 
东西交到吴妈手里,她翻了翻,坐在门口哭嚎起来。
 
那几十张素描都是一个人——陈匆。
 
结案后,吴妈要求将女儿尸体领回,法医拉开保存尸身的柜子,惊诧的发现有一支鲜艳的红玫瑰放在尸身上面。
 
李警官:吴妈女儿失踪后,陈匆辞了工作,可以想象他一直在寻找。
 
小警察:陈匆是什么工作来着?
 
李警官:送货员……花店送货员。
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