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我累了,真的想歇歇了

我不知道我是谁,更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在这个太平间里了。冰柜里,是我硬邦邦的尸体,每天都有新鬼来,旧鬼走。总有悲伤的人在这里泣不成声。可是,这里面似乎没有认识我的人,因为自从来到这里以后,从来没人打开过我的那个冰柜,把我带走。
 
“新来的小孩儿,你这么不爱说话,是不是生前受什么刺激了?”一个已经在这里躺了一年多的老头问我。他是得癌症死的,儿女都在国外,尸体被寄存在这里。
 
我摇摇头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怕,等你家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我苦笑:“大爷,您看我像有家的人吗?您好歹偶尔还有人来看看,我都来了快三个月了,谁来过。”
 
“话说你是怎么死的?看你也就二十出头,真怪可惜的。”
 
“不知道。”
 
“那这事情可不好办了,也许你的家人还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呢!”
 
“无所谓啦,在这儿也不错。”
 
“小子。”老头凑近我说:“在这儿多没意思啊,想不想去外面看看?”
 
“咱们可以出去吗?”
 
“当然可以啦,咱们现在没有实体,飘到哪里都行,不过记得十二个小时之内一定要回来。不然离尸体太远,会魂飞魄散的!”
 
既然有这么好的事,那我还客气什么!于是我离开太平间,飘到了外面。
 
这就是我生活的城市吗?不错啊,很繁华。可是,哪里是我的家呢?我在脑子里拼命搜索关于生前的记忆。
 
忽然,前面一条窄窄的小巷子吸引了我的注意。这地方好熟悉啊,我应该来过的。于是,我就飘进了那条巷子。
不要射在里面
 
这条巷子很是脏乱,两边都是矮小简陋的平房,地上油腻腻的,看来是大排档聚集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几个恶心的垃圾桶旁边停了下来,一段记忆也就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我的脑海。
 
那时候,我大概八岁,穿着破布衣服,背着破麻袋,在这几个垃圾桶里翻捡东西。我很饿,也很冷,全身脏兮兮的。
 
正在翻捡着,突然一个什么东西打在我的头上,我回头一看,是一块鸡骨头。对面小饭馆里坐着一个胖乎乎的家伙,满脸红光,嘴巴油腻腻的,看上去非常恶心。手里还拿着一只大鸡腿朝我喊道:“小要饭的,过来给爷擦皮鞋,爷给你鸡腿吃!”
 
那时候我还小,胖子手中的鸡腿无疑对我有巨大的吸引力,于是我跑过去准备用破麻袋给那胖子擦皮鞋。
 
谁知那胖子一脚揣在我肩膀上,抖着一块布说:“爷给你准备家伙了,你那破麻袋又脏又臭,擦坏了爷的鞋,你丫赔得起吗!”
 
我强忍着疼痛,坐在地上怨恨地看着他。
 
胖子说:“怎么,你还不服气。还想吃鸡腿吗?”说完,就把那鸡腿扔在地上。
 
我实在太饿了,于是爬过去想捡那鸡腿吃。谁知那胖子一脚踩住说:“叫爷爷,叫爷爷我就给你吃!”
 
我停了手,虽然不怎么懂事,但是我知道,这胖子在侮辱我。
 
那胖子见我不动,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来说:“小瘪三还挺有骨气,老子这是可怜你知不知道,真不识抬举!”说完扔下我,拍拍屁股走了!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是我拼命忍住没有让它掉下来,虽然肚子在咕咕叫,但是我没有去捡那鸡腿,起身拎起我的破麻袋就跑了。
 
这小巷的一角,是我栖身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废旧的小窝棚,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是从哪里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从小就在这里,到处捡人家扔下的东西吃,把别人不要的衣服拿回来穿。
 
我吃了一些在垃圾桶捡来的已经有些发霉的馒头,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可怜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可怜我!”复仇的火焰第一次在我幼小的心里燃烧起来。 我认识那胖子,他就住在附近,是个典型的混球,每次喝完酒都会发疯。
 
我知道他经常会在晚上去街角的小酒馆,喝得酩酊大醉,这正是我下手的时候!我也知道,人在喝醉的时候,是最没有反抗能力的。
 
于是,第二天傍晚,我看着他走进小酒馆,便回到窝棚拿着准备好的麻袋片,和一根有钉子的木棍。我要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我站在一堆砖头上面,一直等到那胖子从酒馆里出来,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准时机,把麻袋套在胖子的头上,然后一棒子打了上去,棍子上的钉子足有两寸多长,只一下,那胖子便杀猪似的嚎叫起来,麻袋被血染红了一片。
 
我没有停手,拿着棒子疯狂地朝那胖子身上招呼,一直打到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没了动静,我才拿着棒子和麻袋,回到自己的窝棚。
 
没人怀疑到我身上。那胖子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脑子被我打坏了,变成一个傻子。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我做的事情竟然被一个人看见了。
 
那是住在这附近的一个年轻人,没见他跟什么人打过交道,是个很神秘的人。
 
就在我打了那胖子的第二天,他就来找我了。
 
“你是谁,想干嘛?”我问道。
 
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人露出微笑:“废话不多说,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做的事情。真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魄力。”
 
“哼,你有什么证据?”
 
“小孩就是小孩,很多事你不懂。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为难你,还会给你一个家。”
 
“你是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我可怜你难道不对吗?”那人说。
 
“你算什么东西,用不着你可怜我!”我说完这句话,不禁有点儿害怕。万一把这家伙惹火了,会不会做出什么我想不到的事。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家伙丝毫不介意,反而大笑着说:“小子真有骨气啊,我就需要你这样的!昨天你做的事情我录了像。如果发出去的话,就算你年龄小,警察不能拿你怎么样,那胖子的家人也不会放过你。”
 
“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问道。
 
那人拉着我的手说:“先别问了,跟我来吧。”
 
就这样,我住进了这个年轻人的家。这个家不大,装饰也很简单,不过总比我那漏风的小窝棚强。而且现在我每天都能吃上饱饭了,确实比以前强多了。
 
不过,我也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究竟是做什么的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我开始帮年轻人把一些奇怪的东西送到一些萎靡不振的人的手中,然后换回一些钱。
 
随着我年龄渐渐长大,我开始明白我做的是违法犯罪的事情,但是我已经深陷其中,如果现在想退出来的话,肯定会被活活打死!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我这样的人,出了什么事也没人心疼。
 
我苦笑了一阵,现在这个状态,算是解脱吧。我又飘到大学城附近,因为我想起在这里也有一段记忆,是我不能抹去的。
 
我也曾有过爱情,虽然从未开始,也无所谓结局。
 
那年我十八岁,在大学里闲逛的时候,遇到了她,很美,很纯。当她也用娇羞的目光看向我的时候,我知道,她的心也在动。因为我也年少,我的身高相貌绝对是她身边那帮男生无法比拟的。
 
学校的小树林里,一个戴着金链子的家伙拦住了我。一脸嚣张之气,让我觉得很恶心。
 
“你小子,是不是喜欢她?”
 
“是,怎么了?”我的气势绝对不能输给他。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回家问你老妈去!”
 
“臭小子!老子给你机会可怜你,你还得寸进尺了是不是!”那家伙冲过来想打我。可他哪知道我是谁,三拳两脚,我就把这小子打翻在地。
 
我抓着他的领子说:“你可怜我,你以为你是谁!”我攥紧拳头,狠狠打在他脸上。
 
“别,我错了!”
 
“我告诉你,你干别的我不管,以后别再纠缠她,不然,我让你少个零件!”
 
那个飞扬跋扈的家伙果然没再纠缠她。但是,这场恋爱我也不能谈,因为我知道我的身份不允许。我这样的人,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抓起来或者被人打死,怎么能连累这么清纯可爱的女孩儿一辈子的幸福呢!
 
所以我故作高冷的样子,避开了她炽热的目光。对不起,正是因为爱你,所以我必须远离你。
 
我飘到教学楼顶上,俯瞰着青春洋溢的校园,回忆着她的样子。原来真爱不管过多久,还是那么纯,那么美好。
 
“喵……”我回头看去,一只头上顶着一撮黑猫的小白猫站在我身后,看着我。早就听说过猫这种动物能看到人看不见的东西,看来是真的。
 
“小咪,是你啊!”我很惊喜地朝小猫挥挥手,它扑了过来,趴在我怀里,和我一起俯瞰校园。
 
“喵,喵……”一只小猫躲在教学楼的阳台下面,瑟瑟缩缩的。那是个雨天,我依然撑着伞在校园里徘徊,因为我实在不想回那个充满罪恶的家。
 
看到小猫的那一刻,我忽然想起我小时候在窝棚里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眼圈竟然有些发热。于是,我把小猫抱起来,裹在胸前。
 
“叫你小咪吧,这么可爱。”我笑着说。
 
小咪已经不再发抖了,瞪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不缺钱,所以我租了一间小屋子,把小咪暂时安置在那里。这小猫非常可爱,也很聪明。对于从来没有朋友的我来说,这只小猫的出现带给我很多从未有过的欢乐。
 
可是,像我这样的人,似乎生来就没资格得到欢乐。没多久,老大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惹了祸端。
 
就在那天晚上,我拿着猫粮走在回家的路上,被几个小混混劫持,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们让我说出老大的下落,但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大的踪迹,我又何从知晓呢!
 
“哼,小子还挺讲义气。老子可怜你给你一条生路,你竟然不珍惜!”对方的首领掰着我的下巴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可怜”两个字,我心头一阵无名火起,一口咬住那家伙的手,不管有多少拳头打在身上,我都不松口。直到几把刀扎在我身上,我才倒了下去,慢慢失去直觉。
 
他们把我抛尸在荒野。几天之后我才被发现,经过一番检查之后,被送到了现在的太平间。
 
我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其实在我看来,这一生并不短暂,因为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怀里的小咪睡得十分香甜,有时候真羡慕这些无忧无虑的小动物,不用去想那么多事,也不用做那么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我把小咪轻轻翻在地上,飘出学校,回到我所在的太平间。没再理会那老大爷的询问,就飘回了自己所在的冰柜里。我累了,真的想歇歇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